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几个意思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十七章 几个意思

“是个爷们就把这瓶酒给我干了!” 冯彪指着眼前五十多度的烈酒,冲着杨凡说道。 声音嚣张至极。 杨凡笑了笑说道:“一瓶多没劲,要不这样吧,咱三个,一人两瓶如何?”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刘大正一怔。 冯彪也有些意外。 “cao,喝就喝,不喝的是孙子!”冯彪叫嚣着说道。 刘大正却懵了。 特么的,冯彪每天在酒缸里边泡着,但,就算是这样,两瓶高度数的白酒也不是闹着玩儿的,而自己平日里虽然也喝点,可就算是一瓶都够呛,更何况是两瓶。 “彪子,你抽什么疯啊!”刘大正赶紧说道。 “你别管!”冯彪说道。 刘大正真想怒骂一句傻逼。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叫这牲口他过来了。 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明明是来给杨凡立威的,怎么现在搞的自己收拾起自己了。 不错,刘大正今日请杨凡过来,吃饭是假,立威才是真的。 他想借冯彪之手,好好的给杨凡一个下马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杨凡,老子在临安市就是只手遮天,黑白两道都混的风生水起,你要识相的话,就给我乖乖的。 刘大正的算盘打的确实不错,可惜,没想到冯彪这货实在是太没脑子了。 一时间,刘大正骑虎难下。 但,冯彪却已经打开酒瓶,直接喝了起来。 咕嘟咕嘟的,一瓶酒直接往嘴巴里边灌。 杨凡算是看出来了,这冯彪简直就是一个愣头青。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显然就不会这么做。 于是,杨凡笑了。 不紧不慢的拿了一瓶酒,倒在了眼前的大碗中。 举起了盛满酒的碗儿之后,杨凡笑道:“今日有缘能在一起喝个酒,我借花献佛,刘大正,冯彪,我敬你两人,先干为敬!” 说着,杨凡咕嘟咕嘟的开始喝了起来。 刘大正傻眼了。 杨凡这牲口是在太狠了,直接把刘大正架到了这儿,弄的他不喝也不行了。 硬着头皮学着杨凡的样子,把酒倒在了碗中,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这酒刚进了喉咙,刘大正便觉得整个人的浑身都好像是被火在烧似得。 那叫一个痛苦。 偷看了杨凡一眼,杨凡正及其潇洒的往嘴巴里边倒着酒。 很快,冯彪的一瓶酒直接喝道了肚子里边。 duang!!! 冯彪将酒瓶丢在了餐桌上,整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得看着杨凡。 杨凡将手中的碗儿放下来,咧嘴一笑说道:“痛快!” 说着,将碗儿翻过来甩了甩,一滴都没有剩下。 冯彪的脸色变了。 他觉得杨凡这是在挑衅。 这货二话不说,又开了一瓶酒,直接仰头往嘴巴里边灌。 那叫一个凶残。 杨凡不紧不慢的打开了酒瓶。 刚把酒倒入碗中,便见冯彪噗的一声,塞的满口的酒嘭了出来。 坐在了冯彪对面的刘大正遭殃了。 冯彪口中的酒直接嘭到了刘大正的脑袋上。 刘大正故意把刚刚喝了一点点的酒猛地一摔,怒骂道:“冯彪,你特么的搞什么?” 话音刚落。 冯彪便哇的一声开始吐了起来。 吐的那叫一个凶残。 “不能喝就不要喝,你特么装什么逼啊!”刘大正不爽地骂道。 冯彪只顾着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起初还是坐在椅子上吐,很快,就不行了,直接趴在了地上吐了起来。 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杨凡这时笑了笑说道:“看样子,冯公子的酒量不行啊!” 刘大正干笑了几声说道:“他是见到兄弟你太高兴了!” 杨凡冷笑了一声,没有言语。 一桌子因为冯彪的缘故,彻底的不能吃了。 杨凡也没有吃的兴趣。 起身说道:“看样子,这顿饭吃的并不痛快,刘公子,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刘大正也觉得颇为尴尬。 听了杨凡的话,笑道:“好,我安排一下!” 没一会儿的功夫,刘大正安排好了。 很快,便载着杨凡朝着苏白墨的别墅奔去。 杨凡一言不发,因为,根本不需要在说什么。 这样的态度就足够了。 刘大正尴尬不已地笑了笑说道:“兄弟,今天这事儿我办的不漂亮,改天专门请你吃饭赔罪!” “行啊!” 很快,到了别墅。 杨凡正要下车,刘大正道了句:“兄弟,等一等!” “怎么了?”杨凡问道。 刘大正笑了笑说道:“有几句话想跟你说清楚!” “说!” “既然你已经上了我的这条船,那么我希望你离赵天虎最好远一点,我刘大正最见不得的就是吃里扒外的。” “几个意思?” “怎么,没听懂?” 杨凡笑道。 刘大正冷笑了一声说道:“意思是,你要往后跟在背地里跟赵天虎一起对付我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说着,转身,猛地一脚朝着坚硬的车门踹去。 咣当一声。 坚硬的车门瞬间被踹了开。 杨凡笑了笑说道:“抱歉,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那你就受着!” 说着,杨凡下了车。 刘大正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觉得杨凡这是在示威。 但,这一手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能一脚将如此坚硬的车门踹开,这特么得多大的力气。 在看杨凡的时候,杨凡已经进了别墅。 不知道为什么,刘大正的心里边突然觉得拉拢这牲口这件事情自己做错了。 但,很快,刘大正便不屑说道:“管你有什么实力,惹毛了老子照样收拾你!” 说着,迅速地驾车离去。 陈叔竟然在别墅内。 脸色阴沉地坐在沙发上,陪同他的是萧媚。 见杨凡进来了,陈叔顿时冷哼了一声说道:“杨凡,你还好意思回来?” 杨凡笑道:“我为什么不好意思回来?倒是老头,你来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你说我来做什么,有胆量做,是个男人的话,就有胆量承认。” “承认什么?”杨凡略显好奇地问道。 “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知道。” “我做什么了?”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陈叔的脸色无比阴森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