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成交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成交

毫无疑问,杨凡绝对是一等一的演戏高手。 这一个故作疑问的问题,瞬间让白少宗觉得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压根就不应该提老鬼这个名字。 “没谁,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白少宗故作风轻云淡的说道。 显然是不想让杨凡继续追问下去。 但,杨凡却故意追问道:“不对,要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的话,白大少你肯定不会说出来,而且,你刚才说,他是范耀辉身边的人,能在范耀辉身边着实的人,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白少宗有种想抽自己耳光的冲动,太特么的脑残了。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了嘛! 如果真的把老鬼和盘托出的话,以杨凡的手段肯定找的到,一旦老鬼落入了杨凡手中的话,那结果可想而知。 “真的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 “行吧,我回头让人去调查一下。” 白少宗又是一惊。 他很想阻止杨凡去调查老鬼,但,又怕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明显的话,会更加的让杨凡怀疑了。 念及如此,白少宗笑道:“行,不过,就怕你浪费时间。” “没事儿,能干掉范耀辉的话,浪费点时间也无所谓。” 白少宗一笑,举起了茶杯说道:“我以茶代酒,预祝你早日心想事成。” 说着,还煞有其事的同杨凡碰了一下茶杯。 杨凡笑道:“谢谢,也祝你早日心想事成。” 彼此心照不宣,或者说是演完了这出戏之后,杨凡起身告辞,驾车朝着刘正阳哪儿奔去。 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白少宗将电话给范耀辉打了过去。 很快,范耀辉接了起来。 “可以肯定的是,老鬼并非是杨凡掳走的。” “何以见得?” “我试探过他了,他甚至连老鬼是谁都不知道。” “你确定?”范耀辉冷声问道。 “当然。” “好,知道了。” 说着,范耀辉挂了电话。 驾车到了刘正阳住的地方的时候,这孙子死活不给杨凡开门。 当然,一道门难不倒杨凡。 直接大手一挥,一枚银针出现在了手中,将银针弄弯之后,伸进了锁眼当中,鼓捣了几下,门开了。 打开门之后,便看到了一脸震惊的刘正阳。 “你这牲口还会开锁子?” 杨凡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不开门,老子就忘记昨天的赌约了?” 刘正阳咧嘴一笑说道:“什么赌约?我刚才在睡觉,听到有人在鼓捣我的门,就赶紧过来看看,没想到,刚过来,你就把门打开了。” “嗯,你当别人是傻子,却不知道,天下间最白痴的人就是你。” 刘正阳也不生气。 依然笑着说道:“兄弟,你这话说的我很伤心。” “你还有心?”杨凡鄙夷道。 刘正阳讪讪一笑,说道:“那里的话,我当然有心,我知道你要过来,特意让服务生送了几瓶好酒上来,咱们对饮一杯?” “好啊!” “你看,还是我对你好啊!” 杨凡却慢条斯理的说道:“在喝酒之前,我想先问问你,老鬼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什么老鬼?老鬼是谁。” “装是吧,看样子,你是想让我来硬的。” 说着,杨凡便装出一副想要动手的样子。 刘正阳深知此刻的自己不是杨凡的对手,便赶紧说道:“兄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是吧,行啊,那你告诉我,你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吗?” “当然,当然。” “那老鬼的事情进展如何?”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实话,我被截胡了。” “关我屁事。” “玛德,老子现在正在全力追查截胡的人,要让我找到的话,老子直接弄死他们。” 说着,刘正阳杀气腾腾的看了杨凡一眼。 杨凡坐在松软的沙发上,说道:“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你要裸奔的事实。” “别介,我好歹也是西北狼刘正阳,怎么能做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情啊,我又不是当年的李天。” 杨凡一怔。 没想到,这刘正阳知道的事情倒是不少。 当时李天求自己给周三治病,杨凡本不愿意,但,那牲口纠缠了几次,杨凡一怒之下,让他去临安市最繁华的街道裸奔一圈,本来是故意为难李天的事情,可没想到,那家伙竟然真的做到了。 说起来,也算是个狠人。 可惜,跟错了人,被杨凡第一个就收拾了。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刘正阳也不客气,说道:“不扯淡的告诉你,当时萧媚把你接回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暗中注意你这家伙了,但我不能不承认一件事情,你确实很强大。” “说了这么多,你不就是想要逃避裸奔的命运吗?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刘正阳笑不出来了。 昨天也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好端端的跟杨凡打这么一个赌,要没有这么赌约的话,自己现在也就不用这么的尴尬了。 说起了,其实这事儿怨不得刘正阳,他的手下已经非常了得,但,没想到,还是被白狼截胡了。 很显然,白狼比他们更加的牛鼻。 “兄弟,你别这样,大家都是斯文人,有事儿好商量嘛。” “没什么好商量的,在我看来,男人说话就得算数,要不,就别说。” “是是是,兄弟你说的对,我受教了,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刘正阳几乎是求饶着说道。 “这也算是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打赌。” “不敢了,当然不敢了。” “好,那咱们就践行赌约吧!” 刘正阳崩溃。 说了这么多,本以为杨凡不会在计较了,可不曾想,他还是揪着不放。 “杨凡,你大爷的,你别欺人太甚。” “刘正阳,我欺人太甚?我就问你一句话,今天这事儿如果咱俩对调一下角色的话,你会轻易的绕过我吗?” 刘正阳说不出了。 他甚至都没有想,便知道,如何自己跟杨凡对调一下角色的话,那自己肯定不会轻易罢休。 “行,算我认栽了,我现在跟你交换,我用一个条件跟你来交换这件事情,也就是说,你可以随便提一个条件,我要是答应了你的话,那你就不能在让我裸奔了。” “那可不行,答应归答应,但你做不做是另一回事儿。” “好吧,可以加个期限。” 听了这话,杨凡咧嘴一笑说道:“成交。” 刘正阳瞬间有种上当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