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没兴趣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六十四章 没兴趣

苏白墨没有说话。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母亲。 这几天,尤其是打电话给杨凡说分手的那一刻起,苏白墨就觉得自己的内心被什么东西给掏空了。 什么都没有了。 这几天上班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一具行尸走肉,完全任何的思想。 为此,工作上已经出现了好几处错误。 苏白墨知道这样不好,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流着泪,苏白墨摇头说道:“妈,你别问了。” 一句话让苏母意识到,自己的女儿这会段时间似乎收了很大的委屈。 “怎么,杨凡欺负你了?” 苏白墨迅速摇头说道:“没有,他很好,是我不好。” “到底怎么了?” “妈,求求你别问了,好吗?”苏白墨几乎是祈求着说道。 苏母沉默了。 她再次抱住自己的女儿。 抱住这个虽然给了她生命,可是却并没有陪伴着她成长的女儿。 苏母的内心当中是愧疚的。 这次回来,之所以停留了这么久,一来苏氏集团要改革了,二来,苏母是想试着弥补一下这些年对苏白墨的亏欠。 但,回来之后,她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女儿已经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人生,苏母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帮她把苏氏集团的事情梳理好。 除此之外,别的事情,她完全帮不上任何的忙。 而此刻,她也只能抱住自己的儿女,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苏母的无奈。 过了一会儿,苏白墨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 她是一个能克制的住自己情绪的人,若不是这段时间实在是太难受的话,也不至于哭成这样。 “妈,我没事儿了,我会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的,您就不用担心了,时候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苏母尽管极其不放心苏白墨,可听了这话,却也只能点头说道:“行,我去休息,你也早点休息,别太难过了。” 苏白墨应了一声。 目送了母亲的离去之后,苏白墨的眼眶又红了。 苏白墨的这个不知道是怎么拨打过来的电话让他彻底的分心了,再也没有心思修炼了。 他的脑袋中乱糟糟的,想了好多事情,但,每一件事情都是关于苏白墨的。 杨凡发现,自己现在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他使劲的摇了摇头说道,说道:“多大点事儿,不就是分手了吗?又不是生离死别,到时候在追回来就是了,何必这么郁闷,你现在该做的是好好的修炼,因为,这对于来说才是重要的。” 这般的劝说了自己一番之后,杨凡深吸了一口气,摒弃一切杂念开始修炼了起来。 又是一宿不眠之夜。 第二天杨凡谁都没有见,在别墅里边窝了一天。 傍晚时分,杨凡接到了刘正阳的电话。 “兄弟,在哪儿呢?”刘正阳笑问道。 “说的好像你不知道是的。” 刘正阳当然知道杨凡在哪儿,他的人可是时时刻刻的盯着杨凡的。 “兄弟,我在省城。” “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所以就给你打个电话。” “等着,我这就过去。” “行,就等你这句话了,酒菜我已经备好了。” “妥了。”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半个多小时之后,杨凡到了酒店。 刘正阳果然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而且,非常的丰盛。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杨凡问道。 刘正阳笑道:“这还不是想早点接受治疗啊,赶紧把体内的毒除掉,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比武了。” “什么情况?” “我四个叔叔,俩个姑姑在我爷爷的耳边不知道念叨了多少天,一心想着重新选拔接班人,我爷爷耐不住他们的软磨硬泡,答应了。”刘正阳笑了笑说道。 “你的接班人身份是什么时候确定的?” “十八岁的时候。” “那怎么又要重选了?” “趁你病要你命啊,他们觉得我不行了,尤其是我几个叔叔,过年的时候,还虚情假意的去关心我,但,实际上却是去打听我的情况,我告诉他们,身体越来越糟糕了,他们很开心,想来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吧。” “什么时候比武?” “三个月之后吧,这一次的比武,横竖都是我要输。”刘正阳苦笑着说道。 “未必,走着看吧。”杨凡说道。 刘正阳应了一声。 今天没有给刘正阳治疗,俩人吃喝完毕之后,已经是深夜时分,杨凡也没回别墅,就在刘正阳这儿住了下来,反正俩张床。 刘正阳睡不着,跟杨凡聊起了天。 “这次回家,我算是长见识了,原来所谓的亲人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罢了,真要狠起来,比外人都不如。”刘正阳叹了口气说道。 杨凡道了句:“因为有利益的纠葛,很正常。” “你是没见我那几个叔叔的表情,简直要吃人。” “所以,你要做的是,用你的实力反击回去。” “杨凡,你说我的毒三个月之内能彻底的解决吗?” “试试吧,我现在也没办法给你准确的时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你现在的治疗效果不错,我会努力的。” “兄弟,谢谢,如果我能拿到刘家接班人一职的话,势必会得到更多的资源,到时候,对于你而言,也是有利的。” “你少给老子画大饼。”杨凡不爽说道。 刘正阳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着说道:“哦,对了,我次回去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货,我给你网络了一个高手。” “谁?” “刘家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亲戚,实力还行,比我现在厉害一些,过俩天他就来了,你见一见,如果行的话,我就留下来了。” “不用,这种事情你决定就行了,我不插手,反正时候这个组织也是你来管理。” “靠,你是真打算把我当成是马仔使唤啊。” “不愿意?那算了,回头我找个愿意的。” “别,谁说我不愿意了,反正,我知道跟着你这牲口有肉吃。” 说着,刘正阳笑了笑。 “对了,你知道般若的情况吗?” “什么,什么情况?” “她的出身,她的一切。” “怎么,你对她有意思?” “滚犊子。” 刘正阳笑了笑说道:“我知道知道她虽然出神在秦家,但,不是主要的那一脉系,这些年也受了不少委屈,但,她这个人天赋极高,而且,她野心十足,据说也是在争接班人。”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懂了,睡觉。” “靠,你不会真对般若有想法吧。” 杨凡去懒得在理会他。 “禽兽啊,有了苏白墨还不知足,还要拿下般若啊。”刘正阳不爽说道。 “老子对她没兴趣。”杨凡说道。 “哈哈,兄弟,你不该会是苏白墨不要你了,然后你就打般若的注意吧。” “滚。” 刘正阳呲牙咧嘴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