第四百九十一章 很美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九十一章 很美

美,很美,美的就好像是不染一点尘埃的仙女。 杨凡看到了苏白墨。 她正站在公司的门口,亭亭玉立,娇艳的就好像是一朵盛开的桃花。 杨凡看的有些痴迷了。 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儿,这才下了车。 杨凡开的是褚正清的车,不然的话,苏白墨怎么会不知道杨凡到了。 下了车之后,杨凡迅速的朝着这妞走去。 苏白墨猛地转身。 一股扑面而来的风正好吹打在了她的脸上,飘逸的秀发瞬间随风飞扬,一种叫做凌乱的美让杨凡越发看的痴迷。 苏白墨怔怔的看着杨凡。 杨凡痴痴的看着苏白墨。 坦白的说,杨凡很上前几步,轻轻的抱住这妞,说一声对不起,但,杨凡不敢,因为,强吻这妞之后的后果是那么的严重,杨凡可不想让刚刚得到了修复的关系,再次变的糟糕。 彼此就这样盯着对方看了几秒钟之后,苏白墨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杨凡也随之上了车。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杨凡问道:“去哪儿?” “开的快点!”苏白墨小声说道。 一句话表明了这妞的心情不好。 杨凡迅速发动了车子,朝着高速奔去。 很快,便上了高速。 杨凡一个劲儿的踩着油门,发动机嘶吼的声音顷刻间传入了耳中,车子好像是一批脱缰的野马,迅速的飞奔了起来。 车速一快再快。 很快,便到了一百八。 车窗外的一切呼啸而过,苏白墨突然打开了紧闭的窗户,呼啸而来的风狠狠的捶打着这妞的面孔,甚至是秀发。 杨凡看出来了,这妞的心情何止是不好,简直就是糟糕透顶。 他没有言语。 任凭苏白墨这般的折腾。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之后,苏白墨这才将车窗关闭。 杨凡放慢了车速,苏白墨沉声说道:“那天我去看你之前,刚刚跟新上任的总经理开了一个小会,我父亲可能想让我得到更多的锻炼,所以,就让位新上任的总经理给了更多的压力,所以,那天我的心情很糟糕!” “抱歉,我并不知道!”杨凡歉意的说道。 “都过去了。” “你的压力那么大,为什么不跟我说?”杨凡问道。 “那天本来想跟你好好的聊一聊,但,谁知道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其实我并不是怕压力大,而是被眼前的生活压的我几乎没办法喘息来了,我也是人,也会有枯燥的时候!” 杨凡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不断的强逼着自己去按照别人给你设定好的路线去走,有些时候,我甚至都觉得你就好像是一个木偶。” “但,这就是我的命!”苏白墨无比伤神的说道。 这不是矫情。 不理解这妞的人或许会说,你一出身就喊着金钥匙,要家世有家世,要背景有背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几乎占据了一切最美好的东西,现在还在这儿说这种风凉话。 但,杨凡却清楚的知道,苏白墨的心里边是真的苦。 这妞不止一次跟杨凡说过,如果有可能的话,真不想生在这样的家庭。 因为,不生在这样的家庭,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更不需要被人早早的就被人生的轨迹安排好。 杨凡理解这妞。 深深的理解。 但,杨凡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看着苏白墨独自一个人伤心。 人生有得必定有失,很小的时候,杨凡就明白这个道理。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生在苏家这样的大家族是你的幸,也是你的大不幸!” “是啊,所有人都说,你有什么好抱怨的,你要什么有什么,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那是他们不懂你,更何况,你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苏白墨听了这话,感激的看了杨凡一眼。 有些时候,虽然苏白墨讨厌杨凡,但,苏白墨却也承认,杨凡确实是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 比自己的父母还要了解自己。 “不说这些了,其实那天晚上你走的时候,我特别的伤心,我觉得我应该挽留你的!” 杨凡一怔。 问道:“为什么?” 苏白墨却不说话了。 杨凡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便问道:“新来的经理处处刁难你??” “也算不上是刁难,只是会给是一些正常人觉得根本没有办法完成的任务。” “什么任务?” “我父亲给了他一些压力,让他在年底之前,将今年亏损的七个亿的窟窿补上,他便将这个压力转嫁给了我。” 杨凡一惊,问道:“这个窟窿还有多大?” “大概还有一半吧!” “那你能完成吗??” “不知道,但,想要完成最少还要做十个亿的业务,就算有这么大的业务量,公司一下子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俩三个月的时间内彻底的消化掉,所以,想要完成这个任务,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和,苏白墨揉了揉太阳穴。 看的出来,这妞的压力确实不小。 “那就在招兵买马!” “已经在大量的招人!” “业务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不用,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我不能在麻烦你了!” 或许,这是苏白墨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但,在杨凡看来,这妞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是自己人。 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出不能在麻烦你的这种话。 杨凡怕的不是这妞麻烦自己,而是怕这妞不麻烦自己。 要知道,被人需要也是一种幸福。 “你现在也在业务部吗?” 苏白墨点了点头。 “你们业务部招人吗?”杨凡问道。 “招!”苏白墨下意识的说道。 但,很快,这妞便扭头看着杨凡说道:“你想进业务部?” 杨凡笑道:“有何不可??” “不行!”苏白墨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什么?” “就是不行!”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了,其实,你还是没有把我当成是自己人,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跟我如此的生分了!” 这话一出,苏白墨赶紧说道:“杨凡,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那样?”杨凡追问道。 苏白墨不说话了。 杨凡继续说道:“看来,还是被我言中了!” “杨凡,你真的想让我说心里话吗?” 杨凡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