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彪悍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百七十五章 彪悍

说这话的竟然是多日不见的白少宗。 杨凡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他,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敢对自己如此的冷嘲热讽。 白少宗当然敢对杨凡冷嘲热讽。 此刻的白少宗已经不在是当初的白少宗,自从他父亲加入了极道盟之后,白家自我感觉他们的实力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虽然觉得杨凡还算不俗,可跟极道盟这个强大的后台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白少宗之前就对杨凡不爽,在杨凡同范耀辉争斗的过程中,这家伙对自己打压的那叫一个凶残,只是那个时候被杨凡牵着鼻子走,没有机会,也不敢反击,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新的靠山,这口气,白少宗当然要出。 所以,当他看到了杨凡的时候,第一时间朝着杨凡走来,便说出了刚才的那句话。 一句话显露出了白少宗对待杨凡的态度。 杨凡听了他的话,笑的人畜无害的说道:“皮痒了?” 坦白的说,在跟白少宗认识之处,杨凡就没有惧怕过他,现在更加的不会惧怕。 “是啊痒了,怎么,你想给我挠挠?”白少宗笑眯眯的说道。 要在之前,或者两三个月前,白少宗是断然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但,今时今日一切都不同了。 杨凡还是那个杨凡,但,白家终究已经不在是白家了。 这话一出,杨凡还没来动手。 坐在一旁的阿甲便突然出手了。 这妞直接一脚踹了出去,狠狠的踹在了白少宗的腿上。 白少宗完全没有提防,直接给踹在了地上。 阿甲的实力远在杨凡之上,这一脚的力道可想而知。 杨凡瞧的那叫一个震惊不已。 着实没想到阿甲这个看上去清纯无比的小妞竟然是如此的彪悍。 那可是白少宗,范耀辉倒了之后,这家伙现在可是被奉为省城第一大少的,之前跟着范耀辉混的那些人,可全部都投入了白少宗的门下。 这段时间,白少宗走到哪儿,都有人前呼后拥,那叫一个春风得意,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娘们给打了。 “装十三也不看看地方,你爹不就是加入了极道盟吗?不就是一星成员吗?回去告诉你爹,我阿甲可是三星成员。”阿甲不爽说道。 杨凡笑了。 他还真想为这妞点个赞。 跟苏白墨分手之后压抑的心情,在这一刻得到了很好的发泄。 虽然出手的不是自己,可自己也很爽。 白少宗挣扎着站了起来,原本正要凶残的扑上来,但听到了阿甲的那句话之后瞬间怂了。 他怔怔的看着阿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盯着阿甲看了一会儿,白少宗突然说道:“杨凡,没想到你有一天得靠着女人来过活,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说着,转身闪人。 杨凡懒得理他。 目送了白少宗的离去之后,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权利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甲笑了笑说道:“为何这么说?” “我这几个月一直都在跟白少宗同范耀辉打交道,见证了俩人的变化,他们俩人的变化都巨大,也可以说都是被权利给害了,范耀辉的爷爷如果不是在那个位置的话,范耀辉不会走上那么一条路,而白少宗就更加的不用说了,他这个人初开始认识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的家教很好,做什么都温文尔雅,但,时间久了,他的短板就暴露出来了,尤其是在他父亲加入了极道盟之后,整个人就更加的变本加厉,我这边已经有资料显示,他开始步范耀辉的后路。” 听了杨凡的讲述之后,阿甲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对,权利让他们变得面目可憎,但,权利本身没有错,是人性在作怪。” 杨凡点头说道:“有道理。” “你还不打算对付他?要照今天这种态势发展下去,这白少宗肯定不会轻饶你,他势必会与你为敌,你得做好打算了。” 杨凡笑道:“谁说我不准备对付他,我现在正在收集资料当中,一旦资料收拾完毕,白少宗的下场绝对要比范耀辉更加的凄惨,范耀辉吃了一粒花生米,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人生,白少宗我会让他半生都活在痛苦当中。”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杨凡的面色狰狞,活脱脱的修罗再世。 但,阿甲并不惧怕。 她清楚的知道杨凡就算是再狠,再毒,再恶,也终究是一个有底线之人。 真正让人恐惧的是,那些没有底线的人。 因为,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这顿饭虽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但,并没有影响到杨凡同阿甲的心情。 俩人愉快的用餐完毕之后,各自驾车离去。 临别的时候,杨凡让阿甲帮自己尽快的调查清楚极道盟,阿甲点头答应了下来。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 苏白墨很不开心。 她不知道萧媚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突然离开自己,虽然她说的很对,萧媚也确实需要出去历练一番,但,苏白墨就是舍不得她走。 因为,苏白墨清楚的知道,外面的世界并不精彩,反而凶残无比。 她生怕萧媚受到伤害。 早上萧媚跟自己说了这事儿之后,苏白墨的心里比乱糟糟的,她借故自己要考虑一下,然后结束了这个话题。 可没想到晚上刚刚吃罢了饭,萧媚便再次将这个话题抛了出来。 “墨墨,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萧媚笑着问道。 “今天忙,我没有时间考虑。”苏白墨冷冷说道。 她不高兴,超级不高兴。 “墨墨,你别生气嘛,我只是暂时的离开你一段时间,而且,去的也依然是苏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只不过是不跟你在一起工作了,但你放心,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将来能够更好的附着你。” 这话苏白墨相信。 但,她始终不相信萧媚只是为了历练一番,所以才要离开自己。 她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在我身边也一样可以历练,你若是愿意的话,我可以跟总部申请,给你一个职务,你单独来负责这些。” 萧媚笑道:“好墨墨,我知道你心疼我,但,在七彩广告公司对于我来说,真心没什么好历练的,另外,我必须得跟你坦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苏白墨问道。 不俗的直觉告诉苏白墨,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