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好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二十章 好狠

此人目露凶光,杀气骇人。 不是陈道阁还能有谁。 杨凡自从来了省城之后,就再也没有过问过这家伙。 不过,倒是听白狼说起过,说是陈道阁留守临安市,负责一些后勤工作。 没杀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却不曾想,这家伙竟然敢深夜闯入杨凡修炼的房间。 真的胆大包天。 进了房间的陈道阁并没直接动手,他的那双眼睛无比凶残的看着杨凡,似乎在看杀父仇人似得。 叫了几声杨凡的名字,在没有回应之后,陈道阁的胆子变的大了起来。 变戏法似得,一把尖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屏气凝神,一步又一步的朝着杨凡走去。 很快,便站在了杨凡的背后。 他挥起了手中的利器,只要这一刀下去,那杨凡不死也得重伤。 陈道阁眼中的杀气渐浓,他没有犹豫,猛地挥刀朝着杨凡的脑袋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破空之声突然传来。 伴随着这个尖锐的声音,一颗枣核大小的石块重击在了陈道阁的手腕上。 剧痛袭来。 陈道阁手中的利器掉在了地上。 这家伙一惊,便想逃跑。 但,为时已晚。 他的这个念头刚一闪过,虚掩的房门便被推了开。 刚才枣核大小的石块便是从这儿爆射进来的。 一道倩影缓步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狐媚的女子,叫她一声尤物也不为过。 销魂的面孔在加上妩媚的眼神,十足的勾魂夺魄。 不是般若还能有谁。 本来是一个超级迷人的大美妞,可陈道阁在看到了他的时候,面露惊慌之色。 “你,你是谁?”陈道阁略显恐惧的问道。 般若一声冷笑问道:“应该我问你,你是谁?” “我,我是我。” 般若笑眯眯的说道:“大爷,我当然知道你是你,叫什么名字?” “陈道阁。” “谁让你来刺杀杨凡的。” “他,他绑架了我的妻儿。” “是吗?他为什么绑架你的妻儿。” 陈道阁说不出来了。 眼前这个美艳的过分女子明显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若有似无的杀气,着实让人心悸不已。 陈道阁不是笨蛋,他当然知道,惹毛了这妞的下场是什么。 所以,他不敢轻易扯淡了。 见他不说话了,般若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不说,那我来给你说吧,你叫陈道阁,是苏家之前的大管家,但你却背叛了苏家,所以,杨凡收拾了你,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陈道阁震惊不已的看着般若,脸色的恐惧之色越发的浓烈。 “你,你到底是谁?为何对我的事情如此的清楚。” “我是我啊,另外,我不是对你的事情清楚,我只是比较关注苏白墨而已,另外,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叛徒。” 般若销魂的面孔突然布满了浓烈的杀气。 陈道阁彻底的惊呆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死期到了。 本来,来刺杀杨凡之前,他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没想到,杨凡竟然在修炼,一切都是样的顺利。 就在自己即将要成功的时候,半路却突然杀出了这么一个程咬金。 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彻底的将陈道阁包裹了起来。 般若冷冷的看着他,看他的变化。 见时候差不多了,这才沉声说道:“我本该直接弄死你的,但,好在你对于我来说,还算有点用途,所以,你现在的生死,完全捏在自己的手中,我就问你一句,想死,还是想活。” 喜从天降。 陈道阁扑通一声跪在了般若的面前,磕头如捣蒜一般说道:“活活活,我想活。” “你好,我知道你在杨凡的身边也待了一段时间,现在,把你知道的一切关于杨凡的秘密都告诉我。” “我说,我说。” “跟走我!”般若说道。 陈道阁赶紧点头。 拿着利器迅速的跟着般若出了别墅。 只是不管是般若,还是陈道阁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俩人消失的瞬间,刚刚还紧闭着双眼正在修炼的杨凡突然睁开了眼睛。 原来,自从突破了武帝的境界之后,杨凡修炼起来,比之前轻松了许多,再也不需要像之前那般的进入冥想境界。 刚才陈道阁来的时候,杨凡便知道了。 就在陈道阁准备出手之际,杨凡本想反击,但,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应到了房门外面有人。 所以,忍着没有出手。 也正是没有出手。 所以,杨凡才看到了那么一出好戏。 俩人走后没多久,杨凡便也紧随其后,从窗户上翻了出去。 月光下,般若带着陈道阁朝着别墅区最隐秘的地方奔袭而去。 杨凡没有紧追不舍,始终与俩人保持上百米的距离。 很快,俩人进了别墅的一处人造树林当中,杨凡屏气凝神迅速赶了过去。 越来越近了。 杨凡甚至都能听到俩人的谈话。 但,杨凡并非是来窃听俩人谈话的内容。 正是般若所以,杨凡最痛恨的就是叛徒。 所以,杨凡打算出手。 捡起了一块儿颇为锋利的石块,这石块只有两三厘米大小。 但,就算是这么一块儿普普通通的石头,到了杨凡的手中之后,就变成了最凶残的杀气。 没有多做考虑。 杨凡直接大手一回,石块猛地朝着陈道阁的后脑勺袭去。 “原来是秦小姐,刚才多有冒犯,我确实知道杨凡的一些秘密。” “不想死的话,那就快点说。” 陈道阁不是三岁小孩子,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旦将杨凡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话,那自己的死期就不远了。 所以,他犹豫着说道:“秦小姐,我可以把杨凡的所有秘密都告诉您,您可不可以绕我不死!” “哼,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另外,我不喜欢有人跟我讨价还价,明白吗?” “是是是,我知道,我这就说!” 说字刚一出口。 陈道阁整个人便好像是突然间被点了穴似得。 僵直在了原地。 一双眼睛蹬的宛若牛眼。 “好,好狠啊,你!”陈道阁指着般若说道。 说着,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般若瞬间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