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奇葩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六十三章 奇葩

虽然没能亲眼看着包不凡挂掉,但,杨凡并不郁闷。 相反,他很开心。 总算是把昨天晚上的仇给报了。 而且,还击的力度可比昨天晚上包不凡攻击时的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当然,最重要的是,包不凡中毒了。 坦白的说,杨凡给他下的毒不会要命,但,他一身修为会彻底的失去。 所以,杨凡很是开心。 回别墅的路上,让杨凡赵铁成准备了酒。 是的,杨凡准备继续喝酒,跟几个老家伙们好好的喝一次。 不过,秦士宗,也就是阿甲的爷爷却没有一起来。 毕竟,他不是很想看到秦大山。 当然,他跟秦大山没仇,但,秦大山是秦家的人。 杨凡也没有强行挽留。 他知道秦士宗的个性。 酒是好酒。 赵铁成办事儿杨凡一向放心。 简单的给赵铁成等人讲述了一下今天晚上的事情之后,赵铁成同白武吉也兴奋了起来。 总算是把昨天晚上的那口恶气给出了。 正喝着,杨凡的手机响起。 电话是白狼打来的。 杨凡知道,白狼的这电话事关乔太子。 便迅速的接了起来。 “老大,丁酮受伤了。”白狼的声音无比沉重的说道。 杨凡一惊,问道:“严重吗?” “还好,不要命,而且,已经在医院治疗完毕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乔白飞带来的人实在是太过于变态了。” “血狼出手了没有?” “根本就没有机会,老大你也知道血狼是走暗杀这个路线的,但,对方的防御工作做的实在是漂亮。” “行,我知道了,让兄弟们这几天先别出手。” “好的,老大。” 杨凡叮嘱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 “老赵,白武吉,你俩得回一趟省城了。”杨凡沉声说道。 “怎么了?” “丁酮受伤了。” 这话一出,赵铁成同白武吉俱都一惊。 俩人跟丁酮是兄弟,自然清楚的知道丁酮的实力。 能把丁酮打伤之人,可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的一个对头,带了一个实力非常不凡的人去了省城,现在丁酮受伤了,所以,我得恳请两位回去一趟了。” “行,我们没问题,现在就走。” 杨凡点头说道:“两位前辈,这位对手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回去之后,希望你们能够为丁酮出口恶气,也为我出口恶气。” 赵铁成说道:“这你放心。” 杨凡举起了酒杯,说道:“那我预祝两位两位前辈旗开得胜,我先干为敬。” 说着一饮而尽。 众人俱都一饮而尽。 赵铁成驾车载着白武吉迅速闪人。 “杨凡,你现在到底有多少强敌。”待到赵铁成等人走了之后,秦大山问道。 “很多,极道盟,沈家的人,以及刚才说的那个强敌。” 秦大山面色一沉问道:“可都是一等一的强敌。” 杨凡笑了笑说道:“谁说不是,对方的实力确实强悍。” “你的理想是什么。”秦大山又问道。 杨凡有些意外。 笑了笑问道:“前辈,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随便问问。” “好吧,十岁之前,我的理想是看病救人,用自己的医术拯救天下苍生,但十五岁的时候,我的理想改变了,那个时候我只想做全世界最厉害的雇佣兵组织,但,现在我的理想又改变了,我想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好好看看那些我从未见过的风景。” 秦大山刚刚还有些严肃的面孔在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突然就笑了。 却是听他笑着说道:“般若果然没有看错你。” 这话一出,杨凡着实吃了一惊。 “前辈,您这话我有些受宠若惊。” 秦大山却摆了摆手说道:“这妮子跟你一样,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还是聊聊目前的事情吧。” 杨凡点头说道:“般若确实有野心,但,实力若是支撑不了她的野心时,那就会非常的痛苦。” “谁说不是,这些年,她自己折腾了那么多,我看在眼中,其实是有些难过的,因为,我这个父亲什么忙都没有帮的上,好在,你出现了,你帮了她一个巨大的忙。” “得,不说这些了,也算是有缘吧。”杨凡笑了笑说道。 秦大山应了一声说道:“包不凡拿下之后,你的打算是什么?” “继续打天下啊,我一个兄弟为了我的梦想,身受重伤,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得替他把这些事情做完。” 秦大山说道:“也对,有些时候,地下世界的力量确实不容小觑,你若能拿下全国的底下世界,那也算是相当不凡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可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需要不少像前辈您这样的高手来帮忙。” “这点你别担心,我会鼎力相助的。” 杨凡笑着道了句:“来前辈,我敬您一杯。” 秦大山没有拒绝。 俩人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尽管与秦大山相处的时日不多,但,俩人的关系现在变得还算不错。 很多话,也可以敞开来说了。 这不,又喝了一会儿之后,秦大山便问道:“你跟苏家的那位小姐怎么样了?” 杨凡没想到这秦大山竟然也是如此的八卦。 当下一笑,说道:“还好,我跟她的关系还不错,虽然现在分开了,但,彼此的心里边却还是有对方的,另外,我之所以出来打天下,其实跟她也有一定的关系。” “为何?” “我想为她撑起一片天。” 杨凡说的很是平静,可秦大山却被感动了。 这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可唯独没见过杨凡这种人。 如果他愿意的话,多少女孩子愿意投怀送抱,可他偏偏去痴情的很。 “你也算是个奇葩了。”秦大山笑了笑说道。 “前辈,这话是称赞吗?”杨凡笑问道。 秦大山道了句:“来,继续喝酒。” 杨凡点了点头。 正要给秦大山倒酒,却突然听的一个声音说道:“如此好的美酒,你们俩人喝岂不是有些无趣?不如加我一个如何。” 说话间,一个器宇不凡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别墅的院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