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作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七十三章 作死

“我知道你在怀疑这个等级的真实性,但,坦白的告诉你,是真的,端木禅靠的是自己的实力,我有幸见过端木禅的父亲一面,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他对端木禅的态度无比严格,所以,想走后门,几乎不可能,因为要他领导这么大的一个组织,徇私舞弊的话,旁人不会服气的。”阿甲淡然说道。 杨凡笑道:“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若是加入极道盟的话,没准也会有一个不错的等级。” 阿甲笑道:“那是当然,你可是杨凡,牛气的很呢。” “我怎么听着这话像是在骂我呢。” “呸,我才没有骂你,不过,极道盟的事情,我得跟你道歉,我知道你为什么至今都没有收到邀请函了。” 杨凡摆了摆手说道:“无所谓的事情,没准我将来能把极道盟干翻呢,再说了,从端木禅的这个举动来看,我便小看了他一眼,太不爷们了。” 阿甲笑道:“对啊,还是你最爷们,怎么样,要不要喝酒去?” 杨凡赶紧摆手说道:“不喝了,也不想喝了,没劲死了,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儿,少喝酒的好。” “我平素可是滴酒不沾的,这不是高兴嘛!” “那也不行,得,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不然的话,你爷爷又要找上门了。” “你赶我走啊。”阿甲撅着嘴巴不悦说道。 “被你看出来了啊,我就是在赶你走啊,麻利的赶紧回去睡觉,我要休息了。” 阿甲笑了笑,起身说道:“杨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什么事情?” “某些人可是跟我有一个半年之约的。” 说着,阿甲便放肆大笑起来。 这妞一提醒,杨凡猛地想起来了。 跟这妞还真有一个半年之约的赌约。 眼凑着时间已经过半,但,杨凡的修为至今都不是阿甲的对手,而且也没有超过阿甲的希望。 虽然,杨凡不是一个说话不靠谱的家伙,但,这一次,他觉得装死,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跟阿甲在继续那么赌约。 因为,一个苏白墨已经足够让他头疼了,在加上阿甲的话,杨凡分分钟就得去死。 “赌约?什么赌约。”杨凡一本正经的问道。 阿甲笑道:“装,继续装。” “不啊,阿甲,我这段时间修炼的脑子都快成浆糊了,你说的半年之约,到底是什么,可以给我个提醒吗?” 阿甲狐疑的看着杨凡,见这家伙说的无比认真,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便犹豫的问道:“你真不记得了?” “到底是什么啊,你直说就是了,我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 阿甲有些失望。 这种情绪透过眼睛流露了出来。 杨凡当然能看的出来,但,杨凡知道,自己得继续演下去,不然的话,这个赌约真能让他崩溃。 心中默念了n遍对不起之后,杨凡说道:“阿甲,你勇敢的说出来,既然我们有过赌约,那我肯定就会执行。” 杨凡在赌,赌阿甲不会说出来。 但,很显然,杨凡错了。 “你确定?”阿甲犹豫着问道。 “当然,我可是纯爷们。”杨凡一片胸脯说道。 别看这家伙说的无比笃定,但,心里边却已经开始敲鼓。 “那我真说了?” 阿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狡猾。 但,杨凡没看到。 “当然,你要不想说,就别说了,不用为难自己。”杨凡说道。 阿甲却笑道:“不啊,我不为难啊。” “那好吧,你说。” “你说过,半年之内你要打不过我的话,就娶我。”阿甲一字一顿的说道。 说的那叫一个真诚。 杨凡却傻眼了。 他有种想抽自己的冲动。 这叫什么? 这就叫作死。 如果刚才大大方方的承认那个赌约的话,也就不至于整出后面的这些了。 “阿甲,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杨凡可怜兮兮的说道。 阿甲咯咯的笑了起来。 杨凡败给这妞了。 感情她一直都知道杨凡是在演戏,所以才说出这么一句震惊杨凡的话来。 笑够了之后,阿甲说道:“谁叫你跟我演戏,哼,下次要是在跟我装的话,那我可就真要让你按照我刚才说的执行了。” 说着,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杨凡冷汗淋淋的看着这妞。 快到门口的时候,阿甲停下了脚步,笑道:“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你别受什么刺激啊,我走了,你加油哦。” 目送了这妞的离去之后,杨凡瘫躺在床上。 他重重的松了口气。 但很快,杨凡就坐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必须得疯狂的修炼了。 同一时间。 距离杨凡十几公里的苏白墨别墅。 苏白墨正在跟萧媚喝酒。 俩人喝的是红酒。 也不知道怎么的,俩人聊着聊着,就喝上了。 而且, 都喝了不少。 萧媚的脸蛋红扑扑的,原本,长相就有些妩媚的她,此刻显得越发娇媚,着实撩人心魄。 苏白墨的俏脸更是红的厉害,平日里高高在上冷艳无比的她此刻在酒精的刺激下,再加上同萧媚的关系,她彻底的卸去了面具,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萧媚看的都觉得有些心猿意马的感觉,这要是给了男人,不定已经扑上去了。 “所以,墨墨,你是真的不打算跟杨凡和好了?”萧媚斗胆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妞到现在还不知道苏白墨为什么要跟杨凡分手。 苏白墨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随缘吧。” “可你这几天那么痛苦,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找杨凡好好的谈一谈呢?你要不愿意的话,我去找他。” “算了。”苏白墨淡淡的说道。 “墨墨,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感情折磨的如此痛苦,告诉我,你们到底怎么了?” 苏白墨摆了摆手说道:“不说这些烦人的事情了,来,喝酒。” “不,墨墨,你必须得告诉我。”萧媚很是固执的说道。 苏白墨笑道:“没有原因,就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我不信,墨墨,我跟了你七年了,你的心思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甚至比你都要了解自己,我想知道原因。” 苏白墨沉默了。 她的脸色也随之变了。 叹了口气,苏白墨说道;“媚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ps:这几天在外面奔波,看了看书评,说实话,心里边特别的沮丧,有些事情,就不解释了,接下来我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