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心乱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四十四章 心乱

杨凡的双手在颤抖。 他的呼吸异常的艰难,整个人一片空白的站在车上。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支烟,杨凡双手颤抖的给自己点了上。 从未抽过烟的他被呛得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挂了电话已经三分钟了,可杨凡却觉得时间刚刚过了一秒钟。 他的脑袋中反复的出现这血狼的话。 “老大,阿杰重伤,怕是活不成了。”这是刚才电话通了之后,血狼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无比阴冷,冷的让人觉得刺骨。 杨凡从未想过有一天,阿杰竟然会出事儿。 要知道这可是混世魔王,这可是自称自己有九条命的家伙。 杨凡想到了端木禅早上打过的那个电话。 一股恨意突然从脚底板冒了出来,直达天灵盖。 是的,杨凡怒了。 想想端木禅的那张得意的嘴脸,杨凡恨不得现在就去把端木禅弄死。 一支烟抽了几口之后,杨凡直接掐掉。 他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再说了,生气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当务之急是先把目前的局势稳定下来。 白狼迅速接起了电话。 “老大,我已经知道了。”白狼的声音无比沉重的说道。 “行,知道就好,通知国内的所有弟兄,做好一切准备,另外,阿杰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我打算前往,与他在半路回合,他的伤势严重,我怕支撑不了多久。” “老大,我陪你一起去。” “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这个意思,你准备一下,半个小时之后,在高速口会面。” 白狼应了一声。 杨凡挂了电话。 迅速的回到了别墅。 苏白墨已经睡着了。 杨凡敲开了阿甲的门。 这妞本不想给杨凡开门,因为这妞害怕因为跟他提那个半年之约。 但,杨凡告诉她,有要事儿要说。 阿甲信了杨凡的话。 杨凡的脸色很是难看。 阿甲一看就知道出事儿了。 “杨凡,你怎么了?” “我得去趟外地,这几天你照顾好墨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另外,通知你爷爷,做好随时等我电话的准备。” 阿甲重重点头。 杨凡说道:“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你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说着,杨凡挥手闪人。 驾车到了高速口的时候,白狼已经等候在此。 同行的还有小九。 见着了杨凡的时候,白狼挥了挥手。 杨凡下了车。 “老大,我已经跟血狼联系过了,我们会朝着西北奔行五百公里之后,会他们会合。” “行,具体会合的地址知道吗?” 白狼点头。 “上车,给我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小九重重点头说道:“老大,你放心,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的。” 开车的自然是小九。 这小子的修为虽然不怎么出类拔萃,但,车技却是一等一的不俗。 这辆奔驰在他的手中好像是活过来了似得,在夜幕的笼罩下,奔行的速度那叫一个凶悍。 快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杨凡扫了一眼迈速表。 已经到了220。 点了点头说道:“小九,你这车技可以啊。” 小九腼腆一笑说道:“老大,我也就这么一个特长了。” “老大,这才打伤阿杰的是端木禅的人吗?”白狼问道。 杨凡说道:“对,端木禅的人。” 说道了这个名字的时候,杨凡都带着满满的恨意。 “那接下来怎么办?直接跟端木禅开战吗?” “已经开战了,蛇蝎那边还是没有动静吗?” “没有。” “回头催促他一下。” 白狼点头。 迟疑了一下,说道:“老大,如果,我是说如果阿杰出点什么问题的话,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杨凡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阿杰真的不能继续往前走了,那我亲自上,我来替阿杰。” 白狼一惊,说道:“老大,哪能让你亲自上,要我们是吃干饭的?” “都别争抢,这或许是我的宿命。”杨凡沉声说道。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有着不容反驳的力量。 白狼沉默了。 杨凡道了句:“我休息一会儿,到了之后,叫醒我。” 白狼点头。 杨凡闭上了眼睛,不在说话。 其实说是休息,不过是杨凡的一个借口罢了。 他需要时间来思考。 必须得把眼前的局势思考清楚。 这样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杨凡的脑袋转的飞快。 思考着目前的局势,思考着接下来的布局。 阿杰的出事儿说实话,打乱了杨凡的步伐。 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但也不至于乱了阵脚。 自己手中的可用之人虽然不少,可是要接替阿杰走接下来的路,说实话,还真没有一个能行。 所以,杨凡才萌生了自己亲自出马的念头。 这个念头并非是冲动的选择。 而是杨凡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得站起来。 阿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兄弟们的心里比不边会怎么想,自己一旦站出来之后,必定会稳定军心。 这样一来,那些想趁机捣乱的家伙,显然就不敢乱来了。 或者,有人敢乱来的话,直接来个杀鸡给猴看。 想了一番之后,杨凡基本上已经将思路梳理清楚了。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了。 俩个多小时,五百公里的路边到了。 刚到了没多久,载着阿杰的车也到了。 同行的除了小六之外,还有丁酮。 见着了杨凡的时候,丁酮很是愧疚的说道:“杨凡,对不起,我没能保护的了他。” 杨凡摆手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说着,迅速上车。 阿杰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杨凡不是没有见过死人,可是没想到等到他亲眼看到阿杰的时候,却还是被刺激到了。 他的手颤抖了起来。 平日里熟稔的动作此刻却显得是那般的笨拙。 他笨拙的捏住了阿杰的手腕。 笨拙的将一股气息度了进去。 这股气息在阿杰的体内游走。 杨凡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肆虐了。 是的,他哭了。 但,很快,杨凡便擦掉了眼泪。 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诊断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杨凡撒手。 他面色凝重的下了车。 “老大,如何?”白狼,小九,小六几个人齐声问道。 “能活,但,也不能活。” 这话一出,众人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