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你亲我一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三十一章 你亲我一下

这个节骨眼上,能跟踪自己的人,不是西北刘家,就是白家亦或者是范家。 但,杨凡很快便排除了范家。 范耀辉被自己打成了猪头,没有选择报警,这就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些忌惮的,而且,他行乐的地方都被杨凡一锅端了,现在有致命的证据在杨凡的手中,那就更加不可能来招惹杨凡了,至少,现在不敢。 至于白家,他们现在正忙着应对杨凡的局势,估计暂时也不会来招惹杨凡。 这么说来,就剩下刘家了。 不过,杨凡也不敢肯定跟踪自己的就一定是刘家的人。 可刘正阳还在省城,他显然不会做出派人来跟踪自己的这种愚蠢的事情。 那么到底是谁? 杨凡不动声色的驾车奔行在回别墅的路上,时不时的看上一眼后面紧追不放的车辆。 又奔行了一会儿之后,杨凡突然将车停了下来。 倒要看看跟踪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 见杨凡突然停车,后面的车便意识到,自己暴露了。 对方也没有停车,直接将车奔行到了距离杨凡的车不到三米的时候,突然急刹,车子猛地停了下来。 但,车门没有打开。 也没有人下来。 杨凡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径直朝着对方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对方突然倒车。 不过,为时已晚,因为,杨凡看到了对方是谁。 不错,开车的人正是阿甲。 看到了这妞的时候,杨凡哭笑不得的挥了挥手。 车上的阿甲一声冷哼,但,还是乖乖的将车开了回来。 不过,这妞就是不下车。 杨凡站在了驾驶室的一侧,敲了敲车窗,阿甲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车窗放了下来,不悦问道:“干嘛?” “我还想问你呢?干嘛跟踪我啊!” “谁跟踪你啊,马路是你家开的?只许你走,我就不能走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几天没见脾气见涨了啊,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阿甲不悦说道。 “别闹。”杨凡突然板着脸说道。 “你凶我!”阿甲眼眶一红,声音好像是受了天大委屈似得说道。 杨凡无语了。 见这妞一脸的委屈,杨凡叹了口气说道:“唉,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 “谁跟你是朋友啊!” “好吧,既然你连朋友也不想跟我做了,那我还是走吧,你早点回去休息,大晚上的别到处乱晃。” “要你管啊。” 说着,阿甲驾车朝前驶去。 杨凡那叫一个无语。 目送了阿甲的离去之后,杨凡上了车,朝着别墅奔去。 本以为这妞走了,就不会在回来了。 可不曾想,快到别墅的时候,杨凡又看到了这妞,正依靠在车身上,明显是在等杨凡。 将车停在了这妞车的后面,杨凡下了车。 “你在这儿干嘛?” “看风景,不行啊!” “这黑漆漆的,有什么风景啊!” “那我看星星,总行了吧。” 杨凡抬头看了一眼,笑道:“不好意思,今天是阴天,也没有星星。” “我就愿意在这儿站着,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是是是,没碍着我的事儿,那你继续看吧,我先走了。” 说着,杨凡就要上车。 “你站住。”阿甲突然喊道。 杨凡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笑道:“又怎么了?” “我不开心,你陪我。” “你是我的什么人啊,你不高兴我就要陪你。” “你......”阿甲气呼呼的说道:“不陪是吧,我去找王麟。” 说着,就要上车。 杨凡败给她了,苦笑着道了句:“行了,别折腾了,咱俩好好的聊一聊吧。”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说着,这妞又要上车。 杨凡迅速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胳膊。 “放手。”阿甲气恼的说道。 “我要不放呢?” “你信不信我喊非礼。” 杨凡笑了。 她才不相信阿甲会喊出非礼这俩个字。 但,杨凡显然低估了阿甲的节操。 话音刚落,便听的阿甲扯着嗓子喊道:“非......” 这个字刚一出口,杨凡脸色一变,猛地扑了上去,将这妞的身子狠狠的按在了车身上,随后,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阿甲挣扎了起来,支支吾吾的喊了半天,杨凡死死的捂住这妞的嘴巴说道:“姑奶奶,我错了,别喊了。” “你,你放开我!”阿甲含糊不清的说道。 “放开你可以,不许在喊了。” 阿甲不吭气。 杨凡便没有放手。 这妞的那双眼睛突然看着杨凡,纯净的眼神宛若一汪清泉,除了有点小委屈之外,不带其余任何的杂质。 杨凡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手。 俩人突然变得很是安静。 过了一会儿,阿甲突然转身上了车,杨凡本以为这妞要走,但,这妞却没有走。 看样子是想跟杨凡聊一聊。 杨凡便也上了这妞的车。 还是沉默,俩人谁都没说话。 车内正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略显忧伤。 阿甲并非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子,但,一刻,她却有些忧伤了。 配合着这股忧伤,阿甲声音低沉的说道:“我知道爱情勉强不得,但我就是克制不住。” “对不起。” “杨凡,你真的就不能接受我吗?我知道你喜欢苏白墨,没关系,我可以当作透明人,哪怕只是做你的情人也行,你放心,我保证不干涉你们的事情,好不好?”阿甲近乎祈求的说道。 这一刻的阿甲是卑微的。 她抛去了自己的尊严才说出这么一番话。 但,杨凡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他也很想贪婪的答应阿甲的请求,毕竟,这妞是个让人心动的女孩子。 可杨凡做不到。 他做不到把自己的爱分成两半,更做不到欺骗阿甲。 “你这又是何苦。”杨凡无奈说道。 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痛苦之色,只是很快便消失不见。 阿甲的眼泪顷刻间肆虐。 杨凡有些慌了。 连忙找纸巾。 “你走吧。”就在这个时候,阿甲突然说道。 “走个屁啊,别哭了,好不好?” 阿甲也不说话,任凭眼泪不断肆虐。 杨凡实在不会哄女孩子。 “好吧,好吧,我错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不哭啊!” “你亲我一下。”阿甲突然说道。 杨凡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