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零七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个半小时之后,陈天元签下了这份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丧权辱国”的合约,但,陈天元表现的依然很是平静。 到底是见过不少世面的人。 要给了一般人,早就凌乱了。 “拿着这份合约,上午去我公司办理手续,但,到时候如果我见不到陈宝的话,方寸,你依然什么都得不到。” “我懂,放心吧,陈叔。” 说着,方寸笑眯眯的带着合约闪人。 早上七点钟,杨凡正在陪苏白墨晨跑。 快要结束的时候,杨凡的手机响起。 电话是方寸打来的。 杨凡接了起来。 “老大,给我个账号。”方寸直截了当的说道。 “办妥了?” “成功一半了。” “我能得到多少?”杨凡问道。 “两百亿。” “行,知道了,账号待会儿发给你。” “ok,老大,还是那句话合作愉快。”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随后,将账号给方寸发了过去。 方寸不知道的是,杨凡就在挂了电话的那一瞬间,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 “出什么事儿了?”苏白墨好奇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事儿,一个合作伙伴要给我分红了。” “能分多少?”苏白墨好奇问道。 “几十万啊。”杨凡笑道。 苏白墨也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你做的很成功啊。” “那是,我可是发誓要包养你的,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赚钱的。” 这话将苏白墨逗笑了。 笑着说道:“那你加油。” 杨凡点头。 晨跑完毕之后,苏白墨回了别墅。 杨凡却将电话给财神爷打了过去。 很快,财神爷接了起来。 杨凡将事情的原委同财神爷说了一遍,最后,杨凡说道:“你在华亭市这边可有认识的人?” “当然有。” “行,给我调查一下,方寸从陈氏集团哪里得到了多少。” “明白,老大,给我俩个小时的时间。” “好的。”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吃罢了早餐之后,杨凡同阿甲一起送苏白墨去上班。 分别的日子可是越来越近了,杨凡自然想多跟这妞相处一下。 送苏白墨到了公司之后,阿甲问道:“杨凡,听墨墨说过段时间你就要走了?” “是啊。” “这次要去哪里?” “江浙市。”杨凡也不隐瞒。 阿甲这妞知道的比较多,隐瞒也没什么用。 “要去跟老佛爷打架?”阿甲笑问道。 “对。” “那你得小心了,这老佛爷可不是包不凡,也不是乔白飞。” “我知道。” “那你今天有什么打算?” “还没什么打算,怎么,你有安排?” “没有啊,我要回去修炼,虽然依旧被你超过了,但,我并不会就此停滞不前。” “加油!”杨凡笑道。 阿甲点了点头,彼此作别。 杨凡驾车回别墅。 奔行了没多久之后,财神爷的电话打来了。 杨凡接了起来。 “这位方公子够狠的,从陈天元哪儿拿走了上千亿的利润。” “具体都有什么?”杨凡丝毫不觉得的奇怪的问道。 杨凡当然不会奇怪,以方寸的狠,显然不可能只从陈氏集团拿走这么点钱。 “七块地皮,价值六百多亿,因为,这些地皮可都是一等一的黄金地段,尤其是京城跟华亭市的这三块地皮,均价更是超过了一百亿之多,另外还有陈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价值三百多亿!” “行,知道了。” “老大,这小子可真够心黑的,拿走了那么多,竟然只给了你两百亿。”财神爷着实不爽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别担心,他吃进去的,我会让他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明白了。” 杨凡叮嘱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 回到了别墅之后,白狼正在跟花爷同二爷交接地下世界的事情。 杨凡将白狼叫到了一旁,如此这般的在白狼的耳畔叮嘱了一番之后,白狼连连点头。 刚交代完,杨凡接到了方寸的电话。 “老大,陈宝已经失去了作用,可以放了他了。”方寸笑道。 “放他?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已经弄死他了。”杨凡说道。 方寸着实一惊。 “老大,你,什么时候弄死他的?” “昨天晚上回来之后。” “卧槽,杨凡,你特么脑子进水了?谁让你弄死他的。”电话那头的方寸暴喝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杀个人而已,多大点事儿,我又不是第一次杀人,你放心,你要惹毛了我,我连你也杀。” 方寸着实一惊。 杨凡却笑道:“钱什么时候到账。” “草,到账个屁啊,老子现在怎么跟陈天元交代。”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今天下午六点之前,我要见不到钱的话,那你小心了。”杨凡依然笑着说道。 “滚!” 说着,方寸直接挂了电话。 方寸很愤怒,彻底的暴怒了。 他没想到,杨凡竟然弄死了陈宝。 这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这下好了,方寸还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陈天元交代了。 在陈氏集团的总部楼下犹豫了一会儿,方寸把心一横进了陈氏集团。 挂了电话的杨凡却觉得有事儿可做了。 而且,他觉得,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自己一定会过的很是刺激。 “陈叔,你放心吧,陈宝下午就回来了。”方寸笑眯眯的说道。 “方寸,我说过,你要不把陈宝带来的话,我是不会给你办理手续的。”陈天元冷声说道。 “陈叔,我觉得你还是把转让手续办理了为好,因为,我刚刚跟杨凡通过电话,喏,这是通话记录,你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刚才通话的过程中,我的意思是让他把陈宝给我带过来,但,杨凡却说要先办手续,不然的话,他是不可能把陈宝带来的,而且,他还说,中午吃饭之前,要是搞不定这一切的话,那他就撒票,陈叔,你也知道这种混社会的,个个凶残的很,我觉得,咱们最好按照他说的去做,免得伤了和气。” 陈天元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他冷声说道:“陈宝不出现,我是不可能给你办理转让签约的,没有了转让合约,你我之前的合约也不完整。” 这话一出,方寸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狰狞,他冷声说道:“陈叔,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