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我要矜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八百三十七章 我要矜持

阿甲修炼的很是认真,也很忘我。 杨凡已经在她的身边站了有十多分钟了,这妞竟然完全不知道。 捏捏这妞的脸蛋,刮刮这妞的鼻子,但,阿甲俱都没有反应。 杨凡脱掉了这妞的鞋,在脚底板挠了挠了一会儿痒痒,这妞依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杨凡败给了这妞。 刚给这妞把鞋穿好,阿甲便不咸不淡的道了句:“这就放弃了?我还以为你能无迟到什么程度呢。” 感情杨凡刚进来这妞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有吭气罢了。 杨凡嘿嘿的笑了笑说道:“原来,你知道我进来了啊。” “废话,我要真那么大意的话,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阿甲白了杨凡一眼说道。 杨凡看着这张依然纯净的让人心动的面孔,笑道:“怎么,你就对我的突然出现,一点儿也不意外?” “哼,你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来华亭市了。”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要不来这边的话,怎么会给我打电话问我们的地址。”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结果,阿甲花枝乱颤的大笑了起来。 “你还真信?” “难道不是?” “废话,当然不是,你别忘记,我爷爷也来了。” 杨凡恍然大悟,这才想起了这妞的爷爷也随着自己一起来了。 “所以,你爷爷给你打了电话?” 阿甲笑道:“当然,不然,我怎么可能猜到你来了这边。” “最近怎么样?”杨凡问道。 “我还不错,是墨墨过的有些压抑。” 杨凡面色一沉问道:“她都跟你说了?” “当然,你知道我们现在什么关系?说出来吓死你。”阿甲无比得意的说道。 “什么关系?”杨凡问道。 “我们现在是闺蜜兼朋友,都在一张床上睡过的好朋友,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杨凡一惊。 阿甲继续说道:“所以啊,以后对我好点,小心我给墨墨吹枕边风。” “你们真在一起睡过?” “当然,怎么,你不相信?你要不相信,今天晚上我们就在一起睡。” 杨凡败给了阿甲。 笑道:“阿甲,你变了,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这样啊,我上次看完你们没多久啊,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怎么?这样不好吗?” “也不能说是不好,只是,觉得有些别扭啊,总感觉你们的关系进展的太快了。” “快个毛线啊,我们整天厮守在一起,患难与共, 你说我们的关系发展的快吗?再说了,你可别忘了,女孩子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总是超乎寻常的快。” “这倒也是,得,不说这事儿了,说说墨墨单位的事情吧。”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了,在电话里边我已经说了七七八八,我总觉得哪位谢总明着是帮墨墨,但,司机上却是在给墨墨挖坑,坏的要死。” “谢坤吗?” 阿甲点头,继续说道:“我见过这个谢坤,是一个谢顶的家伙,看上去无比正派,但,我总觉得他看墨墨的那双眼睛邪恶的很。” 杨凡一惊。 心中不禁暗道了句:“竟然有人敢打墨墨的注意?”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一来,苏白墨确实漂亮,美的不可方物,二来,这山高皇帝远的,就算谢坤真的做点出格的事情,苏世雄也未必能把他怎么着。 “你在想什么?”阿甲见杨凡沉默不语,便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谢坤是苏氏集团在这地方的最高领导?” 阿甲点头说道:“是啊。” “行,我知道了,我会调查他的,如果他真敢对墨墨不利的话,你放心,我饶不了他。”杨凡杀气腾腾的说道。 阿甲说道:“嗯。” 说着,杨凡将电话给刘正阳打了过去。 很快,刘正阳接了起来。 “兄弟,好久不联系了,最近怎么样?”电话那头的刘正阳笑着问道。 “还好,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最近在疯狂的修炼。” “拿下了刘家的接班人身份没有??”杨凡问道。 刘正阳沉默了。 “怎么,没有拿下?” “嗯,出了点意外。”刘正阳沉声说道。 “难怪你这段时间没有给我打电话,出什么意外了?” “兄弟,你别问了,我会处理好的,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 “你的团队呢?现在在什么地方。” “还在省城。” “行,我知道了,你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快开口。” “我会的。” “振作起来,别跟个娘们似得,这么点打击都扛不住?” “我靠,你才是娘们。”刘正阳怒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行,你不是娘们,你要是个爷们的话,就把这个接班人的身份拿下,不然的话,我瞧不上你。” “艹,你给我等着,我非要拿下来!” 说着,刘正阳挂了电话。 “刘正阳没拿下接班人一职?” “没有,出了点意外。” 随后,杨凡将电话给琨叔打了过去。 琨叔是刘正阳团队的掌舵人。 很快,琨叔接起了电话。 “杨凡,有什么事儿?” “带上你的人来华亭市,我有重用。” “什么时候?”琨叔很是痛快的问道。 “越快越好。” “行,我知道了。” 说着,琨叔挂了电话。 刚挂了电话,杨凡便看到阿甲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这是几个意思?”杨凡问道。 阿甲笑道:“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觉得你特别的帅,干脆利落,意气风发,举手投足间有种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感觉,特别的帅。” “花痴。”杨凡笑骂道。 “对啊对啊,我现在特别的花痴。” “哟,你不是要跟我一比高下吗?”杨凡笑眯眯的问道。 阿甲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想跟你比一比的,但,现在突然觉得没必要了。” “怕了?” “不是。” “那是为何?” “我怕伤着你啊,而且,打打杀杀的多没劲,我是一个女孩子,我要矜持,我要有女孩子的样子。”阿甲傲娇的说道。 这话一出,杨凡却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