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欠你的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三十八章 欠你的

杨凡迅速一闪。 阿甲的拳头打了一个空,这妞不甘心的再次反击,胳膊肘子猛地击向了杨凡的脑袋。 杨凡一笑,再次躲闪了过去。 阿甲有些慌了。 自己连续两次攻击都没能得逞,可见杨凡这段时间的修为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虽然,看着杨凡的实力进步飞快阿甲也着实为他高兴,但,这也意味着自己跟杨凡的那个半年之约要输了。 阿甲没有理由不心慌。 因为,一旦输了之后,那自己就再也没有理由接近杨凡了。 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泡沫。 慌乱之下的阿甲乱了阵脚,她的打发完成不成章法,变得凌乱不堪。 杨凡瞧出了这一点。 心中有些犹豫了。 但,眼看着这妞越来越凌乱的招数,杨凡把心一横,趁着这妞拳头袭来的瞬间,故作不小心,被拳头重击在了胸膛。 双脚猛地一接力,杨凡的身子飞了出去。 那情况就好像是被阿甲的拳头击飞了似得。 完美的就连杨凡都忍不住惊叹自己的演技。 阿甲终于笑了。 但,她很快便扑了上来,关心的问道:“杨凡,你没事儿吧,抱歉,我出拳太重了。” 杨凡故作疼痛的揉了揉胸口说道:“没事儿,看样子,我还不是你的对手,我要继续去修炼了。” 阿甲笑着说道:“好啊,我也要去修炼了。” 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阿甲兴奋的手舞足蹈。 回到了房间的杨凡,惊叹自己实力进步的迅速,也隐约有些头疼,因为,完全不知道俩天之后,自己到底该选择胜利,还是失败。 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杨凡摒弃了一切杂念开始修炼了起来。 当务之急是修炼,不管俩天之后自己选择什么样的结果,那都是暂时的,努力修炼才是王道。 再说了,赢了阿甲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毕竟,她是个女孩子。 又是一夜很快过去。 第二天陪着苏白墨晨跑的时候,这妞问道:“你昨天晚上跟阿甲打架了?” “你怎么知道?”杨凡反问道。 “我看到了。”苏白墨淡淡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其实也算不上是打架,不过是彼此切磋了一下。” “你输了?” 杨凡点头说道:“是啊,我输了。” “你跟阿甲是不是有什么约定?” 杨凡一惊。 他清楚的知道这个约定可绝对不能让苏白墨知道了,不然的话,这妞指不定又要这么胡思乱想了。 所以,杨凡迅速摇头否定道:“没有啊,我跟她能有什么约定,倒是咱俩我记得有一个约定。” 苏白墨听了这话,猛地加速。 杨凡笑道:“墨墨,你害羞什么啊。” 吃罢了早餐之后,一切照旧,阿甲送苏白墨去上班,杨凡驾车去褚正清的别墅。 又是一上午的治疗,结束之后,杨凡在褚正清的别墅吃罢了饭。 午休的时候,杨凡突然觉得自己目前的生活实在有些枯燥了。 每天就这些事情,不断的重复,给谁谁都不会痛快。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办法,因为,自己目前只能守在苏白墨的身边。 杨凡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苏白墨这边赶紧处理好,然后一个多月之后,随着这妞去新的地方。 接到了白贤龙打来的电话时,杨凡正准备去给白武吉治病。 看到了来电显示之后,杨凡接了起来。 “贤侄,多谢,少宗已经回来了。” “回去就好,少宗没什么事儿吧。” “很好,多谢你的帮忙,你放心,这个恩情,我会铭记一辈子的。”白贤龙说道。 这明显是反话。 杨凡笑了笑说道:“白叔你客气了,不过,下次让少宗小心一些,毕竟,这年头想要少宗命的人可不在少数。” 杨凡也是在反击。 用这样的方式告诉白贤龙,你要敢乱来的话,小心你儿子的命不保。 白贤龙自然听的出来。 他沉声说道:“杨贤侄的话,我记住了,先就这样,回头有机会了,一起吃顿饭。” “成。”杨凡笑着说道。 随后,俩人一起挂了电话。 有了这次的绑架事件,白家对自己可谓之恨之入骨了。 杨凡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因为,只有恨才会让白家采取行动,而他们一旦采取了行动的话,那就是杨凡的机会。 杨凡的算盘打的很好。 一方面,以陈崇山与夏建荣为首的人在白氏集团的内部捣乱,另一方面,白家不断找人来对付自己,然而自己反手收拾他们。 俩条线,稳步进行。 给白武吉治疗结束之后,赵铁成回来了。 一路风尘仆仆,带着几分疲惫。 一番寒暄之后,杨凡询问了赵铁成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赵铁成轻描淡写的同杨凡讲述了一遍。 “老赵,辛苦了,说吧,想要什么奖赏。” 杨凡一向赏罚分明。 做的漂亮就要赏,做的不对,就要罚。 赵铁成却摆手说道:“我什么都不要,你为我解毒,我为你做事,这是最公平的交易。” 杨凡笑道:“行,那就算我欠你的,等回头你想到要什么的话,再跟我开口。” 赵铁成想了想,随后点头。 晚上一起吃了个便饭,驾车回别墅的时候杨凡给阿杰打了一个电话。 将丁酮安排给他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番,阿杰很是开心。 能有这么厉害的帮手,阿杰当然开心。 临挂电话的时候,阿杰表示自己一定会加快争霸的步伐。 杨凡鼓励了一番,便挂了电话。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一切都在按照杨凡的计划执行当中。 明明一切都很顺利,但,不知道为什么,杨凡就是觉得心里比有些不安。 那是一种直觉。 直觉告诉他,似乎要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沈家自从上次对白武吉出手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这不符合常理。 要知道,以沈家的个性,一旦出现了叛徒的话,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弄死对方。 事实上,杨凡的直觉是对的。 但,也是错的。 沈家并非没有出手,而是早就派出了俩个绝顶高手。 一场更加凶险的刺杀活动,即将开始。 只是这一切,杨凡却并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