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胃口不小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五百九十五章 胃口不小

落座之后,白贤龙突然厉声喝道:“少宗,你得给杨凡道个歉。” 白少宗一怔,迅速的站了起来,朝着杨凡深鞠一躬,说道:“杨老弟,抱歉,我很抱歉。” 杨凡当然知道白贤龙为什么要让白少宗给自己道歉。 但,杨凡的聪明之处在于,他不点破,反而装出一副很是吃惊的表情问道:“白先生,这是为何?” “他自己做了愚蠢的事情,当然得跟你道歉。” “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白大少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杨凡继续装傻卖疯的问道。 白贤龙何等的老道,听了杨凡的话,他笑了笑说道:“得,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今天呢,主要是想请贤侄你喝酒。” 杨凡这时不咸不淡的道了句:“我这个人眼中揉得沙子,既然真的做错了,那就得拿出一个态度来,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意孤行继续错下去!” 看来,杨凡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白贤龙略显尴尬。 但,还是很快说道:“杨贤侄说的对,那依你之见,这事儿该作何处理?” “这事儿,白先生看着办吧。” 杨凡将皮球踢给了白贤龙。 白贤龙心中顿时骂道:“王八蛋,你等过了这阵子,我怎么收拾你!” 心中虽然是这般想的,但,嘴巴上却笑着说道:“这事儿好办,少宗,把我给贤侄准备的厚礼拿出来。” 白少宗赶紧将口袋中的支票拿了出来,轻轻的放在了杨凡的眼前。 杨凡扫了一眼,随即就笑了。 却是见偌大的支票上清楚的写着五十亿。 手笔倒是不小。 拿起了支票,轻轻的弹了弹,杨凡笑道:“钱是个好东西,但,这钱我可真不能要。” “贤侄,这是为何?”白贤龙颇显意外的问道。 杨凡笑道:“既然白先生你都叫我一声贤侄了,这钱我要是拿了的话,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所以,钱你们拿回去。” “贤侄,你是嫌少吗?”白贤龙问道。 “当然不是,我这个人你们可能不了解,我要的是一个态度,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这话一出,白贤龙迅速鼓掌。 “贤侄,你让叔刮目相看。”白贤龙略显激动的说道。 杨凡淡然一笑说道:“其实呢,我们之间那里有什么仇恨啊,不仅没有,反而有一个共同敌人,现在,兵临城下,有人能收拾的了这个人,我想白叔,你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 白贤龙一惊,这才明白了杨凡的真实意图。 说白了,这小子是想让自己对付范家。 白贤龙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错,贤侄你说的对,我们确实有一个共同敌人,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你放心,叔不会让你失望的,很快,你就会看到我的诚意。” “这就足够了,不是说要请我喝酒吗?酒呢?”杨凡笑问道。 “上酒。”白贤龙无比好爽的说道。 很快,服务生便将酒端了进来。 是两瓶好酒,杨凡一看就知道。 “叔,破费了啊。”杨凡笑道。 “贤侄这话可是在打我的脸了,早就想请你喝顿酒了,只是一直忙,这不今天正好有机会了,所以,就赶紧给你打电话。” 杨凡笑了笑,没有说话。 都是演戏的高手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的说道:“有酒喝竟然不等我,不够意思啊。” 说话间,包厢的门就被推了开。 不是刘正阳,还能有谁。 “刘贤侄,可是迟到了啊!”白贤龙笑道。 “别提了,临时出了点事情,就去处理了一下。” 白贤龙笑道:“不过,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正好。” 刘正阳笑了笑,坐在了杨凡的一旁。 酒是好酒,至少有五十年。 杨凡喝是很是痛快。 白家父子,倒是很少喝。 这一顿酒喝罢了之后,已经是深夜时分。 该说的也说了,该喝的也喝了。 杨凡便起身告辞。 刘正阳同告辞。 白家父子将俩人送出了别墅。 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白少宗松了口气,说道:“这家伙的谱儿真大,不过,总算是说通了。” 白贤龙扫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说通了?真要说通了,那就好了。” 白少宗一惊,问道:“父亲,难道,还有变数?” “何止是有变数,你等着看吧,杨凡这小子不耍点花招就不是他了。” “可是他......” “可是个屁,说一千到一万,今天晚上他要收下那张支票的话,一切也就罢了,可关键是他没有收,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 白少宗惊呆了。 同一时间,杨凡驾车刚走没多久,手机便响了起来。 电话自然是刘正阳打来的。 杨凡接了起来。 “前面不远处有个茶馆,我来的时候,特意让他们迟点关门,过去喝点?” “成。” 彼此挂了电话,没多久,便到了茶馆的门口。 下了车,刘正阳问道:“我见桌子上有张五十亿的支票,你怎么没拿?” 杨凡笑道:“五十亿就想打发我?可真没这么容易!” “你小子的胃口可真大,你不会是想吃掉白家吧!” “有何不可?”杨凡反问道。 刘正阳笑不出来了。 事实上,相处了这么久,刘正阳也算是多少摸清楚了一些杨凡的个性。 眼前的这个家伙,该低调的时候,绝对不高调,该出手的时候,绝对不含糊。 当真是危险至极。 “当然可以,只是你有多大的把握?毕竟,白家不是官场上的,想要吃掉他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走着看吧。”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说话间,进了茶馆。 白少宗点了一壶茶,俩人边喝边聊了起来。 “范家这边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罢休的,你可有什么后招?” “当然。”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哦?说说看,我很好奇。”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凡笑道。 “靠,你还瞒着我?” “当然。” 刘正阳无语。 “对了,我给你个事儿做吧!”杨凡突然说道。 “什么事儿?” “我来之前,范耀辉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估计也是想见过我,如果范耀辉找到你的话,你就跟他说,三百亿,少一分钱,我都不会见他!” “我靠,你只胃口很大啊,不过,为什么白家的钱你不要,范家的钱,你却主动索取?” 杨凡看白痴似得看了刘正阳,低头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