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干的漂亮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八百一十五章 干的漂亮

杨凡没有动。 他的嘴巴中念念有词。 沈军听到了杨凡在说什么了。 他在数数。 “1,倒!” 最后一个字刚说出口,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端木禅好像是突然失重了似得,吧唧一下,掉在了地上。 很是突然。 沈军着实一惊。 杨凡却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端木禅,扭头冲着沈军说道:“久闻沈家才是正儿八经的使毒高手,今日就让我领教一下沈公子的下毒手段吧,看看到底是你的强悍,还是我的凶残。” 沈军没有动,更没有出手。 杨凡可能不知道的是,沈家确实是毒药世家,但,沈军却偏偏不喜欢这些在他看来是下三滥的东西。 沈军还是喜欢用绝对的实力来制霸一切。 但,今天发生的一切却颠覆了他的思维。 原来,毒药运用得当的话,威力竟然是如此的不凡。 沈军有些后悔了。 见沈军不吭气,杨凡冷笑着说道:“沈公子你别告诉我,你不会用毒。” 沈军依然不吭气。 杨凡笑了。 坐在了沙发上,他开始喝酒。 沈军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今天这个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了,杨凡,你好自为之。” 说着,沈浪扶起了端木禅,迅速闪人。 这家伙竟然没出手。 杨凡虽然不知道沈军为什么不出手,但,杨凡清楚的知道,沈军是个聪明人,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萧峰很快进了包厢。 “完事儿了?”萧峰问道。 杨凡点头。 “我见端木禅似乎受伤了?” “不是受伤,是中毒。”杨凡冷声说道。 “什么?中毒了?” 杨凡应了一声。 “你下的毒?” “对。” “严重吗?” “严重,但,沈军可能会给他解毒的。” 当时杨凡跟包不凡战斗的时候,包不凡也是中了此毒,但,沈军轻而易举的就给他解了。 “今天这事儿端木禅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怎么,你怕?”杨凡笑问道。 话语中带着强烈揶揄的味道。 萧峰摆了摆手说道:“我怕什么,京城第一大家族的杨家都不敢对我怎么样,更何况是一个端木禅,所以,我是在为你担心。” “那你别担心,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跟端木禅撕破脸,战斗还会继续,将来谁死谁活也是个未知数。” “你有什么计划?” “什么计划都没有,走一步看一步,倒是你,该计划一下了,毕竟是端木禅,不是一般人,你今天可是跟他彻底的决裂了。” “无所谓了,今天也算是彻底的看清楚他的人品了,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管别人的死活,这种自私自利的人,也没有深交的必要,所以啊,无所谓了。” 杨凡笑道:“你总算是觉悟了,来,喝酒,就冲这一点,我也得敬你一杯酒。” “来啊。” 这顿酒一直喝道了深夜时分这才散去。 第二天,杨凡坐飞机前往华中的某个城市,同白狼汇合。 他正带领着兄弟们同乔白飞打的如火如荼。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没办法,走的就晚,萧峰大中午的非要跟杨凡吃顿饭,吃了饭之后,才送杨凡去了机场。 接机的人数很是庞大。 有白狼,秦大山,赵铁成,白武吉,丁酮等。 秦士宗这老家伙生气了,说是不在帮杨凡了,所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杨凡也懒得过问,这老东西一心想着让杨凡娶阿甲,杨凡怎么可能放弃苏白墨去娶阿甲。 不是说阿甲不如苏白墨,而是因为杨凡最先认识的是苏白墨,见到苏白墨的第一眼就很心动,所以,杨凡是不可能抛弃苏白墨而选择阿甲的,虽然,阿甲也确实不错。 秦大山倒是什么都没有说。 尽管他前段时间可是开口让杨凡娶般若,但,自从杨凡拒绝之后,这老头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事儿,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得。 杨凡喜欢他的个性。 分寸拿捏的特别好,不会让人觉得尴尬。 同众人汇合之后,杨凡与众人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简单的寒暄之后,便迅速上了车,朝着市区奔去。 白狼亲自开车。 杨凡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拿下了一个半省份的地下世界了,也到了最艰难的时候。”白狼说道。 杨凡点头道了句:“正常,乔白飞已经意识到,若是在不反抗的话,那就很快就会一无所有,所以,现在的他一定会拿出全部的实力来对抗你,感觉到了压力没有?” 白狼笑了笑说道:“老实说,感觉到了。” “爽吗?” 白狼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着说道:“爽,老大,你还真别说,在这么高强度的压力下,每取得一点儿胜利都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情,你说也奇怪了,我在国外完成了多少高难度任务的时候,也没这么开心过,现在不过是跟一帮不入流的小混混打个架而已。” 杨凡说道:“这很正常,在国外的时候,实力不对等,咱们全力压制,说是倚强凌弱也不过分,但,现在的实力对等,或者说是比对方还弱了一些,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有了爽感。” “有道理。”白狼重重点头说道。 “乔白飞最近有没有动静?” “还好,这家伙深居浅出,一直都没有露面,血狼一直在盯着他,我嘱咐过了,一旦他敢露面的话,直接狙杀。” “干的漂亮。”杨凡称赞道。 白狼咧嘴笑了起来。 同一时间。 一架从西南边陲飞来的航班缓缓地降落在了机场的跑道上。 半个小时之后,三个肥瘦各不相同的老者缓步走了出来。 几辆豪车突然出现。 十多个人迅速的从前面那几辆车上走了下来,围堵在中间那辆的跟前。 很快,车门打开。 一个年轻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迅速上前几步,冲着那三个老者说道:“我就是乔白飞,几位前辈,欢迎你们的到来,酒菜已经备好,咱们这就出发吧。” “吃饭都是小事儿,我听说,那个叫杨凡的今日也来了此地,很好,把他的地址给我们,我们先去了结了他,然后在去喝酒。” 听了这话,乔白飞顿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