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愧疚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八十九章 愧疚

乔白飞很不爽。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已经说好的事情,苏白墨会突然变卦。 而且,还变的如此彻底,根本不给自己一丁点儿回旋的余地。 这是乔白飞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乔白飞是一个做事儿从不糊涂的人,也从来都不喜欢糊涂的过日子。 所以,他必须要弄清楚,苏白墨为什么会变卦。 在苏白墨的口中,是因为老客户突然要加大投入,但,乔白飞却觉得事情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为什么老客户在之前不注资,偏偏就在自己即将要与苏白墨签合同的时候,却突然注资。 这已经不是巧合,而是邪门。 乔白飞可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 所以,他迅速决定去亲自跟苏白墨会面,倒要听听她到底是怎么解释的。 乔白飞确实喜欢苏白墨,但,这并不意味着,乔白飞喜欢被苏白墨耍。 是的,他觉得,苏白墨就是在耍自己。 谢绝了司机与保镖的陪同,乔白飞迅速驾车朝着苏白墨所在的七彩公司奔去。 他住的酒店,是距离苏白墨公司最近的酒店。 所以,几分钟之后,乔白飞便出现在了七彩广告公司的大门口。 见着了乔白飞的时候,萧媚笑着打了个招呼。 尽管萧媚已经知道,苏白墨同乔白飞的合作已经结束。 但,作为苏白墨的秘书,该有的礼貌还是得有。 “墨墨呢?”乔白飞问道。 “在里边。” “行,你忙,我去找她聊。” 萧媚点了点头。 乔白飞迅速的进了苏白墨的办公室。 对于乔白飞出现的速度苏白墨并不意外。 而且,她也早就在等着乔白飞的到来。 “墨墨,下午好。”乔白飞笑着说道。 乔白飞并不是一个喜欢笑的人,但在苏白墨的面前,他却从来都不板着脸。 “下午好,喝点什么?”苏白墨问道。 “你坐着,我自己来。” 说着,乔白飞熟门熟路的给自己泡了一壶茶。 看来,他是打算久坐了。 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苏白墨的心中有一些不舒服。 但,并未说出来。 “上午我本来就要过来,但,实在有事儿走不开,希望你不会生气。” “不会,你我是朋友。” 乔白飞笑了笑说道:“能让墨墨你说一句你我是朋友这种话可不容易。” 苏白墨道了句:“关于合作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 话还没有说完,乔白飞便大手一挥说道:“不提了,都过去了,反正,对于你我就一句话,有需要尽管开口,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忙。” 这话说的漂亮。 是的,乔白飞改变了注意。 他本来兴师问罪,但,看到了苏白墨之后,他改变了注意。 乔白飞清楚的知道苏白墨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与其兴师问罪,还不如让她对自己充满了愧疚。 因为,只有这样,苏白墨才会时刻记着自己。 苏白墨确实有些愧疚。 但,这份愧疚维持了不到三分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乔白飞的算盘打的很好,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苏白墨的智商。 是的,这妞轻易的看穿了乔白飞的心思。 “谢谢,同样,你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也会尽心竭力的帮忙。”苏白墨淡淡的回应道。 乔白飞笑了笑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行吧,既然是这样的花,那我就告辞了,这次过来,本就是同你告别的,因为下午我就要回去了。” 说罢了这话之后,乔白飞在期待着苏白墨的反应。 或者准确的说是期待着苏白墨的挽留。 但,苏白墨却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一路顺风,下次再见。” 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丝毫没有挽留不说,还下了逐客令。 乔白飞不爽了。 他笑了笑问道;“墨墨,我冒昧的问一句,你的老客户是那个老客户?” 苏白墨淡淡说道:“客户的资料,我实在不便透露,希望你谅解。” 乔白飞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也对,行,那就这样,我们回见。” 苏白墨点了点头,将乔白飞送出了办公室。 毕竟,人家也曾主动出手帮过忙,送一下也是应该的。 送乔白飞走的还有萧媚。 目送了乔白飞的离去之后,萧媚好奇的问道:“墨墨,他没跟你生气吧!” “没有。”苏白墨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就算是生气,他也不可能让我知道。” 萧媚笑道:“乔白飞是很优秀,但,不知道为什么,跟杨凡一比,我还是觉得跟杨凡相处更加的舒服一些,墨墨,你觉得呢?” 苏白墨轻轻的应了一声,算是回答了萧媚的问题。 出了七彩广告公司之后,乔白飞迅速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 乔白飞命令道:“十分钟的时间,给我搞到杨凡的电话号码。” 说着,挂了电话。 随后看了一眼时间。 六分钟之后,乔白飞的电话响起。 乔白飞接了起来。 不过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说字,随后便挂了电话。 下一秒,乔白飞开始拨号。 拨打的正是杨凡的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杨凡的声音。 “乔太子找我有何贵干?”电话那头的杨凡笑问道。 乔白飞有些意外。 他不知道杨凡怎么就知道这个号码是自己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 “直觉。” “好一个直觉,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聊一聊。” “聊什么?” “苏白墨。” “那没什么好聊的。”杨凡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想聊什么?” “除了苏白墨,聊什么都行。” “好,半个小时之后,鼎泰酒店大厅我等你。” 说着,乔白飞就要挂电话。 但,就在这个时候,杨凡却慢条斯理的说道:“不用半个小时,我现在就在这儿,你过来吧!” 乔白飞一惊。 因为,鼎泰大酒店正是他下榻的地方。 迅速挂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些危险。 这种感觉许久不曾出现了。 奔行在回酒店的路上,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乔白飞隐约觉得,今天恐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