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诬陷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四十章 诬陷

同李大同交谈完毕之后,杨凡便驾车下了最近的高速口,然后返回省城,随后直接去了中州大酒店。 刘正阳正在吃饭。 这一次饭菜可着实不少,这小子似乎算准了杨凡会过来似得。 杨凡也不客气,吃喝完毕之后。 便开始给他治疗。 “杨凡,老子现在每天管你一顿饭,能不能抵消的了我的医疗费啊!” “你想多了。”杨凡冷冷说道。 刘正阳叹了口气说道:“特么的,一想到,欠你三个承诺,外加八千万,老子就彻夜难眠啊!” “活该。” 刘正阳又叹了口气。 杨凡闲的无聊,便问道:“你知道你这毒是谁给你下的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很小的时候,我爷爷就给我算过,我二十五岁会有一个大坎,闯过去了,一生荣耀,闯不过去了,活不过三十岁。” “那你觉得你能闯的过去吗?” “能啊,我爷爷说我在二十八岁会遇见我的贵人,他会帮我渡过难关!” 这个贵人显然说的就是杨凡。 杨凡不屑冷笑道:“那你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像你这种两面三刀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只会糟蹋粮食!” “靠,我啥时候两面三刀了啊。” “是谁告诉范耀辉,我要对付他的?”杨凡冷冷说道。 刘正阳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骂道:“玛德,本来按照老子的计划,不会这么早就打草惊蛇,可你倒好,直接告诉了他,老子的很多计划都被你打乱了。” “我知道啊,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打乱你的计划。” “你给老子滚。” 刘正阳得意的笑了起来。 杨凡见状,直接用力捏住了这牲口的命脉。 刘正阳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痛的几乎要崩溃。 “这还算是轻的,下次要在这么不知死活的话,那老子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刘正阳拼命的呼吸着,好一会儿,这将这股痛压制了下去。 “你这牲口真凶残。” 杨凡这时突然撒手说道:“今日的治疗结束。” 刘正阳看了看,刚才被杨凡捏过的手腕,竟然肿了起来。 “真是变态。”刘正阳骂道。 杨凡却懒得在理会他。 闲扯了一番之后,时间差不多了,杨凡起身去接苏白墨跟萧媚下班。 临走的时候,刘正阳嘲讽道:“杨凡,你现在可快成了苏白墨的专职佣人了。” “你倒是想成为苏白墨的佣人,可人家也不给你这样的机会。” 刘正阳无语了。 不过,转念想想,如果苏白墨真的愿意让自己去伺候他的话,貌似自己也不会拒绝啊! 驾车去公司的路上,杨凡意外的接到了萧锋的电话。 “兄弟,事情进展的如何了?”萧锋笑问道。 “还在进行当中,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搞定的事情啊!” “嗯,不着急,慢慢来。” “你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这不无聊嘛!”电话那头的萧锋笑着说道。 “得,你继续无聊吧,我去接苏白墨下班了。” 说着,杨凡就要挂电话。 萧锋这时突然说道:“等等!” “怎么了?” “王麟回了京城,然后跟端木禅说了你一堆坏话,说你勾搭阿甲,你小子最近小心一点,王麟可能要找你麻烦。” 杨凡笑道:“端木禅找我麻烦我都不怕,更何况是一个王麟,哦,对了,提醒你一件事情,白少宗以后给你打电话,被搭理他,这牲口吃里扒外。” “什么情况?” “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等那天你闲的没事儿做,来省城的时候,我在跟你细聊。” “那你跟我说个大概啊!” “大概就是,他现在跟范耀辉站在一起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上午。” “他找死了吧。”萧锋突然怒道。 “这事儿你别管,他会为他的选择付出代价的,我保证。” “好,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开口。” “放心,我肯定会跟你开口的。” “行,你先忙,记得,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杨凡应了一声,彼此挂了电话。 接到了俩妞之后,杨凡发现,萧媚今天的心情着实不错。 虽然没有跟杨凡有过多的交流,但,看上去至少不像前几天那么冷漠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甚至还说了个笑话。 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只是苏白墨那闪烁的眼神却又让杨凡多少有些担心。 都说,人世间,最为复杂,最为纠结,最为矛盾的就是感情了。 这话,杨凡算是领教了。 吃罢了饭之后,三个人各自回了房间。 杨凡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静谧的房间内,突然传来了窗户打开的声音。 杨凡停止了修炼,睁开了眼睛。 不出意外,阿甲正从打开的窗户上跳了进来。 刚刚站稳脚跟,便看到杨凡正看着她。 阿甲咧嘴一笑说道:“你小子够警觉的啊,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我!” “你弄出来的声音可以再大一些。”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我说阿甲,你到底是属什么的,好端端的大门不走,非要走窗户!” 阿甲笑嘻嘻的道了句:“好吧,下次我一定走大门。” “说吧,这三更半夜的翻窗进来,有什么事儿?” “难道我非得有事儿才能来找你?”阿甲不悦的反问道。 “当然不是,我欢迎你随时来找我。”杨凡笑了笑说道。 阿甲哼了一声,问道:“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还真有件事儿想要跟你说一说。” “什么事儿?” “你上次跟王麟到底说了什么?” “那家伙跟你说什么了?” 阿甲稍微沉默了一会儿,郁闷的道了句:“他说,你要把我卖给他,代价是五千万。” 杨凡瞬间不爽了。 “他真是这么说的?” 阿甲点了点头说道:“他说,你去找他,开价五千万,然后不在纠缠我。” “他脑子进水了?老子像是缺五千万的人?”杨凡冷声说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啊,所以,后来一想,我觉得不对劲啊,我虽然跟你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我也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种缺德事儿你做不出来。” 杨凡笑了笑说道:“还是你了解我。” “好吧,再跟你说件事儿。” “什么事儿?” “我爷爷要回来,最迟后天,早的话,明天就到,所以,你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来了!” “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