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醉生梦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五十八章 醉生梦死

驾车奔行了一会儿之后,杨凡的手机响起。 电话竟然是萧媚打来的。 杨凡很是意外,他迅速接了起来。 坦白的说,杨凡期待萧媚可以带给自己一些好的消息。 但,很快,杨凡就知道,萧媚的这个电话不是什么好消息,不仅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还是一枚重磅炸弹。 “端木禅刚刚来过别墅。”萧媚开门见山的说道。 杨凡一惊,问道:“做什么?” “不知道,但,墨墨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而且,端木禅是带着一些东西来的。” “什么东西?” “你稍等,我看看。” 杨凡应了一声。 说着,萧媚打开了端木禅整理好的照片。 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这妞说道:“是七张照片,每一张照片你都有出现。” 杨凡虽然还没看到是什么照片,但,杨凡知道,能让端木禅亲自上门的照片,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照片。 “拍照给我发过来。” “好的。” 萧媚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你们这俩天怎么样?”杨凡问道。 “还好,就那样吧,哦,对了,我一直很想问你个事情。” “嗯,你说。” “你跟墨墨是怎么了?” “怎么,她没告诉你?” “没有啊,她这俩天的心情都很差,你们不是刚刚在一起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而且,你也不回别墅来住了。” 杨凡苦笑了几声,说道:“没事儿,过段时间就好了吧。” 这样的话,杨凡是在安慰自己。 因为,他不知道苏白墨为什么跟自己分手,自然也就不知道,俩人到底还能不能在一起。 萧媚叹了口气说道:“唉,好端端的,你不在了之后,感觉别墅特别的冷清啊。” 一句话说的让杨凡瞬间有些心塞。 想想三个人一起生活的画面,在看看自己现在的情形,着实凄凉啊。 “过段时间吧,过段时间就好了。”杨凡只能这么说。 “嗯,行,那就这样吧,我先给你拍照,然后把照片给你发过去。”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后天,明天再上一天班之后就放假,你打算在哪儿过年?” “还不知道呢。”杨凡笑了笑说道。 “怎么,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过?” “再说吧,就这样,照片尽快给我发过来。” 萧媚意识到,杨凡跟苏白墨之间肯定是出问题了,不然的话,杨凡也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好,你稍等。”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萧媚便将照片发了过来。 杨凡将车停在了路边,开始一张一张的查看了起来。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杨凡不是苏白墨,不知道端木禅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些照片,但,杨凡却清楚的知道。 这端木禅好歹毒。 这摆明是去挑拨离间了,而且,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苏白墨对自己心生厌恶,这样做到目的,自然是让苏白墨将自己踢走。 但,杨凡在意的不是这些。 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跟苏白墨怎么样,端木禅的这个目的是不会达成的。 真正让杨凡吃惊的是,他同白狼阿杰以及财神爷的照片。 能把这些画面扑捉到,这说明,端木禅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自己同白狼阿杰财神爷等人的关系。 这才是让杨凡吃惊的原因。 端木禅果然是端木禅,这小子真的不简单,先是联盟了自己的敌人,然后又要斩断自己同苏家的关系。 够狠,手段也着实不凡。 这才是真正的对手。 不知道为什么,杨凡在想到了这些之后,他原本还有些吃惊的心思此刻竟然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 这种兴奋是那种棋逢对手的兴奋,回国半年多了,杨凡一直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一切,但,端木禅的做法却让杨凡体内的战意彻底的涌现了出来。 那种许久不曾有过的感觉,让杨凡心跳狂乱血脉沸腾。 “端木禅,看样子,你才是我回国之后的第一个对手啊,不错,你成功的将我的战意激发了出来,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痛痛快快的战一场吧。”杨凡冷笑着说道。 说罢,发动了车子重新上路。 赵铁成一直在等着杨凡过来给自己治疗,可等了俩天了也没看到杨凡。 这让老赵有些失望。 因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除自己体内的见血封喉之毒。 本以为杨凡不会来了,但,没想到,就在赵铁成失望的时候,杨凡出现了。 不仅出现了,而且,还带着酒跟肉。 赵铁成一喜。 比划着说道:“我以为你不来了。” 杨凡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之后说道:“本来不打算来了,但,现在无家可归,就想起你还在省城,所以就找你来喝酒了。” 赵铁成听了这话,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来,废话少说,喝酒吧。” 赵铁成点头。 酒过三巡,杨凡问道:“老赵,当初沈家为什么要给你下毒啊。” 正在喝酒的赵铁成一怔,原本舒展的面孔瞬间变得有些凝重。 他摇了摇头,比划着说道:“杨凡,这些事情你暂时还是不知道的好,请你相信我,等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杨凡没问出个结果来,但并不郁闷。 他本就是闲聊几句。 继续喝酒。 赵铁成却比划着问道:“杨凡,上次听你说,你的医术是跟你师傅学的,你师傅叫什么名字?能教出你这样徒弟的师傅必定也非同一般,说不定我还认识他。” 杨凡笑道:“实不相瞒,我还真不知道他老人家叫什么名字,我跟了他十四年,他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名字,我问过,但,他不说。” 赵铁成有些失望。 杨凡却笑了笑说道:“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无所谓了,没准将来你们有缘再见的时候,说不定还真的认识。” 赵铁成点了点头。 这一顿酒喝到了深夜,酒喝完了,肉也吃光了。 杨凡起身去了隔壁的房间,这是杨凡来的时候开好的。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杨凡便倒头就睡。 这几天实在是有些心力憔悴的感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杨凡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躺在了自己的身边。 杨凡猛地一惊,瞬间醒来了。 醒来的那一瞬间,真的有人躺在了自己的怀中。 杨凡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