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胖子阿杰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六十九章 胖子阿杰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冯彪只觉得脑袋疼的要死。 但,这一次总算是清醒了。 揉了揉脑袋,冯彪掏出了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叫进了服务生,给自己泡了一壶浓茶,冯彪将电话给刘大正打了过去。 很快,刘大正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儿?”冯彪问道。 “在家,还能在哪儿,你这傻比醒来了?” 冯彪骂道:“你才是傻比呢。” 刘大正怒道:“滚,你不是傻比,麻痹的中午的事情能让你搞成那个样子?” “草,谁知道那牲口的酒量那么厉害。” 刘大正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后说道:“彪子,这事儿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办?” “啥事儿?收拾那傻比?” “也不是收拾吧,他跟白少宗貌似有点关系,一开始我是打算按照范耀辉说的,狠狠的打压他,但,后来我发现,不能这么做,因为,白少宗我也惹不起。” “所以,开始拉拢他?” 刘大正点头说道:“准确的说,我一开始就是把他当成一条狗,想让他来对付赵天虎。” “这不挺好吗?” “好个屁,我现在发现,我有些控制不住这牲口,中午本想叫你过来,帮着我立威,那让小子以后乖乖的听话,可你这牲口倒好,上来就要喝酒,结果,被那牲口反将了一军,没把咱俩喝死!” “草,不许在提中午的事情,立威是吧,老子回头就给你立威去,我才不管他跟白少宗有什么关系。” “这话可是你说的。”刘大正说道。 “屁话,是老子说的,明天你约他,去我们家酒吧,看我怎么玩死他。” 刘大正笑了笑说道:“彪子,够意思。” 俩人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冯彪喝了一壶茶之后,起身出了会所,驾车朝着酒吧奔去。 冯彪家的酒吧自然就是临安市最好的酒吧----帝王酒吧。 奔行了没多久之后,冯彪突然一个急刹车。 前面的路被一辆卡车堵得死死的。 还算有点智商的脑袋瓜子告诉冯彪,有人想对自己不利。 像这样的事情,冯彪倒也遭遇过。 没办法,谁叫冯彪家做的尽是些损人利己的勾当。 仇人实在是太多了。 只是,冯彪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临安市这一亩三分地上,对自己下手。 这还是第一次。 冯彪迅速倒车。 但,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一辆卡车疯狂地朝着自己撞来。 冯彪慌了。 路就这么宽。 自己往哪儿逃。 他迅速的下了车。 准备逃窜。 可就在他下了车的瞬间,卡车上突然跟下饺子似得,顷刻间跳下来几十号人。 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看着自己。 冯彪还没来及跑路,顷刻间,就被围堵的结结实实。 冯彪彻底的慌了,一种叫做恐惧的滋味儿涌上了心头。 他害怕了。 在临安市横着走了这多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害怕了。 为首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看着冯彪。 “冯彪是吧!”对方杀气腾腾地说道。 “大,大哥,你认错人了吧!”冯彪的声音颤抖地说道。 “怕了?”对方冷笑着问道。 “大哥,你真认错人了,我叫刘大正,根本就不是冯彪。” “草,你当老子是白痴?” 冯彪不敢吭气了。 但,求生的念头又让他不甘心就这样被乱刀砍死。 “大哥,你,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给你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哼,老子今天是来要你命的,不是来要钱的。” 说着,为首的这男子大手一挥说道:“兄弟们,就是这杂种,给我砍死他!” 说着,便率先挥刀朝着冯彪看来。 冯彪慌了。 吓的裤子都湿了。 冯彪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等待。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等待着死亡更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冯彪现在就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的事情。 他的身子瑟瑟发抖,裤裆已经彻底的湿透。 但,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可是对方的刀却迟迟的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冯彪似乎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他似乎听到了惨叫的声音。 冯彪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了。 一个人,一个胖子,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胖子,正疯狂的收拾着眼前的这波人。 速度之快,力道之凶残,冯彪俱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震惊了。 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么一个高手。 不对,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救苦救难的菩萨。 冯彪打定主意,一定要把眼前的这个高手留在身边,有这样的高手,谁敢对自己不利。 很快,围着冯彪的一圈儿人,已经有不少家伙躺在了地上。 痛苦的叫着,冯彪由最初的恐惧变成了现在的激动。 他激动不已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太刺激了,太激动了。 前后不到三分钟,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唯独那胖子站在哪里,牛叉的简直好像是天神下凡。 冯彪太崇拜了,太兴奋了,太激动了。 他迅速地上前几步说道:“英雄,你太牛叉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偶像。” 那胖子笑咪咪地说道:“是吗?那你打算这么对待你偶像。” “草,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冯彪的救命恩人,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做的保镖?” “钱不是问题!”冯彪笑着说道。 “说说看,能给个什么价格?” “一年一千万,草,不对,一年两千万。”冯彪着豪爽地说道。 “你有这么多钱?” “兄弟,看不起人不是,这点钱,对于我们冯家来说,算个屁啊!” “既然你都这么大方了,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也说不过去!” “就是!” “行啊,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保镖了!” 冯彪呲牙咧嘴地笑着说道:“给力,偶像,走,咱们喝酒去!” “好啊!”胖子说道。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阿杰,你就叫我阿杰吧!”胖子笑眯眯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