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有恃无恐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八百三十章 有恃无恐

“准确的说是新的麻烦。” “什么麻烦?”杨凡问道。 “宁家出招了。”秦士宗面色凝重的说道:“刚刚得到的消息。” “宁家的实力到底有多彪悍?” “实力不容小觑。“ “跟秦家比呢?” “完全没有可比性,如果现在是秦家出动的话,你死一百遍都扛不住。” 杨凡笑了笑说道:“那也不怕,反正,有你,我怕啥。” 秦士宗叹了口气说道:“杨凡,我可以保你一时,但,我保不了你一世,还是得有自己的实力,我知道虽然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还不够。” “我知道不够,我也恨不得把一天当成是一个月来使唤。”杨凡笑了笑说道。 秦士宗道了句:“那就早点把这些好对付的敌人对付完,然后找时间去修炼。” “好。” “所以,你今天去处理乔白飞的事情,以你的实力,处理一个乔白飞应该不难。” 杨凡点头。 “我等你消息。” 杨凡再次点头。 驾车奔行在去乔白飞别墅的路上,杨凡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秦士宗在得知了自己的有些特殊的情况下,为什么对待自己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难不成这老家伙看到了自己的潜力,所以改变了注意,打算帮助自己? 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当时秦士宗见识到了杨凡不凡的医术之后,就对杨凡很是刮目相看。 现在看到了杨凡比医术更加不凡的一面,以老头那么现实的个性,肯定会对杨凡另眼相看的,说不定,从今往后会好好的辅助杨凡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总的来说,这是好事儿。 驾车到了乔白飞的别墅之后,杨凡不顾门口众人的阻拦,直接驾车长驱直入。 现在,杨凡是兵临城下,岂是几个小喽啰就能阻挡的了的。 下了车,十多个人迅速的围堵在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冷声喝道:“不想死的,都滚开。” “没有人让开。” 杨凡一声冷笑,猛地扑了上去。 他宛若进了羊群的饿狼,所到之处,便是血流成河。 一分钟的时间,战斗结束。 十多个人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 杨凡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衫,说道:“垃圾!” 说着,进了别墅。 乔白飞正在吃早餐。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乔白飞撩起眼皮扫了杨凡一眼,无比镇定的说道:“吃了吗?” 问候的语气就好像是老朋友似得。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吃了。” “坐,给杨凡先生泡壶茶,要最上等的龙井。” 命令下达之后,很快便有佣人将泡好的茶端了上来。 看来,这家伙算计好了杨凡要来了。 事实上,杨凡对于乔白飞能够知道自己过来,一点儿也不奇怪。 要是他不知道的话,那就显得太愚蠢了。 就像杨凡,这俩天虽然完全没有过问乔白飞的事情,但,对于他的一举一动杨凡却是了若指掌,因为,有人在帮着杨凡暗中监视着这家伙。 就像乔白飞暗中让人监视着自己一样。 杨凡也不客气,坐在了乔白飞的对面,开始喝茶。 乔白飞擦了擦嘴巴,说道:“我估摸着你今天也该过来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本不该过来的,但,我觉得还是来吧,有些事情,咱俩自己解决要比手下来解决更方便一些。“ “我赞同这话。” 说着,乔白飞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烟雾缭绕之际,杨凡看到了乔白飞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 杨凡瞬间意识到,这家伙又有了新的帮手。 不然的话,不会如此的淡定,更加不会出现得意之色。 如果杨凡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宁家的人。 杨凡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第一,宁家现在有三个人在杨凡的手中,第二,杨凡前天晚上在酒店已经遭遇了宁家人的算计。 尽管,已经猜到了,但,杨凡什么都没有说,他笑了笑说道:“最近过的如何?” “还不错,吃的好,睡的香,关键是还给墨墨打了俩个电话,她还邀请我去华亭市玩儿。”乔白飞笑的很是得意的说道。 这分明是在故意刺激杨凡。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是得去看,毕竟,你也曾经喜欢过墨墨,你应该去见见她,毕竟,这往后就没有机会跟她见面了。” 乔白飞眼神闪过了一丝杀气。 他不屑说道:“现在说这话未免太早了一些。” “看样子,你请到新的帮手了,那么就让我猜一猜。” 说着,杨凡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嗯,应该是宁家的人,还是个瞎子。” 这话一出,乔白飞的面色瞬间一变。 “你怎么知道?” 看来,杨凡猜中了。 杨凡冷笑着说道:“因为我们已经打过了一个照面,行了,别藏着掖着了,出来吧,藏在二楼的楼梯口你不觉得憋屈吗?” 这话一出,乔白飞再次一惊。 不仅乔白飞很是吃惊,就连藏在二楼的哪位也很是意外。 他完全没想到杨凡竟然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既然话都已经说破了,要在藏着掖着可就没劲了。 藏在楼梯口的哪位迅速的站起来,凌空一跃,便从二楼跳了下来。 但,落地无声。 可见实力着实不凡。 这家伙的出现杨凡丝毫不意外。 因为,就是那天晚上去酒店袭击自己的瞎子。 “好久不见。”杨凡笑眯眯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瞎子说道。 “你还没死?”那瞎子冷声说道。 “你那一掌就跟挠痒痒似得,完全没有力道可言。”杨凡嘲讽道。 但事实上,这老头的那一掌力道着实不轻,杨凡当时就差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好在那枚戒指拥有强大的修复能力。 就在杨凡飞出去的瞬间,便开始主动的修复起了杨凡受伤的部位。 所以,很快,杨凡便跟个没事儿人似得站了起来。 听了这话,那瞎子桀桀冷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着实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好,很好,既然那日你觉得我的掌是挠痒痒的话,那我今天给你来点刺激的。” 说着,猛地挥掌朝着杨凡的脑袋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