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这是夸奖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七十章 这是夸奖我?

“你跟端木禅怎么回事儿?”鸢鸢问道。 这妞的面色略显严肃。 “怎么,连你都知道这事儿了?” “废话,我们家好歹也是古武世家好不好?再说了,谁叫我比较关注你呢。” 说着,鸢鸢笑了笑。 杨凡道了句:“既然你知道这事儿,那你就应该知道阿甲。” “知道,秦家叛徒。”鸢鸢直截了当的说道。 杨凡却惊呆了。 “什么情况?”他迅速问道。 “怎么,你不知道?” 杨凡摇头。 鸢鸢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既然你不知道的话,那算了,当我没说。” “你大爷,少给老子卖关子。” “你大爷,怎么跟女孩子说话呢。”鸢鸢反击道。 杨凡笑了。 这妞直爽的性格还真是优点可爱啊。 “我道歉。” “我不接受。” 杨凡无语。 鸢鸢却笑了笑说道:“得,不逗你了,这事儿你要不知道的话,那我就不告诉你了,真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为了你好,这么说来,你跟端木禅闹翻是因为阿甲的缘故?” 杨凡点头说道:“也是,也不是。” “怎么说?” “端木禅单方面宣布要跟阿甲订婚了,结果阿甲跑了,他就把这笔账算在了我的头上。” “不奇怪,他总得找个替罪羊,不然的话,多没面子。” “你倒是对他一清二楚。” “当然,行了,说正事儿吧。” “什么正事儿?”杨凡问道。 “你需要帮手吗?” “几个意思?” “我说了,我们家多少有点能力,你要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电话,你跟他们去联系,关系呢,我已经帮你打好了,只要你一个电话就行了,你放心,我们家不是刘家,不会为了利益才帮你。” 杨凡又是一惊。 鸢鸢这妞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你知道我跟刘正阳走的很近?” “我说过了,我比较关注你。” “说人话。”杨凡故作不悦说道。 “杨凡,你大爷的,我说的就是人话。” 杨凡无语。 鸢鸢面色一变,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需要帮忙吗?” “需要啊,端木家族有多强大,你比我清楚,所以,我当然需要帮助。”杨凡笑道。 “杨凡,你知道我比较欣赏你那一点吗?” “那一点?” “不装...b,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从来不跟对方玩儿暧昧。” 鸢鸢很是认真的说道。 杨凡有些懵了。 挠了挠头,杨凡说道:“这是夸奖我?” “你猪啊。”鸢鸢骂道。 杨凡笑道:“说电话号码。” 鸢鸢点了点头。 迅速的报出了十一位手机号码。 杨凡的记忆力还算不错,他迅速的敏记于心。 “行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该进去了,杨凡,临别之前,你能很正经的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说的我好像多不正经似得,你问吧。” “你会想我吗?” 杨凡想了想说道:“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或许,会在某个特别无聊的时候,想起你吧。” 鸢鸢笑了笑说道:“你大爷。” 说着,下了车。 杨凡也下了车。 蒋彦永见俩人说完了,便走了过来。 “聊完了?”蒋彦永笑了笑问道。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老蒋,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我知道你们的工作并不简单,所以,拜托你,帮忙照顾好鸢鸢,这妮子虽然讨厌,而且,跟个纯爷们似得,可终究是个女孩子,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多担待。” 蒋彦永重重点头说道:“杨先生,就算你不是我的救命恩人,照顾鸢鸢这事儿我也会尽心尽力的。” “行,那就摆脱你了,下次有时间来省城,我请你喝酒。” “成啊,我有时间了,一定来找你喝酒。” 杨凡笑着说道:“那就这样,不占用你们的时间了。” 说着看了看鸢鸢。 这妮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杨凡突然想起了她刚才抱着自己的时候说过的话,当下一笑说道:“鸢鸢,来,抱一个吧,下次再见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鸢鸢期待的就是这个。 做戏要做足嘛! 没等的杨凡张开双臂,这妞便再次扑入了杨凡的怀中。 甚至笑嘻嘻的压低声音说道:“戏不错。” 杨凡听了这话,直接在这妞的雪臀上拍了一下。 鸢鸢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小声骂道:“臭流氓,下次见面,我会跟你讨要利息的。” 说着,放开杨凡,头也不回地朝着车站里边走去。 蒋彦永朝着点了点头。 杨凡笑了笑,挥手告别。 俩个身影渐行渐远,直到看不到了,杨凡这才收回了视线。 这是最可爱的人。 虽然不知道他们此番要去执行什么任务,可是杨凡却清楚的知道,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 驾车回到了别墅之后,杨凡便开始专心修炼了起来。 兴许是鸢鸢的到来让他的心情着实不错,所以,杨凡修炼的时候格外的卖力。 一夜无语。 第二天醒来之后,杨凡下意识的就要起床去晨跑。 可是等到他彻底的清醒之后,这才突然想到,自己跟苏白墨早就掰了,人家与自己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晨跑这种事情,恐怕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杨凡有些伤感。 但,好在他并不难过。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杨凡驾车迅速的朝着褚正清的别墅奔去。 日子回到了正轨上。 杨凡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但,他喜欢这种忙碌。 杨凡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前脚刚走,远在另外一栋别墅的苏白墨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刚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知道了。” “苏小姐,有件事情我得向您汇报。” “说。” “昨天晚上深夜时分,他去火车站见了一个人,女孩子,一身戎装,俩人说了有半个小时的话,然后,对方进了车站,临别的时候,他们拥抱了。” 这话一出,苏白墨的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还有吗?”苏白墨问道。 “回苏小姐的话,没有了。” “好,你辛苦了。” 说着,苏白墨挂了电话。 ”一身戎装,会是谁呢?“苏白墨喃喃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