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求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八百五十七章 求见

蒋丰却沉默了。∑ 杨凡也不着急,反正蒋丰的秘书送了一壶好茶进来,杨凡喝茶就是了。 干掉了半壶茶之后,蒋丰说道:“你给蒋彦永那孩子看完病之后,后来联系过没有?” “没有。” “哦,其实我是想请你帮个忙。”蒋丰犹豫了一下说道。 看的出来,这件事情让蒋丰很是为难,不然的话,不会纠结这么久。 “蒋叔,您直说。”杨凡笑了笑说道。 蒋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能帮我劝一下彦永那孩子吗?我想让他回来接班,当时他想去当兵,我没有阻拦,但,我们的约定是给他三年的时间,这转眼间已经过了七年了,在这七年当中,我跟他说过好几次接班的事情,但,他都不答应,我知道我有些自私,但,做为一个父亲,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就他那么一个孩子,这么大的家业肯定得需要有人来继承,你能明白我的苦衷吗?” 杨凡没想到蒋丰找自己说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情。 他当然可以理解蒋丰的苦衷,但,这事儿杨凡可真帮不上忙。 “蒋叔,您的苦衷我明白,毕竟,蒋氏集团不是一个小作坊,发展到现在肯定得为不少的员工负责任,可是您让我去劝说蒋彦永,恐怕我也做不到,我可以去试着劝一劝他,但,相信他不会听我的。” “杨凡,我知道这事儿让你很是为难,但,我也是没有办法,另外,我也没把你当外人,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这么唐突的求你帮忙,我还是希望你能试一试,毕竟你救过他,彦永那孩子是个重感情的人,没准会听你的话。” “好,我这几天就试着联系一下他。” 蒋丰笑道:“谢谢,往后有什么需求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啊。” 闲扯了一番之后,杨凡起身告辞,蒋丰要晚上请杨凡吃饭,但被杨凡婉拒。 出了蒋氏集团之后,杨凡将电话给阿甲打了过去。 很快,阿甲接了起来。 “太阳又从西边出来了。”阿甲笑着说道。 “你忙什么呢?” “练功呢。” “哦,我跟你打听一件事情。” “什么事儿?” “你知道蒋丰吗?” “蒋氏集团的总裁?”阿甲反问道。 “对。” “知道啊,华亭市谁不知道,华亭市的第一大集团,蒋丰可是首富,你打听这个干嘛?”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事儿,你继续修炼吧,先挂了啊!” “晚上一起吃饭吗?” “行啊。” 阿甲笑道:“行,那咱们一起去接墨墨。” 杨凡应了一声,闲扯了两句挂了电话。 老实说,蒋丰求杨凡办的这件事起还真是让人蛋疼。 杨凡真不知道该怎么张这个口。 但,既然已经答应了,也不可能什么忙都不帮,所以,沉思了一会儿,杨凡电话给鸢鸢打了过去。 很快,鸢鸢接起了电话。 “杨凡?” 鸢鸢的语气带着强烈的怀疑。 “是啊。” “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杨凡笑道:“我怎么就不能给你打电话,自从省城一别之后,也有段时间没见了吧。” “四个月了。” “你记得这么清楚?” “我记性好,不行啊。” “行啊,跟你打听个事情。” “什么事情?” “蒋彦永那家伙是个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我也不瞒你了,我刚才跟他父亲见了一面儿,他父亲的意思是想让我劝蒋彦永回来接班。” “哦,这事儿啊,那你还是别跟他说了,没用,他父亲曾经让我也劝说过蒋彦永,但,蒋彦永这个人你可能不大明白,他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现在他在部队很好,倒不是说前景有多好,而是他真心热爱部队,所以,是不可能离开的。” “我也知道啊,他要是愿意回来的话,恐怕早就回来了。” “是啊,哦,对了,你现在在华亭市?” “对。” “哦,那我得告诉你一个噩耗。” “什么?” “下周一,我也会去一趟华亭市。” “有事儿?” “嗯,有点私事儿。” “果然是噩耗啊。”杨凡笑道。 “你大爷,本不想联系你,但,现在看来,我到时候一定会去打搅你,最好可以让苏白墨看到我骚扰你的情形,然后误会了你,跟你彻底的分手。” “鸢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毒了?” “不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谁让你对我爱答不理的。” “再见。” 说着,杨凡就要挂电话。 鸢鸢笑道:“滚吧。” 杨凡挂了电话。 晚上要跟阿甲一起去接苏白墨,所以,杨凡直接驾车朝着苏白墨的别墅奔去。 但,没走多久,杨凡的手机响起。 电话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 杨凡知道,自从自己来了华亭市之后,这一摊死水终究还是被自己搅动了,虽然来的时候,很是低调,直到现在也很是收敛,但,杨凡知道,还是有很多人知道了自己来了。 所以,时不时的接到一些陌生的电话,杨凡也不觉得意外。 接起了电话,杨凡没有说话。 却是听的一个恭维的声音说道:“可是杨凡,杨先生?” “我是,你哪位?” “哦,我叫黄天,人送外号疯狗。” “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想见一见您。” “有事儿直说。” 黄天略微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想做您的狗。” “我的狗很多,不需要。” 开玩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杨凡怎么可能轻易的答应他。 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跟杨凡混的。 “杨先生,所以,我想见您一面,我保证,您见到我之后,一定会同意的,我知道您的狗很多,但我绝对最忠心也是最狠的那一条。”黄天的声音带着几分祈求的味道。 杨凡来了兴趣,倒要看看这个毛遂自荐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确定?” “我确定。” “好,那就见一见,你最好像你说的一样,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后悔的。” “您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杨凡将地址给了对方,便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