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瞎说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零三章 瞎说

“说的好像你有男朋友似得!”苏白墨冷冷反击道。 般若也不生气,反而娇笑了起来。 却是听她笑眯眯的说道:“开个玩笑嘛,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苏白墨冷声说道。 随后,快步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般若给了杨凡一个妩媚的眼神之后,迅速的追了上去。 杨凡同萧媚走在后面。 “媚儿,这是什么情况?俩人好像有仇似得!” “一山不容二虎,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萧媚好像是看白痴似得看着杨凡。 杨凡怒道:“找打?” “你倒是打一个试试?”萧媚不爽说道。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杨凡在这妞的雪臀上抽了一下。 萧媚低声娇呼,俏脸绯红的怒道:“禽兽,你给我等着!” 说着,迅速进了别墅。 杨凡咧嘴一笑,跟了进去。 苏白墨明显跟般若很不对付。 进了别墅之后,这妞便要回房间。 萧媚也似乎不待见般若,也同样回了房间。 般若见状,笑嘻嘻的说道:“小弟弟,正好她们都走了,咱俩好好的聊一聊!” 这话一出,原本已经到了二楼的苏白墨突然冷声说道:“杨凡,你来一下,我找你有事!” “好啊!” 说着,杨凡朝着楼上走去。 他巴不得离这妞远一些。 般若这时说道:“哪咱们三个一起聊!” 苏白墨没有理会般若,迅速的朝着楼上奔去,但,无奈的是,般若这妞的实力相当不俗。 起落间,便已经挡在了苏白墨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苏白墨怒道。 “墨墨,别这样嘛,大家好在姐妹一场,难道,这么久没见了,你就不想我吗?” “不想!” 般若嘻嘻一笑说道:“你看,我就知道你是在开玩笑!” 说着,不由分说的挽着苏白墨的胳膊,朝着这妞的房间走去。 苏白墨力气不及这妞,硬生生的被拉着进了房间。 杨凡正要跟着进去。 般若却迅速的关上了门。 很快,便听的里边传来了一个无比娇媚的声音说道:“小弟弟,你先在外面等着,等我忙完了,你再进来!” 明明是在正常不过的一句话,但,杨凡却觉得俩人好像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得。 正郁闷着。 萧媚上了三楼,将房门打了开。 扫了杨凡一眼,杨凡死皮赖脸的跟着这妞进了房间。 “你进来做什么?”萧媚没好气的问道。 “我说媚儿,你这今天是吃炸药了?对哥的态度咋这么不友善,你是几个意思啊!” “你管我几个意思,我就是看你不爽,怎么着吧!” “哟,脾气见长了啊,别忘记,你还欠我八个吻呢!” 这话一出,萧媚突然妩媚一笑说道:“那我现在就还给你!” 说着,就朝着杨凡走来。 杨凡本来是开个玩笑,可不曾想,这妞竟然如此的凶残。 说实在的,杨凡有些惧怕。 没办法,这妞现在太狠了。 杨凡的心里边已经被苏白墨彻底的装满了,完全让容不下任何人。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如此的惧怕萧媚。 很快,萧媚便笑眯眯的站在了杨凡的面前。 撅着自己的烈焰红唇说道:“来呀,我不是还欠你八个吻吗?我现在还给你,你敢亲吗?” “靠,我就是个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哼,怂货,送上门的都不敢要,你当我愿意让你亲啊!” 杨凡讪讪一笑说道:“媚儿,咱们是朋友,我要是亲了你,哪不是占你的便宜吗?别闹了,坐好,我跟你说个正经事儿!” “你这么不正经,能说出什么正经事儿!” 杨凡无语。 不过,说着,萧媚还是坐在了床上,白了杨凡一眼说道:“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墨墨跟那妞到底是什么情况?俩人就跟仇人似得!” “别问我,你跟墨墨的关系那么好,你去问墨墨!” 这妞很生气。 “别介,那妞跟墨墨寸步不离,我怎么去问?” “这我不管,反正,我懒得告诉你!” 杨凡郁闷的叹了口气说道:“媚儿,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关系不要这么僵硬,不然,我尴尬,你也舒坦不到那里!” “你错了,我很舒坦!”萧媚说道。 “得,既然是这样的话,哪你舒坦着,我滚蛋!” 说着,杨凡便要走人。 但,萧媚却身形一闪挡在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一惊。 这妞的动作倒是不慢。 “你最近在练功?” “怎么,你教我的功夫是错的?”萧媚没好气的反问道。 杨凡笑道:“那倒不是,你刚才的速度让我有些惊艳,蛮快的嘛!” 萧媚一声冷哼没有言语。 “好了,让开吧,我要走了,不给你添堵了!” 萧媚死死的盯着杨凡看了几眼,眼眶突然就红了。 “杨凡,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那里的话,我怎么可能讨厌你!” “哪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那样对你了?我对你跟之前不一样吗?” “哼,你别给我装糊涂,你知道我的心思!” 杨凡瞬间败下阵来。 他当然知道这妞的心思。 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无话可说。 萧媚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墨墨,我也没说不让你喜欢墨墨,毕竟,我知道,跟墨墨比起来,我就是一只丑小鸭,可丑小鸭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对不对?” 杨凡无言以对。 只能默默的点头。 “既然是这样的话,哪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略微好一些。” “瞎说,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不好!”萧媚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那里不好了?”杨凡追问道。 “就是不好!”萧媚任由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地上,无比难受的说道。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哪我也跟你说说我的心里话!” “你说!” “我知道你的心思,很早就知道了,但,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知道我喜欢墨墨,我的心已经被她占满,我不可能接受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 这话一出,萧媚有些扛不住了。 眼泪跟决堤的河水似得,疯狂的流了起来,身子也是颤抖不已。 下一秒,这妞突然蹲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杨凡有些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