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我信不过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七百七十四章 我信不过你

“145” 杨凡轻声的说着。 只是刚刚数完5,白发苍苍残老头便倒了下去。 他是被秦士宗击中了太阳穴,又被秦大山击中了大腿要害。 这老头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虽然怒道:“亏你们秦家还妄称自己是名门正派,原来只会合起伙儿来欺负人。” “我不是秦家人。”秦士宗冷声说道。 那老头瞬间闭嘴。 他挣扎着站起来说道:“有种单挑,一对一的打。” “你想的美。” 说着,秦士宗再次扑了上去。 秦大山自然不甘落后,也疯狂的扑了上去。 三个人再次酣战在了一起,不,秦士宗同秦大山开始了疯狂的虐人行动。 那白发苍苍的老头原本实力也不俗,至少,是秦士宗这个层面的,但,没想到在秦士宗同秦大山的围攻之下,节节败退,被俩人虐的惨叫连连。 到最后,秦士宗一脚将他踹飞之后,说道:“你走吧,你们门派存活至今不容易,我不想让你们彻底的绝户,但,要是再敢不知死活的来找杨凡的麻烦,下次,我必定会送你去见你的祖宗。” “好,今日这笔账我会铭记于心的,他日有机会,必定还给你们。” 说着,迅速闪人,再也没有管包不凡的死活。 战斗终于结识。 众人打道回府的时候,杨凡给小六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小六接了起来。 “老大,有何指示?” “来这边吧,准备接手这地方。” “妥了,我这就出发。” 电话那头的小六咧嘴笑着说道。 这家伙上次杨凡来的时候,便要跟过来,但,杨凡没让他过来。 这几天一个劲儿的给杨凡打电话,问杨凡什么时候可以过来。 现在,总算是等到杨凡的电话了。 所以,挂了电话之后,小六第一时间出发。 回到了别墅之后,将包不凡丢在地上。 杨凡冲着秦士宗问道:“老爷子,你认识刚才那位白头发老头?” “不认识,但我认识他的功夫,所以,知道他是那个门派的。” “很小?” “简直就要绝户了,所以,我不忍心弄死他,能存活到现在着实不易。”秦士宗沉声说道。 杨凡点头说道:“确实,任何一个门派能存货到现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知道有多少门派绝户了。” “不说这些了,相信有了今日的这一战,他短期内是不敢再来了,倒是包不凡,你打算怎么处置?”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家伙当老大这些年,不知道收刮了多少钱财,这笔钱现在还在他哪儿,我总得拿到手啊,不然的话,这段时间岂不是白忙活了。” “你可真是钻到钱眼了。”秦士宗骂道。 杨凡很是无奈的说道:“老爷子,您世外高人,钱财在您眼中就跟粪土似得, 我敬佩您,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得养活一大帮子人啊,没有钱怎么能行,别的不说,就说咱们这衣食住行,哪一样离开钱能行啊。” “得,打住,你说的对,我不该说你的,行了,我去休息了,吃饭的时候叫我。” 说着,老头转身上了楼。 杨凡咧嘴笑了笑。 俯下身子捏住包不凡的手腕,度了一丝气息过去。 没过多久,包不凡醒来了。 他当然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醒来的那一瞬间,包不凡的脸色就变了。 变得极其的难看。 他知道自己败了。 彻底的败了。 成王败寇,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恭喜,你赢了。” 这是包不凡说的第一句话。 尽管话是恭喜的话,但,语气却显得是那般的低沉失落。 他理应低沉失落。 因为他败了。 杨凡笑道:“谢谢,有什么感言。” 包不凡摇头说道:“没什么感言,我败了,你想怎么着,随便。” “老包啊,我说过了,咱俩应该合作的。” “不可能,虽然我现在败了,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与你合作。” “这是为何。” “没有原因。” 杨凡笑了笑说道:“恐怕是因为你中了毒的缘故吧。” 这话一出,包不凡瞬间一惊。 “你怎么知道?”包不凡吃惊的问道。 杨凡笑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大夫。” 包不凡沉默了。 他忘记了,杨凡确实是个大夫。 这一点,端木禅跟自己说的很是清楚。 而且,他擅长使唤银针。 “不错,我竟然忘记,你是大夫了,可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是可以将你体内的毒彻底的排出去,再也不受沈家的控制。” 这话一出,包不凡彻底的震惊了。 老实说,但凡有一点儿能力的话,谁不想把体内的毒彻底的解除。 因为,那体内的毒就好像是定时炸弹似得,藏在包不凡的身体里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因为中毒的事情,受制于沈家,什么事情都得按照他们说的去做。 别说包不凡是沈家的记名弟子,他的一身功夫都是沈家传授的。 但,傀儡,就是傀儡。 不管包不凡多厉害都是傀儡。 “说大话谁不会。”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的话,你可以不信,但,赵铁成的话呢,白武吉的话呢,白武吉可是跟你一样,都是沈家的狗,哦,原谅我说的狠了一些,但,这是事实啊。” 包不凡再次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你真能解毒?” 杨凡说道:“赵铁成的见血封喉我都能解的了,你这点毒,你说我能解的了吗?更何况,你中的毒同白武吉所中之毒是一模一样的,你问问他,现在体内的毒还有多少。“ “我信不过你。” 杨凡笑道:“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好,就算你能为我解毒,但,条件呢,你的条件是什么。” “跟我合作,把你这些年赚的钱,给我一半。” “我可以跟你合作,但,钱的事情,你别想了。” “怎么,要钱不要钱?” “不是,是因为我赚的钱,除了日常开销之外,其余的都流入了沈家的口袋。” 这话一出,杨凡瞬间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