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一个垃圾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零九章 一个垃圾

一切总算是恢复了正常,杨凡因祸得福,境界有了新的突破,给众人的治疗也明显加快了步伐。 以往给褚正清的治疗至少要耗费杨凡一个上午的时间,甚至中午也得搭进去,但,现在不用了,俩个小时的治疗要比之前不知道管用了多少倍不说,更为重要的是,杨凡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赶时间了。 治疗完毕之后,杨凡重新计算了一下褚正清康复的时间。 这不计算不知道,一计算下一跳。 褚正清最多一个月就会彻底的康复。 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这家伙的时候,褚正清那叫一个激动啊。 他的反应比昨天刘正阳的反应还要大。 好在褚正清很快就克制住了。 吃罢了饭之后,杨凡去了赵铁成同白武吉的别墅。 俩个老头也刚刚吃罢了饭,见着了杨凡的时候,赵铁成正要打招呼,可那双眼睛落在杨凡的身上之后就再也挪不开了。 “突破了?”半晌之后,赵铁成问道。 杨凡点头。 这老头的实力不凡,一眼能看穿杨凡的境界有了新的突破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怎么突破的?”白武吉好奇问道。 “被打了一顿,所以就突破了。” “被谁?” “沈兽。”杨凡说道。 这话一出,赵铁成同白武吉瞬间怔住了。 “他什么时候来的?” “一周前。”杨凡说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赵铁成略显不满的说道。 “来不及啊。” “下次若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你不是沈兽的对手,哪怕你现在突破了新的境界,也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啊,下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哦,对了,不用下次了,现在就有个难题摆在了我的面前。”杨凡笑了笑说道。 “怎么了?”白武吉问道。 “我帮了白少宗,端木禅让我交人,我显然不可能交人,所以,谈崩了,估摸着他这几天就要派人过来对付我了。” “这个白少宗是什么人?”白武吉好奇问道。 “一个垃圾。” “那直接弄死就算了,绑架有什么意思。” “留着可比弄死有意思,他是白家的独苗,白家现在市值好几千亿呢。”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你这小子这点我喜欢,坏坏的。”白武吉咧嘴笑着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赵铁成语气颇为凝重的问道。 杨凡笑道:“这不得依靠你们二位嘛,劳烦两位这几天充当一下我的保镖,替我把来犯的教训一下。” “这没问题,你给我们解毒不说,还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理应为你做点事情,是吧,老赵。”白武吉笑着说道。 赵铁成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闲扯了一番之后,杨凡开始给赵铁成治疗。 说起来,他中的毒最狠,所需要耗费的精力跟时间也是最多的。 所以,杨凡给他治疗的时候,赵铁成沉声说道:“今天晚上你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们也好出手帮忙。” “那可不行,我还得回去保护我媳妇呢。”杨凡笑了笑说道。 赵铁成有些无语。 白武吉这时说道:“老赵,其实也不用这么复杂,咱们去守着就是了,你说呢?” 白武吉的反应让杨凡有些意外。 这家伙自从听了这事儿之后,显得很是积极。 积极的有些不像话了,这不是他的性格。 杨凡意识到,这家伙似乎有什么事情要求自己。 所以,直截了当的问道:“白武吉你钱是不是花完了?” 白武吉先是吃了一惊,随即老脸无比服气的说道:“杨凡,你小子神了啊,你是怎么知道我把钱已经花完了?” 杨凡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脑残?” 白武吉咧嘴一笑说道:“是是是,我是脑残,不过,我的脑残正好凸显了你的不凡啊,怎么样,要不要在给我点啊。” “滚,一千万,你花在哪儿了?”杨凡怒骂道。 “唉,喜欢上了一个姑娘,我不得有个窝啊,我不得有个交通工具啊,我不得给她买个包包,买点化妆品什么的?”白武吉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所以呢?” “所以,我把钱都花完了。” “你怎么不去死?这才几天的时间,你就花完了一千万,你当我特么是造钱的?” 白武吉嬉皮笑脸的说道:“杨爷,我知道我花的是快了一些,这样吧,我这次少要点,你给我五百万就行了。” 这话一出,赵铁成忽地站了起来,指着白武吉的鼻子骂道:“要脸不?” 白武吉瞬间面红耳赤的干咳了几声说道:“老赵,你生这么大气干嘛啊,我,我也就是说说而已。” 赵铁成一声冷哼说道:“你要再这样,给老子滚蛋,整天就特么的知道玩儿女人,玩儿就玩儿吧,还玩感情,你特么七老八十的东西了,配跟那些妖精玩儿感情?” 白武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杨凡却听的乐了。 没想到,这赵铁成骂起人来也挺狠的。 “得得得,老赵你也别激动,一千万,我还亏的起,但白武吉,你这么下去可不行,你十来天的时间花掉了一千万,均下来一天一百万了,你说,这么大的开销,谁能养活的起你?我在省城也是有几个夜店的,你要想玩儿,可以去哪儿玩儿,至于钱,我暂时不打算给你了,你以后的工资,就按照你的付出来算,比如说这次,端木禅找我来对付我,你要能干掉对付的话,那工资可不少。” “杨凡你小子说话算数?” “当然。” “行,这次端木禅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给你收拾对付。” “行,不过,你要死了,挂了,别指望我给你善后。” “不用,我有媳妇呢。”白武吉咧嘴一笑说道。 杨凡败给他了。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跟你说这种话,也着实够打击人的。 三个小时之后,分别给俩人治疗完毕。 白武吉拿了夜店经理的电话,兴高采烈的走了。 赵铁成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老赵,你也别郁闷了,其实这点钱我花的起。” “我知道,但,白武吉这东西也实在说太过分了,他以前不这样的,自从四十岁那年媳妇走了之后,就彻底的变了。”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得,看样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改天听你说说你们的故事如何?” “成。”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赵铁成应了一声。 驾车回别墅的路上,奔行了没一会儿,杨凡便觉察到,自己被人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