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原来如此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九十五章 原来如此

“你没事儿吧!”杨凡笑了笑问道。 “你,你,你突破新境界了?”阿甲吃惊的问道。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我说过怕伤你自尊心啊,你不听。” 这话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自己突破了新境界的事实。 “靠,你这个禽兽啊,突破了新境界也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跟我的境界一样呢,既然是这样的话,还那切磋个毛线啊,杨凡,我鄙视你。” “我接受你的鄙视。”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阿甲无比郁闷的白了杨凡一眼说道:“不跟你玩儿了。” 说着,这妞就要进别墅。 杨凡见状赶紧说道:“我道歉,阿甲,你别走啊,我还有事儿问你。”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哼!”阿甲傲娇的说道:“而且,你的道歉实在是太没诚意了。” “那怎么才算是有诚意?” “除非你认认真真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别说是一个,十个都行,你问吧。” 阿甲听了这话,这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盯着杨凡看了一会儿,还没说完,但是她的脸蛋却已经红了。 杨凡瞧的有趣,便笑道:“阿甲,你的脸怎么红了?” “关你屁事啊,我问你,你跟墨墨是不是内个了。” “那个了?”杨凡好奇问道。 “就是内个啊!” 这妞的俏脸越发的绯红。 “内个是那个啊!” “你是猪啊,你跟墨墨是不是滚床单了。”阿甲气呼呼的问道。 但,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这妞的脸越发红的不行了。 娇艳欲滴的几乎能挤出水来了。 杨凡被阿甲的大胆刺激到了,他震惊不已的看着阿甲,当杨凡看到了这妞羞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你今天早上看我的眼神那么的暧昧,感情,你以为我俩滚床单了?” 阿甲也不说,只是越发羞涩。 杨凡瞧得有趣,打趣道:“那你是希望让我们滚床单呢?还是不希望。” “关我屁事啊!” 说着,阿甲逃命似得进了别墅。 杨凡无语。 本想询问这妞一下方寸这个人,但,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 杨凡只好去找苏白墨。 正在看资料的苏白墨见杨凡来了,顿时温柔一笑,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跟阿甲聊了几句。” “哦,你要是忙的话,晚上完全可以不用过来啊。” “可不行,一天不见你,我的心里比就发慌。” 苏白墨俏脸一红,娇嗔着说道:“就知道胡说八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行,那我说点不胡说八道的事情,你知道方寸吗?” “知道,方家的那位二世祖。” “他这个人怎么样?” “没接触过,但是阿甲曾经告诉过我,这是个人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尤其喜欢泡女明星,你问这个干吗?”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你今天工作如何?” “还行。” “累不累,累的话,我给你按摩一会儿?” “好啊。”苏白墨欣然同意。 这妞跟杨凡可不陌生了。 杨凡站在了苏白墨的背后,开始为她按摩起了肩膀。 一边按,一边思考着苏白墨刚才说过的话。 这妞话语中的方寸是一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可是自己接触的那个方寸,却是一只十足的笑面虎,而且,精于算计,说话做事儿俱都滴水不漏,而且,手段凶残。 杨凡怎么想都觉得俩人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其实也并不意外,这说明,方寸伪装的相当不错。 真是个高手啊,杨凡感叹道。 给这妞揉捏了一会儿之后,苏白墨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无比舒坦。 “杨凡,你这手法可真是不俗,按了这么一会儿,我就觉得自己神清气爽,而且一点儿也不疲惫了。” “回头有时间了,我每天都给你按摩。” “好啊!”苏白墨笑着说道。 “对了,宝宝不说要回来吗?怎么还不回来。” “你想她了?” “能不想嘛,这都快一年没见了,也不知道那小妮子长高了没有,变得更漂亮了没有。” “那你做好准备,宝宝现在的状态较去年还是有很大变化的。” “真的假的?” 苏白墨点头。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在过段时间吧,我在京城给她打过一次电话,说是临时出了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不然,这几天就应该回来了。” “原来如此。” 同苏白墨聊了一会儿,杨凡便回了房间开始修炼。 虽然秦士宗告诉杨凡,到了杨凡这样的境界,修炼已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想要继续突破新的境界就得靠机缘了,但,多年原来养成的习惯一时间肯定难以改掉。 而且,杨凡相信,修炼一道,若是不持之以恒的话,就算是机缘到了,也未必能突破新的境界。 所以,他依然很是勤奋的修炼。 第二天大清早陪着苏白墨晨跑完,又陪着俩妞吃罢了早餐之后,样这才驾车回了别墅。 二爷已经有了属于他的房间,老头显得很是开心,虽然损失了不少钱,但,最起码命是保住半条了。 杨凡起身去了看了看沈鹰。 这家伙还在昏睡当中,并非是他能随,而且是杨凡曾经交代过白武吉,每天都要给他注射安眠药。 对,杨凡的目的就是要让他每天都在沉睡中度过。 这样的话,会省去很多的麻烦,毕竟,沈鹰这家伙的实力可是非同一般的。 不过,为了不让他挂掉,每天在给他注射安眠药的同时,也会给他输入一定的营养液。 毕竟,不能真的把这家伙弄死。 说起来,杨凡有一件事情觉得特别的奇怪。 这沈鹰已经被杨凡拿下了,但,沈家到现在为止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也太不寻常了吧。 完全不正常啊。 对于想不明白的事情,杨凡一般不会多想。 他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思考呢。 上午给赵铁成治疗完毕之后,杨凡正在休息的时候,手机响起。 电话是琨叔打来的。 每次琨叔打来都是有要事,所以,杨凡很快接了起来。 “花爷从江浙市出发了。”琨叔沉声说道。 “就他一个人?” “不是,还有他儿子赵龙,以及四个随从,但,这四个家伙明显是老佛爷派过来的高手,所以,杨凡,你要小心。” 听了这话,杨凡突然嗅到了危险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