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拉拢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二十三章 拉拢

阿甲的到来,果然也给杨凡创造了不少的便利,以往杨凡晚上是根本不可能出门的,因为担心这妞的安慰,但,现在不一样了。 多久杨凡都敢出去。 因为,有阿甲的存在。 给刘正阳治疗完毕之后,杨凡没有直接回别墅。 而是驾车朝着东边近郊的别墅区奔去。 杨凡要去见一个人。 见一个跟白贤龙不对付的家伙。 车子走的并不快,杨凡在思考,他在权衡着接下来要做的这件事情的利与弊。 半个多小时之后,别墅到了。 这是一栋独栋的三层别墅。 富人聚集地。 扫了一眼别墅的构造,杨凡驾车使出了一百多米之后,迅速停车。 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五十六分。 在车上等了四分钟之后,杨凡下了车。 他不紧不慢的朝着别墅的大门口走去。 很快,杨凡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他按下了门铃。 自己是光明正大的来谈合作的,所以,无须做什么小动作。 等了五六分钟之后,别墅的正门被打了开。 一道黑影迅速的朝着别墅的大门口走来。 “什么人?”还未走到别墅的大门口,便听的那道黑影低声呵斥道。 “陈崇山可在?” “你找地方了。” 说着,对方走到了别墅的门口。 这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 按说,到了这个岁数眼神多多少少有些浑浊了,但,这老头的眼神却是无比的透亮,透亮中带着几分犀利。 他死死的盯着杨凡。 见杨凡没有闪人,对方又喝道:“你找错地方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老头,有没有找错地方我自己清楚的很,劳烦去通报一声。” “来闹事儿?”老头眉头一挑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不过是想见一见陈崇山,这闹事儿一说,从何而来?” “三更半夜你来找人,你这不是闹事儿是什么?” 杨凡笑了笑说道:“得,就当我是来闹事儿的。” 说着,杨凡凌空一跃进了别墅。 那老头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眼神当中出现了一抹讶异之色。 “小子,练过?” 杨凡笑道:“何止是练过,劳烦去通报陈崇山一声,我有要事儿。” 对方却冷哼了一声说道:“想见人,那也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说着,便朝着杨凡扑了上来。 杨凡没有动。 等到对方快要近身的时候,猛地挥拳朝着袭去。 那老头不服气的直接出拳。 俩人的拳头瞬间撞击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闷响。 那老头的身子弹出去了十多米,而杨凡却纹丝不动的站在了原地。 落地之后,那老头无比震惊的看着杨凡。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力竟然比自己还要厉害。 难怪一开始没有瞧出这家伙会功夫,感情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如人家的缘故。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劳烦去通报陈崇山一声。”杨凡陈胜说道。 老头盯着杨凡看了几眼,终于点了点头,说道:“稍等。” 随后,便进了别墅。 杨凡在原地等了约莫十多分钟之后。 三楼房间的灯亮了起来。 没一会儿,那老头出来了,朝着杨凡招了招手说道:“你可以进来了。” 杨凡点了点头,快步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来此有何目的,但,只要你敢对陈先生不利的话,我豁出去老命也会跟你拼到底的。” “我欣赏你的忠心,但我并不赞同你的方式,毕竟,你是以卵击石。” 这话可真够狂妄的。 但,显然杨凡有这样的资本。 老头一声冷哼,说道:“里边请。” 杨凡大摇大摆的进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内装修的很是奢华,但,并不浮夸,不像有些暴发户。 别墅的墙上挂满了名人字画,角落中更是放了不少古董。 看的出来,这陈崇山是一个颇为有修养的人。 就在杨凡打量着别墅内的一切的时候,脚步声传来,杨凡迅速抬头一看,一个为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睡衣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戴了一副金边眼镜的他,显得特别的斯文,儒雅的气质让他显得不像商人,更像一个大学教授。 “你找我?”对方问道。 声音低沉,却充满了力量。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找你。” “请坐。” 杨凡也不客气,坐在了沙发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崇山。” “我知道,我叫杨凡。” 陈崇山微微楞了一下,随即说道:“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苏白墨的医生。” 陈崇山恍然大悟说道:“对,我想起来了,不知道杨先生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儿?” “谈合作。”杨凡直截了当的说道。 “合作?怎么合作。” “陈先生当真只是因为苏白墨的缘故才知道我的名字?” 陈崇山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怎么,白贤龙或者是白少宗没有提起过我的名字?” 陈崇山摇头。 “哦,前段时间范家倒台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这话一出,陈崇山耳旁瞬间响起了一个炸雷。 就说这个名字咋这么熟悉。 他想起来了,知道杨凡这个名字完全不是因为苏白墨的缘故,而是因为范家倒台的事情。 前段时间省城的官场震荡陈崇山从各种渠道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也知道了杨凡的存在。 “原来,你就是那个杨凡。” “怎么,还有人冒充我?” 陈崇山笑了笑说道:“那倒是没有,只是你不说范家,我还真点懵,直说吧,你找我来做什么?” “我本以为陈先生一定知道我与白家的恩怨,没想到你竟然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 “行,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搞到了范家之后,我的下一个目的是白家。” 说着,杨凡看着陈崇山。 他在观察陈崇山的反应。 陈崇山没有反应,或者他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陈先生跟白贤龙的关系如何,我不想多说什么,我想说的是,如果没有调查过陈先生的话,我今天也就不会出现在这儿了。” “我只是白氏集团的董事会成员,又不是白家的人,而杨先生你要搞到的是白家,所以,我觉这事儿跟我没什么关系,时候不早了,杨先生请回吧。” 杨凡听了这话,笑道:“所以,陈先生对于掌控白氏集团这件事情也完全没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陈崇山终于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