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真没事儿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八百五十章 真没事儿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宁锋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情况。 落地之后的他虽然毫发无损,但,刚才的这一变故还是给了他特别大的震撼。 他好像是看一个怪物似得看着杨凡。 杨凡躺在距离他十多米的地方,一动不动,胸脯不断的起伏。 宁锋没有继续扑上去,天知道,这小子会突然使出什么花招。 刚才的那一幕至今还在宁锋的眼前浮现,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杨凡突然坐了起来。 他竟然笑眯眯的看着宁锋。 “你,你没事儿了?”宁锋震惊的问道。 杨凡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笑道:“你说呢?” 宁锋再一次震惊了。 他知道啊,杨凡不是在演戏。 而是实实在在的没事儿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宁锋的心中如此的嘀咕道。 但,这样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杨凡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说道:“宁锋,你们宁家果然不怎么样,就你这实力还是宁家实力排行前五的高手,也就这样啊。” 这话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宁锋却没有计较,他迫切的需要找人去询问一下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反正,杨凡就在华亭市,一时半会儿他也走不了。 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小子,今日就当此为止,我玩够了,等我那天想找你玩儿的话,我会去找你的。” 说着,宁锋迅速闪人。 来的快,走的也快。 杨凡觉得事情好奇怪啊。 他不知道宁锋为什么会突然闪人,按说他的实力可比自己不知道高出了多少,想要弄死自己的话,易如反掌,但他没有,而是选择了闪人。 杨凡那里知道刚才的变故。 他被宁锋那一拳的力道干飞的时候,胸口痛的要窒息,所以,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但,让杨凡觉得奇怪的是,自己的身子落地之后,胸口处就不疼了。 而且,一股凉丝丝的气息在心脏部位游走,特别的舒服。 躺在地上的杨凡突然想起了秦士宗之前交给自己的那套功法,虽然到现在依然不知道秦士宗交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功法,但,这个时候杨凡意识到,秦士宗教授自己的那套功法确实可以在关键时刻保命。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杨凡刚在在地上还特意的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心脏部分,果然没什么问题。 检查完之后,他这才坐了起来。 宁锋闪人之后,杨凡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确定没问题之后,这才打车朝着别墅奔去。 他有些问题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半个多小时之后,别墅到了。 秦大山正在别墅的院落中练拳,见着了杨凡的时候,笑着点了点头。 杨凡说道:“前辈,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知道宁锋吗?” “宁家的宁锋?”秦大山反问道。 杨凡点头。 “知道,宁家的天才,野心勃勃,实力不俗。” “有多厉害?” “这我并不知道,因为从未交过手,但,据说是宁家排在前三的高手,怎么,你遇到他了?” 杨凡应了一声说道:“而且,还交手了。” “你没事儿吧。”秦大山无比关切的问道。 “还好。” “真没事儿?” “秦老,你看我现在像有事儿人?” 秦大山打量了一番之后说道:“以后遇见了他的时候,最后躲开他,你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强行战斗,吃亏的肯定是你。” 杨凡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对了秦老,秦士宗呢?” “在房间。” “我去找他说点事情。” 秦大山应了一声。 进了秦士宗的房间之后,老头正在一个人下五子棋。 对,就是一个人在下。 杨凡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跟自己下棋的人,很小的时候,杨凡就见过,师傅独自一个人下棋的事情。 “回来啦。”秦士宗头也不抬的问道。 杨凡点了点头。 秦士宗不在说话了。 杨凡问道:“老爷子,你交给我的功法到底是什么?”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好奇。” “都说了,没名字,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不是问你它叫什么名字,而是想知道,这套功法到底是怎么保护心脏的。” 这话一出,秦士宗丢下了手中的棋子,他抬头看了杨凡一眼问道:“你打架了?” 杨凡也不隐瞒,点头说道:“跟宁家的宁锋。” “没死?” “废话,我要死了,现在跟你说话的人是谁?” 秦士宗竟然笑了笑说道:“宁锋这个人生性残暴,而且,野心勃勃,你遭遇了他竟然没死,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怎么,你也知道宁锋?” “我谁不知道。”秦士宗白了杨凡一眼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那是,毕竟老爷子你可是老江湖了。” “你被宁锋击中了心脏?” 杨凡点头说道:“对,被他击飞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瞬间好像被人用手给死死的捏住了,痛的都没办法呼吸了,但,几秒钟之后,一股凉丝丝的气息突然出现,在心脏的部位开始涌动,随后,我就觉得不痛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说过,这套功法相当于给你的心脏安装了一个保护层,也就是你现在的修为不行,不然的话,那宁锋击中了你的心脏,不死也得重伤。” 杨凡一惊。 完全没想到秦士宗教授自己的功法竟然还有如此凶残的一面。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问题问的秦士宗有些不爽了。 他不耐烦的道了句:“我说小子你烦不烦,你要真闲的没事儿的话,就滚去修炼,或者给赵铁成治病去,别在老子这儿墨迹。” 这老头的脾气还真不小。 杨凡懒得跟他计较。 白了他一眼说道:“得,你忙,我先走了。” 说着,杨凡闪人。 秦士宗目送了杨凡离去的背影,他的嘴角微扬,带着几分诡异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