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就坡下驴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一十章 就坡下驴

不用问杨凡也知道,这个电话是谁给自己打的。 除了方寸的父亲方建国之外,再也没有旁人了。 “是方寸的父亲方叔吧。”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少套近乎,我问你,方寸是不是你绑架的?” “怎么,方寸被绑架了?杨凡无比震惊的问道。 “小子,你少给我装,别以为我跟陈天元一样是个傻子。” “方叔,你这话可实在是太打脸了,我跟方寸的关系好的不能在好了,我们可是一起在对付陈家,你怎么能说方寸是被我绑架了?另外,方寸消失了?他可是答应过我,给我两百亿的,因为,我帮他把陈宝绑架了。” “小子,跟我玩儿这一招是吧,你特么也不看看老子是谁,奉劝你一句,俩个小时之内把方寸给我送回来,不然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方叔,你这话可就没意思了,我早上还跟方寸通的电话,这点你应该应该知道,说我绑架了他,你这话可真是让我伤心,方寸不想给钱也就算了,至于这么诬陷别人?” “行,还跟我装是吧,行,你给我等着,我要不收拾的你跪下求饶的话,我特么不姓方。” 说着,方建国愤然挂掉了电话。 杨凡盯着手机看了看,不屑的冷笑着道了句:“还真以为你多厉害啊,想让我跪下求饶,我倒要看看是谁跪下求饶。” 收起了手机之后,杨凡冲着众人说道:“那啥你们先聊着,我出去办点事情。” “老大,我跟着一起去吧。”白狼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就华亭市这一亩三分地,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我下手。” 如此霸气的话,瞬间让白狼等人无语。 杨凡驾车闪人。 出了别墅之后,杨凡将电话给蒋丰打了过去。 蒋丰是蒋彦永的父亲,杨凡见过一面,老头颇为喜欢杨凡。 很快,蒋丰接起了电话。 “杨凡,你小子,我还以为你忘记你蒋叔了。” “叔,你可真的冤枉我了,我这几天忙的要死,这不,刚闲下来就给你打电话了。” 蒋丰笑了笑说道:“你小子啊,行吧,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 “这不,马上就要离开华亭市了嘛,所以,想找蒋叔讨杯茶喝,不知道蒋叔舍不舍得啊!” 蒋丰哈哈大笑了起来。 “要不说你小子命好啊,今天刚得到了一罐儿极品普洱,过来吧,我这就给你泡上。” “得嘞。”杨凡咧嘴一笑说道:“我一个小时之后过去!” 蒋丰应了一声,彼此挂了电话。 个把小时之后,杨凡抵达了蒋家的别墅。 蒋家的财力果然不俗,蒋丰居住的地方比杨凡现在居住的别墅还要奢华。 “叔,好气派啊。”杨凡笑道。 “你小子住的地方也不错啊。” “跟叔你这一比,我哪儿就是贫民窟。” “得,你要愿意的话,可以过来住一段时间,反正,这偌大的房子也就我一个人住。” 杨凡听了这话,却叹了口气说道:“叔,你说都是人,可命运咋差这么多啊。” “此话怎讲?” “蒋彦永那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要有这么个爹,当那门子的病啊,每天在家里边吃香的喝辣的,多爽。” 蒋丰笑了笑说道:“人各有志,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我得谢谢你。” “谢我干嘛?” “我蒋彦永说了,你给他打电话了,然后劝说了他一下,虽然,我们还是没有办法达成一致,但,至少,一些心结已经逐渐解开,这是好的开始,所以,我得谢谢你。” “叔,你太客气了,咱们喝茶去?” 蒋丰笑道:“成啊,早就给你泡好了。” 进了别墅之后,蒋丰亲自将泡好的茶递给了杨凡。 杨凡喝了一口,便笑道:“好茶,叔,待会儿走的时候给我打包一些啊!” 跟蒋丰杨凡就没有客气过。 蒋丰笑道:“行啊,你走的时候,我给你打包一些。” 杨凡咧嘴笑了起来。 一壶茶见底的时候,蒋丰说道:“陈家被你这次打击的够狠,怕是段时间内恢复不了元气了。” 杨凡有些吃惊。 吃惊的是,这蒋丰对自己的情况心知肚明。 “叔,你调查我了?”杨凡笑问道。 杨凡并不生气。 有些人调查你是想使坏,但,有些人调查你,却是为了保护你。 杨凡相信蒋丰是属于后者。 蒋丰笑了笑说道:“也算不上是调查,只是比较关注你,所以,你做的一些事情我知道。” “原来如此。” 蒋丰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我没什么恶意。” 杨凡点头笑道:“叔,这点我相信。” “所以你接下来想怎么办?” “叔,其实坦白的说,我之前压根就没想着做这些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主要的事情是什么,但,没想到,方寸这小子半路蹦跶了出来,我就只能就坡下驴。” 蒋丰点头说道:“你真打算跟方寸合作?诉我直言,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 “当然不会跟他合作,这小子不厚道,敲诈了陈家那么多钱,只给了我五分之一,我的付出与得到明显不成正比嘛,所以,我只好将他拿下了。” 蒋丰哈哈大笑了起来。 却是听他笑着说道:“你小子,可真会给自己找借口,不过,这事儿做的倒是够狠,所以,接下来你要对付方家?” 杨凡说道:“是啊,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自然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们方家,我本来没有这样的打算,但,现在钱自己送上了门,我要不要的话,真说不过去,叔,你说呢?” 蒋丰笑道:“确实说不过去,需要我做什么?” “暂时还没有吧,不过,方建国给我打电话了,他已经知道了方寸被我绑架了,接下来,想必就要出招了,道上的事情,我并不担心,但,如果他要动用一些官方势力的话,叔,恐怕你得出手。” 蒋丰笑道:“这你放心,你是蒋彦永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我都得帮你,所以,把心放在肚子里边,一个方家,我还真没放在眼中。” “那就有劳蒋叔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客气了不是,我还指着将来你能带着彦永一起玩儿呢。” 杨凡笑眯眯的道:“好说,好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