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利诱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利诱

还没看到夏建荣,便听到了堪比杀猪的惨叫声。 白狼骂道:“这个怂货,简直太怂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爬到现在的位置上的。” 杨凡笑了笑说道:“命,命运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很多身居高位的人,愚蠢的跟猪似得。” 白狼说道:“也对。” 说话间,关押着夏建荣的房间到了。 白狼打开了门,杨凡走了进去。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原本就惨叫不已的夏建荣瞬间闭嘴了。 虽然杨凡没有怎么收拾他,但是在夏建荣看来,杨凡要远比眼前的这些收拾自己的家伙更加的凶残。 再说了,要知道这些人全部都是他的手下,手下都这么凶残了,老大能不凶残吗? “夏老板,感觉怎么样?”杨凡蹲在了夏建荣的跟前,笑的人畜无害的问道。 夏建荣听了这话,赶紧求饶着说道:“杨凡,爷,我,我错了,求你了,求你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老夏啊,你倒是很愿意相信你说的,但,我的这帮兄弟们不大愿意相信啊,再说了口说无凭,你怎么让我信得过你。” “老大,我信不过这牲口,直接弄死得了。”白狼很是配合的说道。 杨凡呵斥道:“白狼,以后不跟夏老板这么粗暴的说话。” “老大,我知道错了。”白狼低头说道。 听了俩人的对话之后,夏建荣赶紧发誓一般的说道:“你,你,我,我,我一定不会背叛你,一定,一定会好好的为你做事。” “你确定吗??” 夏建荣点头如捣蒜一般的说道。 “你看这就对了嘛,给夏老板松绑,另外,好酒好肉的伺候上。” 白狼会意,迅速让人给夏建荣松了绑,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好酒好肉端了上来。 夏建荣却不敢吃。 杨凡见状说道:“夏老板,没毒,放心的吃,另外,你边吃咱俩边聊一聊。” 听了这话,早就饿的要死的夏建荣也不在矜持了,那叫一个狼吞虎咽的吃喝了起来。 “我听说你有俩个孩子?”杨凡笑着说道。 只是这话一出,夏建荣瞬间被吓的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老夏,你这是什么反应?” 夏建荣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杨凡将筷子给他捡了起来,擦了擦,却没有直接递给夏建荣,而是反手猛地将手中的筷子朝着坚硬的水泥地插去。 原本脆弱不堪的筷子却好像瞬间变成了最锋利的武器似得,轻而易举的插入了水泥地上。 夏建荣彻底惊呆了。 杨凡却又将筷子拔了出来,笑道:“老夏,你的你的脑袋硬,还是这水泥地面硬。” 夏建荣浑身一个哆嗦。 杨凡却将筷子再次擦干净之后,递给了夏建荣说道:“我丑话说着在前头,你要真心为我做事,你一家老小,都会平安无事,但,你要敢给我整什么幺蛾子的话,刚才的一幕就是你,以及你家人的下场。” 夏建荣扑通一声跪在了杨凡的面前。 “爷,我一定好好的为你做事。” “老夏,你这是干什么。” 说着,杨凡迅速的将夏建荣扶了起来。 随后,杨凡给夏建荣倒了一杯酒之后,说道:“来,老夏,咱俩喝一杯。” 夏建荣哪里敢废话,赶紧颤颤巍巍的同杨凡碰了一下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好,喝了这杯酒就是自己人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白氏集团谁跟白贤龙最不对付,你别告诉我,大家关系都很好,一个这么庞大的集团公司,总会有几个跟老大关系不怎么样的。” “有有有,陈崇山,陈董事长,他跟白贤龙就不对付。” “哦?这位陈崇山捏着白氏集团多少股份?” “大概十二的股份,他是第二大董事。” 杨凡缓缓点头,说道:“他跟白贤龙怎么不合了?” “他们在管理上分歧很大,俩人都有各自的派系,时常在公司斗的不可开交,而且,白贤龙不止一次说过,要将陈崇山赶出白氏集团。” “如此来说,你是陈崇山这一派的?” 夏建荣赶紧点头。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很好嘛,跟对了人,自然就会得到更好的回报,老夏,没想到你倒是一点儿也不糊涂啊,做的好。” 夏建荣诚惶诚恐的看着杨凡说道:“你要是愿意的话见他的话,我,我可以牵线。”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倒是不用,你把这位陈董事长的地址告诉我就行了。” 夏建荣迅速的将陈崇山的地址告诉了杨凡。 杨凡笑道:“不错,你做的很好。” 说着,突然捏住了夏建荣的命脉。 夏建荣一惊。 他以为杨凡要下毒手了。 但,杨凡这时却笑了笑说道:“别紧张,我不过是给你诊断一下,看看你的身体如何。” 夏建荣怎么可能不紧张。 他无比惶恐的看着杨凡。 过了几分钟之后,杨凡突然撒手说道:“老夏你身体可以啊,就是有些肾亏,这样吧,回头我给你治疗一下。” 夏建荣一惊。 随后老脸通红的看着杨凡。 杨凡说的不错,这家伙确实有些肾亏,没办法,整天纸醉金迷女人身上爬,不肾亏才怪。 至于杨凡说的给他治疗一下,夏建荣权当听听,他也没报多大希望。 杨凡瞧出了夏建荣的不信任,便说道:“得,现在正好有点时间,我先给你治疗一下,今天晚上你就可以找个妞试试了。” 说着,杨凡再次捏住了夏建荣的命脉。 很快,一股暖流涌入了夏建荣的身体。 这家伙顿时一惊,问道:“你,你会气功?” 杨凡笑了笑说道:“很显然,我会的要比气功不知道高端多少。” 说着,杨凡再次发功。 随着一股股的暖流不断的涌入了身体,夏建荣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 约莫四十分钟之后,杨凡撒手,说道:“去试试吧,你现在的肾堪比三十岁的年轻人。” 夏建荣不知道该说什么,杨凡的做事儿方式实在是太让他摸不透了。 要说这家伙凶残吧,他可以毫无保留的为自己治病,可要说这家伙善良吧,他凶残的差点让手下人弄死自己。 “我知道你不信,因为,你现在没什么感觉,不过,等到你试过之后就,知道有没感觉了,行了,你可以走了。” 这话可比刚才杨凡为他治好了肾亏这事儿还要让夏建荣震惊 。 “我,我真的可以走了?” “当然,你要不想走的话,那就住着吧,让兄弟们每天折磨一下。” 听了这话,夏建荣顿时好像受惊的兔子,迅速的站了起来,呆呆的看了杨凡几眼,见杨凡却是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 夏建荣便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着,转身闪人。 等到出了酒吧之后,夏建荣撒腿狂奔。 “老大,就这么放过他了?”白狼不解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那有这么容易,真正的折磨现在才开始,派人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白狼阴森一笑说道:“遵命,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