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告别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二十章 告别

“我在别墅外面。”阿甲的语气很是冷静的说道。 杨凡却被这句话刺激的有些激动了。 “下这么大的雪,你怎么不进来?” “你出来吧,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好。” 说着,杨凡迅速挂了电话。 随后,直接翻窗跳下了一楼,朝着别墅外面奔去。 一辆路虎正安安静静的停在别墅的门口。 杨凡迅速的朝着路虎走去,还没走到跟前,车门打开。 阿甲从车上跳了下来。 杨凡说道:“上车去,下面冷。” 一句关心的话,让阿甲的心中一暖,但,眼眶也随之开始发酸。 这妞迅速上了车,杨凡紧随其后,上了车。 坐在了阿甲的一旁,杨凡盯着这妞看了起来。 几个小时不见,杨凡竟然觉得阿甲更加的憔悴了。 “你这段时间没休息好?”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杨凡开口问道。 阿甲摇了摇头说道:“休息的很好。” “那怎么看上去你这么憔悴?” 阿甲不说话了。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休息的不好。” 阿甲依然没有说话。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杨凡说的不错,自己确实没有休息好。 好几天了,一直都睡不着。 是的,这妞失眠了。 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全部都是杨凡的身影。 人世间的感情果然是最为复杂的东西。 俩人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杨凡就是觉得自己喜欢杨凡,这种感觉很甜蜜,也很糟糕。 “为什么会这样?”杨凡问道。 阿甲没有回答杨凡的问题,而是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一直都想跟你告个别,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今天总算是找到了这样的机会。” “什么意思?你要去京城了?” 这事儿杨凡知道。 阿甲点头说道:“对,明天一早的航班,本来下午就要走,但,端木禅醉的不省人事。” “对了,中午吃饭吃的你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我就在酒店里边。”阿甲淡淡的说道。 杨凡叹了口气道了句:“中午我不该喝那么多酒的,我应该跟你说说话。” “无所谓了。” “你爷爷呢?” “也在省城。” “哦,老爷子还好吧。” “挺好的。” 彼此又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杨凡问道:“你什么时候跟端木禅订婚。” 杨凡其实很想问问阿甲,为什么非要跟端木禅订婚。 但,这样的问题,他问不出来。 阿甲听了杨凡的这话之后,脸色顺就变了,看来,这个问题对她的打击不小。 想想也是,一个最憧憬爱情的人,却要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没有比这更加荒唐的事情。 也没有比这更加让人痛苦的事情。 沉默了一会儿,阿甲的声音略显疲惫的说道:“看他的安排吧。” 杨凡听出了阿甲话语中的无奈与不甘心。 可杨凡不知道该这么安慰她。 难不成告诉她,别嫁给端木禅了。 给不嫁给端木禅,那嫁给谁? 自己吗? 自己又给不了人家幸福。 正纠结着,阿甲突然看着杨凡问道:“你跟墨墨怎么样了?” “听好的。”杨凡沉声说道。 “在一起了?”阿甲的声音略显颤抖的问道。 杨凡摇头说道:“没有。” 阿甲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竟然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不在一起?” “时候还没到吧。” “哦,那你得加油了。” 杨凡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嗯,我加油。”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车厢内的气氛乖乖的,着实尴尬。 杨凡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端木禅应该会对你好的。” 这话一出,杨凡就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这是什么狗屎一样的问题啊。 阿甲浅浅一笑,说道:“是啊,他应该会对我好吧。” 阿甲说的淡定无比,可是眼睛却已经红了。 杨凡跟这妞相识俩个月了,实在是太了解她了。 他知道,一旦到了这个时候,就是阿甲要哭的征兆。 杨凡不喜欢看到阿甲哭,或者说,杨凡不愿意让阿杰哭。 便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他要是对你不好的话,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收拾他。” 阿甲的眼泪瞬间肆虐。 这妞忍不住了。 但,她却没有肆虐的眼泪,而是笑着说道:“你这个人好生奇怪,你是我什么人,就算我被欺负了,你不可能告诉你啊。” 杨凡很想伸手去给这妞擦了擦眼泪。 可是手到了半空中却又停了下来。 他可以胆大包天的跟苏白墨开玩笑,也可以肆无忌惮的调戏般若,可在阿甲的面前,杨凡却放不开自己。 眼睛突然看到了一旁的纸抽,杨凡迅速的抽了几张纸递给了阿甲,说道:“你的眼睛进沙子了,擦一擦!” 杨凡只能用如此笨拙的笑话来逗阿甲开心。 因为,除了这句话,他再也想不到任何的话了。 阿甲笑着接了过去,擦了擦眼泪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就是来跟你告个别,那么,就这样吧,你自己保重,有时间了,可以取京城看看我。” 杨凡的心瞬间被一把无形的大手给捏了起来。 痛的几乎没有办法呼吸了。 他的内心当中一直在告诫自己,要坚强,要坚强,要坚强。 深吸了一口气,杨凡说道:“好,那就这样吧。” 这是最苍白无力的告别。 杨凡知道自己该走了。 可他就是挪动不了脚步。 他的屁股好像被订在了座椅上。 阿甲这时笑道:“怎么,舍不得走啊。” 这妞好像是看穿了杨凡的心思似得。 杨凡勉强一笑说道:“那里的话,我怎么可能舍不得,那就这样吧,我走了!” 阿甲点头。 杨凡打开了车门。 刚下了车,雪下的更大了。 杨凡没由来觉得一阵冷。 他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但,却没有马上离去。 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过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 杨凡苦笑了几声,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但,就在杨凡到了别墅门口的时候,阿甲突然打开车门喊道:“杨凡。” 杨凡转身。 见这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杨凡故作镇定的问道。 “你不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吗?”阿甲声音颤抖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