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出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六十二章 出手

就在包不凡忽地站起来的时候,秦大山也同时站了起来。 来的时候,秦大山就知道今天是场恶战。 包不凡瞬间杀气腾腾的看着秦大山。 秦大山并不示弱,同样杀气腾腾的盯着对方。 昨天晚上俩人已经有过一场恶战,俱都清楚的知道彼此的实力,虽然谁也不怕谁。 但,战斗没有直接开始。 因为,杨凡说话了。 他修长的手指,有力的敲打着眼前的桌面,慢条斯理的说道:“包老大,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包不凡似乎对杨凡的问题一点儿也不奇怪,淡淡的道了句:“你是什么样的人与我有什么关系。” 这家伙变脸的速度也堪比翻书。 前一秒,还哥俩好,恨不得替杨凡去死,可下一秒,就变得杨凡好像抢了他老婆似得。 杨凡笑了笑说道:“嗯,我是什么人的样以前确实与你没有关系,但,现在与你有关系了。” “怎么,想拖延时间?”包不凡冷冷说道。 杨凡笑道:“我当然不用拖延时间,再说了,拖延时间也没有帮手,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你现在最好去找一个医术不凡的高手。” “什么意思?” “难道你就一点儿也没感觉到自己中毒的事情?” 杨凡不是一个别人打了左脸,然后把右脸凑上去让对方继续打的人。 昨天晚上被包不凡攻击的事情,实在让他火大。 所以,这口气,杨凡一定要出。 所以,他下了毒。 就在吃饭的时候。 包不凡面色瞬间巨变。 坦白的说,包不凡来的时候,就清楚的知道,今天晚上杨凡宴请自己的这件事情,当然不是吃饭喝酒那么简单,杨凡绝对要找回昨天丢失的面子。 所以,包不凡一开始就很小心翼翼。 可,小心翼翼了一个晚上,却依然没想到,杨凡会下毒。 若是一般人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必定会破口大骂对方卑鄙无耻下流。 可包不凡没有。 他不仅没有,反倒是颇为欣赏杨凡的做法。 有仇必报,这才是真爷们的做法。 别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干掉对方,这才是王道。 包不凡盯着杨凡看了几秒钟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当中充满了不屑。 “杨凡,你想的可真是太简单了,你以为你下个毒,就能奈何的了我?别忘了,我可是沈家的记名弟子,更别忘记,要玩儿毒的话,沈家才是业界老大。” “是吗?那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丹田之处犹如刀割。” 包不凡本不相信杨凡的话。 但,他试着运了一下气,丹田之处果然犹如刀绞。 痛的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样子,这毒不简单。 “小子,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你以为这样就奈何的了我?” 杨凡笑道:“包不凡,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趁你病,要你命,所以啊,秦老,你可以出手了,包不凡,你放心,明年今日,我会去你的坟头看望你的。” 这话一出,秦大山猛地扑了上来。 但,包不凡却嗖的一声,宛若一只受伤的老虎,猛地朝着窗户扑去。 下一秒,喀嚓一声脆响。 玻璃碎裂。 包不凡直接跳了出去。 杨凡瞬间一惊。 这可是十四层,四十多米的高度。 杨凡清楚的知道,就算是在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还安然无恙。 可包不凡不是傻子。 杨凡迅速的朝着窗户扑去。 趴在窗户上扫了一眼,包不凡的身子正极速下降。 杨凡毫不犹豫,直接打出了十多枚银针。 就在这个时候,那包不凡已经落地,落地的瞬间,他的身子突然变得很是扭曲,好像是一直陀螺似得,剧烈的旋转了起来。 下一秒,他的身子安然无恙的落在地上。 银针就在他落地的瞬间到了。 包不凡衣袖一甩,打掉了来势汹汹的银针。 随后,朝着窗户扫了一眼,虽然四十多米的高度杨凡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杨凡感觉到了他的杀气。 很是骇人。 本以为包不凡就这样逃脱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 竟然是秦士宗。 他好像是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包不凡的身边。 包不凡正要上车。 秦士宗猛地出手了。 这老头扑上去便是一脚。 这一脚,直接将包不凡踹飞。 在踹飞的同时,原本已经打开的车门也跟着一起飞了出去。 这一幕让杨凡震惊。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一脚下去,这车门也得飞,更何况秦士宗比自己不知道厉害多少倍。 落地的包不凡眼神之中,总算是出现了一抹恐惧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还有如此厉害的高手在楼下等着自己。 而且,包不凡虽然不知道攻击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但,他清楚的知道,这老头身上的杀气便是自己昨天晚上感应到的那股杀气。 没想到,他竟然是杨凡的人。 挣扎着站起来之后,包不凡没有犹豫。 拔腿就跑。 酒店外面便是宽阔的马路,车流非常大。 但,包不凡不在乎。 他好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疯狂的奔跑着。 秦士宗追了上去。 这老头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可是绝对会要了对方的命。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车,突然打开了车门。 包不凡迅速上车。 车子呼啸而去。 秦士宗微微一怔,没有在继续追下去。 上了车的包不凡整个人好像是瘫痪了似得,一下子瘫躺在了座位上。 他的表情扭曲,无比痛苦。 但,更痛苦的是丹田之处。 就好像有人再用搅拌机在疯狂的搅拌着自己的丹田。 痛的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谢,谢谢,你救了我。”忍着痛苦,包不凡说道。 “不客气,你的命可真大啊。”对方说道。 包不凡一惊。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 迅速的朝着驾驶人员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包不凡突然就咧嘴大笑了起来。 仿佛这一刻,包不凡身上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 “大少爷,您怎么来了?”包不凡大喜过望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