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好好享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六十七章 好好享受

明明昨天晚上刚刚洗过澡,此刻却依然如同杨凡所言,洗出了不少的脏东西,这让刘正阳意识到,杨凡不是在欺骗自己。 而是真的在为自己解毒。 这让他原本不爽的心情多少得到了一些安慰。 洗澡出来之后,见杨凡正在玩儿手机,刘正阳便说道:“说罢,你想怎么资源共享。” “很简单啊,把你的这个团队的负责任叫来我见一见,然后,你吩咐他以后不仅要听你的话,也要听我的话就行了。” 杨凡说的简单,但,刘正阳却听的那叫一个蛋疼。 “然后呢?你付出什么?” “什么叫我付出什么,我给你治病难道还不算是付出吗?” 刘正阳无言以对。 他发现,自己跟杨凡的交流过程中,占下风的永远都是自己。 这可真是一个让人觉得蛋疼无比的事情。 可没办法,智商不如人家,情商也不如人家,刘正阳认了,但,关键是实力都不如人家。 都是人,找上哪儿说理去。 想想,西北刘家也是大家族啊,放眼国内,比西北刘家更牛的不是没有,但,少之又少。 而自己作为刘家的长子嫡孙,获得的资源数不胜数,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就处处不如一个看上去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啊。 刘正阳不爽。 可不爽也没用,因为杨凡比自己厉害。 他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把范家干掉,就冲这一点,刘正阳就服气。 “行行行,你是大爷,你说了算,我这个团队的负责人是琨叔,你自己去跟他联系吧。” “电话呢?” 刘正阳白了杨凡一眼,将琨叔的手机号发给了杨凡。 杨凡咧嘴一笑说道:“谢谢。” 时间倒回半个小时之前。 前来闹事儿的王麟虽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虽然吃了一些苦头,但他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王麟才不会吃饱了撑着没事儿来做,来找杨凡要人。 他是喜欢阿甲,但也没有必要得罪一个风头正劲的家伙,虽然王麟确实很想干掉杨凡。 可他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 也就是说,王麟前来闹事儿,并非是他的注意,而是背后有人指点。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端木禅。 下了电梯之后,王麟得意洋洋的朝着外面走去。 能为端木禅做事儿,王麟觉得很是开心。 王家在京城也不算是无名之辈,但,真要跟端木家族比起来的话,就弱了不少。 现在能跟端木家族搭上关系,对于王家来说,显然是好事儿一件。 所以,尽管被打,王麟也很是开心。 刚出了酒店,王麟朝着自己的车走去,他打算给端木禅打个电话,邀邀功。 可刚走到了自己的车前,便突然听的有人说道:“王麟?” 王麟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他正要转身看看叫自己名字的人到底是谁。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麻袋从天而降,直接扣在了王麟的脑袋上,这家伙正要挣扎,但,身子刚一动,便觉得一股其大无比的力道突然朝着自己的后脑勺袭来。 王麟闷哼了一声,便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麟醒来了。 他发现自己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定睛一瞧这才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方。 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不说,他动了动身子,后脑勺疼的几乎要让人崩溃。 “有人吗?”王麟喊道。 没有人回应道。 王麟又喊了一声。 依然没有人回应。 直到这个时候,王麟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 但他并不惧怕。 自己可是京城王家的人,要背景有背景,要钱有钱。 通常被绑架,十有**是为了钱。 所以,王麟喊道:“出来个喘气的,要多少钱开个数。” 话音刚落,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冷笑。 这一声冷笑,瞬间让王麟的心中咯噔了一下,他的身子更是不由控制的哆嗦了一下。 “谁?你是谁。”王麟硬着头皮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你为什么这是什么地方吗?”黑暗中,那个阴冷的声音继续说道。 “什,什么地方?”王麟问道。 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颤抖。 人在黑暗中,总是会充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王麟虽然并不惧怕绑架自己的人,但是眼前的这一切让他觉得恐惧。 对方没有回应他的话,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忘记告诉你了,你的身边此刻有上百条的毒蛇,好消息是,它们都被关在了笼子当中,但,坏消息是,我接下来会问你几个问题,如果回答的话,我就不打开笼子,但,如果回答的不好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想想吧,上百条毒蛇张开了嘴巴露出尖尖的牙齿在你身上咬上一口的感觉。” 王麟瞬间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更是顷刻间布满了鸡皮疙瘩。 说着,黑暗潮湿阴冷的地方瞬间灯火通明。 王麟觉得有些刺眼。 他闭上了眼睛。 慢慢的适应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蛇,到处都是蛇,无数条蛇在笼子中爬来爬去,发出了渗人的声音,无数条的蛇不断的吐着信子,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把王麟撕碎。 恐惧,从来有过的恐惧深深的占据了他的身心。 让他的呼吸都不顺畅了。 王麟挣扎了起来,但他的身子被邦的跟粽子似得,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王麟放弃了。 他的声音颤抖,甚至是带着几分哭腔说道:“我说我说,是端木禅让我去找杨凡麻烦的,我是无辜的,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 “端木禅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好像,好像杨凡抢了他的女人。”王麟恐惧不已的说道。 “可据我所知,你喜欢一个叫阿甲的,端木禅也喜欢一个叫阿甲的,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应该算是情敌,你怎么可能会为端木禅做事。” “端木禅答应我,只要我找杨凡闹事儿,那他就带我玩儿,我想融入他的圈子。” “你确定?” 王麟点头如捣蒜一般的说道:“我确定,我确定。” “很好,你的坦诚救了你,不过,活罪可恕,死罪难逃。” 这话一出,原本透亮的房间瞬间漆黑一片。 整个世界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王麟整个人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没过一会儿,王麟便不断的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顿时一惊。 “王公子,好好享受。”刚才说话的那个声音,阴笑着说道。 王麟一瞬间。 很快,便听到了王麟那堪比杀猪一般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