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遵旨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二十一章 遵旨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了别墅之后,刚下了车,苏白墨突然嗅到了一股浓重的饭香。 这妞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暗道了句:“那家伙不是真的在做饭吧。” 这个念头驱使着苏白墨迅速的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厨房就在一层。 苏白墨刚进了别墅,就听到了锅碗瓢盆交响曲,这妞迅速的朝着厨房走去。 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幕让苏白墨惊呆了。 偌大的厨房中,杨凡系着围裙像模像样的炒着菜。 苏白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她甚至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眼前的这一幕依旧。 不是幻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苏白墨突然觉得内心好暖,好柔软。 试想一下,你上了一天的班儿,很累,很疲惫,这个时候回到了家中,等候着你的是明亮的灯光,以及一桌子可口的饭菜,那个女孩子的心中不会觉得温暖? “看够了没有?是不是觉得你老公我现在特别帅啊。”将炒好的饭菜弄到了盘中的时候,杨凡突然笑眯眯的说道。 苏白墨回过神,道了句:“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谦虚的。” 说着,扭头闪人。 杨凡笑了笑,道了句:“十分钟之后开饭,你可以去洗手,看看新闻。” 苏白墨没有言语,但,很是听话的进了卫生间去洗手了。 阿甲趴在厨房门口,笑嘻嘻的看着杨凡说道:“我说杨凡,太阳今天从西边出来了?” 相比较而言,阿甲这妞的接受能力要远比苏白墨强大一些,所以,不管杨凡做出什么奇葩的事情,阿甲都不会觉得奇怪。 “是啊,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十分钟之后吃饭,去洗手吧。” “遵旨。” 说着,阿甲笑嘻嘻的闪人。 十分钟之后,杨凡将六个菜端上了桌,这下阿甲终于不淡定了。 瞧着这一桌子菜,阿甲震惊不已的问道:“杨凡,这真是你做的?” “不然呢?” “你不会是买了几个外卖,然后等到我跟墨墨回来的时候,做做样子吧。” “那你别吃了。” “别呀,你好不容易做一次饭,我得常常能不能吃。”阿甲笑眯眯的说道。 杨凡被这话打击的无语了。 正式开动之前,杨凡说道:“坦白的说,今天这顿饭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做菜,水平肯定不如大厨们做出来的,但,我这些菜有一种味道是大厨们做不出来的。” “什么味道?”阿甲很是配合的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爱。” 阿甲故作呕吐状。 苏白墨却心中一荡。 不过,这妞却没有说话。 杨凡道了句:“好了,可以开动了,不好吃的话,多多包涵,我以后继续努力。” “杨凡,今天谦虚的实在是过分了啊,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阿甲批评道。 杨凡笑道:“是是是。” 阿甲不敢在说话了,杨凡这家伙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 苏白墨却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夹了一筷子犹豫了一下,便优雅的放入了口中,随后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如何?”杨凡满是期待的问道。 杨凡发现此刻自己的心情就好像是第一次面对师父的考试,紧张,忐忑,以及期待。 苏白墨没有说话。 但,她很快夹了第二筷子。 这便是最好的回答。 杨凡笑了。 阿甲这时说道:“味道还凑合,杨凡,你真是第一次做饭吗?” “当然,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做个菜又不是多难的事情,随随便便看几个菜谱就会了。”杨凡得意洋洋的说道。 若是褚正清在的话,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告诉苏白墨同阿甲,杨凡可是在厨房里边折腾了六七个小时,不知道打碎了多少个碗,才勉强学会了这几个菜。 幸好褚正清不在。 但,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的手机响起。 电话竟然是褚正清打来的。 杨凡接了起来。 “老大,大嫂满意吗?”电话那头的褚正清笑眯眯的问道。 “关你屁事。”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这小子可真不会挑时候。 自己刚刚吹完牛皮,他就来打脸。 “怎么了?”苏白墨突然问道。 杨凡笑道:“没事儿,一个不懂事儿的家伙,来来来吃饭。” 说着,杨凡给苏白墨夹了一筷子的菜。 苏白墨也不拒绝,埋头吃了起来。 阿甲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撒娇的说道:“杨凡,咱能不秀恩爱吗?能考虑一下我们这种单身人士的尊严吗?”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阿甲幽怨的白了杨凡一眼。 一顿饭在不错的气氛中吃罢了,阿甲自告奋勇的要去洗碗,这种事情杨凡显然不会拒绝。 苏白墨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要回球工作了。 但,这妞临走的时候,很是真诚的冲着杨凡道了句:“杨凡,谢谢你,我知道你用心了。” 还有什么话能比的上这么贴心的话。 所有的辛苦,所有的付出在这个一刻彻底的得到了回报。 杨凡瞬间感觉值了。 “傻瓜,说什么呢。”杨凡笑了笑说道。 苏白墨转身上了楼,但,就在转身的那一刻,这妞笑了。 笑的宛若盛开的桃花。 娇艳,妩媚。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杨凡跟阿甲打了个招呼,便驾车朝着白狼的据点奔去。 杨凡得去看看夏建荣这垃圾怎么样了。 虽然说这垃圾答应要做自己的线人,可是不给他点教训,他怎么会乖乖的为自己做事。 之所以早上给白狼打的那个放人的电话,杨凡相信跟随了自己好几年的白狼知道该怎么做。 快到的时候,杨凡给白狼打了一个电话。 得知白狼在酒吧的时候,杨凡便挂了电话。 很快,酒吧到了。 白狼站在酒吧的门口等候着杨凡的到来。 “收拾的怎么样了?”下了车之后,杨凡问道。 白狼笑了笑说道:“老大,你放心吧,妥了。” “没弄死吧。” “当然,没弄死,也没弄残,那垃圾胆小如鼠,我还没怎么收拾他,他就吓的屁滚尿流,什么都招了,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自己的黑材料,这下好了,老大你要用他的话,放心的用就是了,我保证他这辈子打死都不敢背叛老大你。”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办事儿,我放心,走,看看那垃圾去。” 白狼应了一声,带着杨凡进了酒吧。 俩人俱都不知道是,一道黑影正在街的对面阴冷的注视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