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台阶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四十三章 台阶

这一场较量逐渐拉开帷幕。 各方势力开始粉墨登场。 这已经不单单是杨凡同端木禅之间的战斗。 杨凡相信,用不了多久,更多的势力会被牵扯进来。 而他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给赵铁成同白武吉治疗完毕之后,杨凡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 连续七八个小时高强度的治疗,确实有些吃不消。 好在,白武吉体内的毒正在逐渐被除掉。 赵铁成的毒要更毒一些,所以,还需要耗费一些时日。 不过,杨凡并不着急,反正,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很快就会治疗完毕。 谢绝了俩人挽留吃饭的好意,杨凡驾车回了别墅。 俩天没跟苏白墨在一起吃饭了。 杨凡还真有点不习惯。 刚回到了别墅没多久,俩妞便回来了。 苏白墨还好,阿甲整个人闷闷不乐的。 杨凡自然知道这妞为什么不高兴。 所以,趁着苏白墨去洗手的时候,杨凡道了句:“阿甲,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吧。” “哼,你还没打赢我呢,别得意的太早。”阿甲气呼呼的说道。 杨凡就喜欢看到这妞气急败坏的样子。 特别的搞笑。 “你还想打?” “为什么不打。”阿甲反问道。 杨凡摸了摸鼻子道了句:“我本想说,要不那个约定就算了。” “凭什么算了?”阿甲越发生气的说道。 但,很快,这妞就反应过来了。 杨凡这是在给她台阶下啊。 万一自己真的败了,那以后得多尴尬。 而且,说实话,自己取胜的几率真心不是很大,因为三天之前,俩人已经有过简单的交手。 “不想算?那好吧,吃了饭我们比试一下。” “你想的美。” 说着,阿甲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这妞的脸就跟六月的天气似得,说变就变。 吃罢了饭之后,阿甲生怕杨凡要找她比试似得,早早的回了房间不说,还把门彻底的反锁。 杨凡那叫一个哭笑不得。 好在苏白墨的房门没有锁。 杨凡跟这妞聊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闪人。 其实杨凡跟苏白墨也没什么好聊的,说的也都是些没什么用的废话,但,之所以说这些废话,完全是为了让苏白墨放松身心,不再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毕竟,这妞工作起来确实疯狂。 回到了房间之后,杨凡正要开始修炼。 但,手机响起。 坦白的说,自从早上端木禅的那个电话之后,杨凡现在特别害怕接电话。 因为,他害怕冷不丁就接到什么噩耗。 还好,这个电话是阿甲的爷爷打来的。 杨凡接起了电话。 “滚出来陪我喝酒。” 说着,便挂了电话。 若是别人敢这么跟杨凡说话,杨凡早就怒了。 但,眼前这老头杨凡不敢生气。 开玩笑,惹毛了这老头,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 杨凡可不傻。 给阿甲发了一条短信,杨凡麻利的驾车朝着老头住的地方奔去。 酒已经准备好了。 是上等的茅台酒。 不仅有酒,而且,还有下酒菜。 很是丰盛。 “哟,老爷子,整这么大场面是几个意思啊。”杨凡笑问道。 老头道了句:“少废话,喝酒。” “行啊。” 说着,杨凡端起了事先准备好的酒便灌入了口中。 “小子,你就不怕我给下点毒?” 杨凡嘿嘿一笑说道:“怕啊,当然怕了。” 嘴巴上说着怕,可是这话语中却一点儿怕的味道也没有。 老头白了杨凡一眼说道:“以后一周之内过来陪我喝两次酒,自己来的时候带着酒,要像今天这么空手来的话,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得嘞,下次一定带,而且,会把今天的补上。” “这可是你说的,我记住了。” 杨凡连连点头。 酒过三巡之后,老头问道:“你跟端木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啊,各自为营,然后都在招兵买马。” “那你这帮手有点少啊。”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刚才岭南秦家请来了一位。” 这话一出。 老头瞬间面色巨变,吃惊的看着杨凡问道:“谁?” “我也不知道,就是秦家的人,老爷子你老江湖了,肯定知道古武世家秦家。” 杨凡只顾着喝酒没注意到老头的脸色。 “我当然知道,只是小子,若是秦家的人来帮你的话,那我就不出手了。”老爷子故作镇定的说道。 杨凡放下了碗儿,问道:“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老头低头喝酒。 杨凡挠了挠头说道:“老爷子,不对劲啊,你是不是跟秦家有仇啊。” “放屁。”老头突然一摔手中的碗儿怒喝道。 “没有就没有吧,生这么大的气儿干嘛。”杨凡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 可是杨凡的心里比却开始嘀咕了。 因为这老头的反应也实在是太大了。 因此,杨凡断定,这老头就算跟秦家没有仇,也必定有一定的恩怨。 不然的话,他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 一顿饭匆匆忙忙的吃罢了饭之后,杨凡起身告辞。 临别的时候,老头叮嘱道:“如果秦家的人到了,一定要告知他。” 杨凡点头。 随后驾车闪人。 回别墅的路上,杨凡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越想越觉得疑惑不已。 他将电话给阿甲打了过去。 期初阿甲不接。 杨凡便一个劲儿的打,这妞总算是接起来了。 “有话就说,我要睡觉。” 杨凡笑道:“别担心,我不是问你那个约定的事情,我是想知道,你们家跟秦家是什么关系?” “秦家,那个秦家?”阿甲反问道。 “般若他们家。” 阿甲沉默了。 杨凡断定,阿甲他们家肯定跟秦家有关系。 而且,杨凡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当初杨凡带着她去给褚正清大妈看病的时候,阿甲原本说是要进去的,但,后来一听到有秦家的人,转身就走。 当时就觉得可疑的很。 只是没有询问罢了。 “看来,你们家却是跟秦家有些渊源啊。” 就在这个时候,阿甲幽声说道:“你别问了,等到可以告诉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就这样吧,我累了。” 说着,挂了电话。 杨凡沉默了。 快到别墅的时候,杨凡的手机突然响起。 扫了一眼来电显示。 竟然是血狼。 一个不好的念头猛地跳了出来。 杨凡迅速接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