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快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八百一十七章 快

赵铁成的速度明显要比白武吉的快上不少。 但,杨凡没有心思去看。 因为,对方余下的俩个人也出手了。 站在一旁的丁酮突然扑了上去。 但,丁酮也只能缠住一个,余下的另外一个,朝着杨凡扑来。 杨凡一声冷笑,隐藏的银针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扣在了手中,只等着对方扑上来的瞬间,就打出去。 其实坦白的说,很早的时候,杨凡就知道,银针可以作为自己的暗器,跟对手较量的时候,会在关键时刻要对手一命,但,那个时候样觉得用银针是在是太下三滥了,杨凡有些不屑的用。 可是回国之后,见识过了太多的比自己不知道下三滥多少倍的人或者事情之后,杨凡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是在是太愚蠢了,这也算是自己的一门绝学,为什么不用,要是不用的话,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再说了,对付这些人也无须讲究,反正,他们也不跟你讲究。 干掉对方才是王道,至于用什么方式,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别人也不会在意。 所以,想清楚了这一点杨凡就不在矜持了,对方那些比自己厉害不知道多少倍的对手的时候,杨凡就会使出这门绝学。 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从那以后,杨凡可就不客气了。 能使用银针的时候,绝对不含糊。 为此,他还让白狼特意去给自己买了上万枚的银针。 扑上来的那家伙显然没想到杨凡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他扑上来的那一刻。 为了诱敌深入,杨凡还可以伪装出一副恐惧的样子,他不断的后退。 那家伙见状,一声狞笑,无比得意的朝着杨凡扑了上来。 杨凡迅速后退。 退了五六步之后,杨凡退无可退了。 他的身子顶在了墙上,杨凡洋装出一副更加恐惧的样子。 那家伙的拳头已经到了跟前。 就是现在,十多枚银针就跟下雨似得,一股脑儿的朝着这家伙的拳头打去。 这家伙躲闪不及。 拳头上顷刻间被四枚银针刺中。 得手时候,杨凡一点儿也不恋战,他迅速的朝着跟丁酮缠斗的家伙扑去。 因为,刚才攻击杨凡的家伙,在杨凡看来,已经是废物一个了。 那家伙拳头被银针击中,却根本不知道这些银针的厉害,他还当杨凡无计可施了,才用这些银针来迷惑自己,从而逃跑。 所以,见杨凡动了,对方还以为杨凡要逃。 便猛地提气,朝着杨凡扑来。 那知道这刚一提气,便觉得丹田之处阵阵剧痛,痛的他身子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随后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杨凡已经扑倒了跟丁酮纠缠不休的那家伙的跟前。 这家伙的实力显然并没多么的强悍。 因为,在丁酮的攻击之下,他正步步后退,一副落败之像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丁酮自然也瞧出了这一点。 他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杨凡不在纠缠这些,他朝着跟赵铁成打的难解难分的那家伙走去。 对方看似与赵铁成打的热火朝天,完全没有顾忌别人,但,等到杨凡快要近身之际,他突然一声狞笑,二话不说朝着杨凡扑来。 杨凡的心中一声冷笑。 就知道会是这样结果。 这一次杨凡没有故技重施,而是直接将手中的上百枚银针打了出去。 漫天的银针就好像是下雨似得,纷纷扬扬的朝着对方袭去。 兴许是见自己人已经被放倒了一个,所以,这家伙也不敢大意。 他迅速的凌空一跃,身子直挺挺的拔高了三四米,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他不知道的是,刚才不过是前戏。 就在凌空一跃的时候,杨凡突然就动了。 他的大手一挥,漫天的银针再次爆射了出去,从不同的方位,不同的角度,朝着那家伙打去。 那家伙顿时一惊,看着这些银针猛地朝着自己爆射而来,无处可躲的他瞬间有种绝望的感觉。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中 。 而且,还是被对方用暗器所伤。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得多丢人。 但,就在追紧要的关头,一种不服输的气势突然涌现了出来。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他爆喝一声,一把冒着寒芒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家伙将匕首挥舞的密不透风,很快,地上便密密麻麻的掉了一层的银针。 杨凡并不吃惊,对方的实力远在白武吉之上,能剁掉这些银针,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事实上,一开始杨凡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 等到这家伙的身子缓缓落地之际,杨凡再次出手了。 手中的银针正要再次打出去,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迅速闪过。 速度快的让杨凡觉得眼前一晃,便失去了那道黑影的身影。 快,太快了。 快的让杨凡觉得那道黑影就好像是鬼魅一般。 落地之后那道黑影迅速的朝着那老头扑了上去。 挥舞着匕首的拉头显然不是等闲之辈,他清楚的意识到,这道黑影来者不善。 所以,不敢迎接,他迅速后退。 杨凡再次处说了,刚刚还没来得及打出去的银针,在这个一刻全部都打了出去。 刚打了出去,便听到了一声的惨叫。 杨凡定睛一看,原来是那老东西被拿到黑影给拿下了。 那道黑影的脚正凶残的踩着对方的脑袋上,刚才的惨叫显然就是他发出来的。 杨凡没想到,这道黑影的实力竟然如此的不俗。 当真是凶残霸气。 “秦大山去哪儿了?”那道黑影突然问道。 声音沧桑,且杀气腾腾。 杨凡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时候,顿时笑了。 笑着说道:“老爷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听了杨凡的话,那道黑影顿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随后将遮挡着面孔的黑布拿了下来。 不是秦士宗还能有谁。 “秦大山呢?” “他出去了。” “我问你干什么去了。” “办事儿。” “什么事儿?” “老爷子,这你别管了。” “滚,老子办事儿不用你教,另外小子我告诉你,我这次回来是为了秦大山,而不是你,所以,别自作多情。” 话虽如此,可是他收拾对付的手脚却根本就没有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