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别担心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二十二章 别担心

说杨凡在与死神赛跑这话一点儿也不为过。 半个小时之后,杨凡同苏白墨,阿甲登上了前往萧媚城市的飞机。 事先跟机长沟通过,再加上蒋丰的命令,所以,机长将飞行的速度提高了百分之三十。 这给杨凡解约了不少的时间。 一路上,众人沉默不语。 因为每一个人的心里边都充满了对萧媚的担心。 虽然谁都没有说,但,从每一个的脸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飞机行了八个小时之后,随行的工作人员将晚餐推了出来。 但,三个人俱都没什么胃口。 飞行了不到俩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到了萧媚所在的城市。 下了飞机之后,杨凡给蒋丰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到了。 蒋丰再次叮嘱道,若是有需要的话,尽管打电话,杨凡表示感谢。 出了机场之后,接机的车早就准备好了。 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亲自接机。 看到了苏白墨的时候,这男子顿时恭恭敬敬的说道:“苏小姐好。” “余总,你辛苦了,萧媚在那家医院。” “市二院的住院部。” “好,上车,杨凡,你来开车。”苏白墨沉声说道。 杨凡点头。 众人上了车之后,杨凡迅速的驾车朝着医院奔去。 “余总,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萧小姐上班上的好端端的,突然就昏厥了过去,我们就迅速的将她送到了医院。” “医生是怎么说的?” “医生说,可能是太过于劳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所以,我没有把这件事情上报。”余总说道。 “那她醒来了没有?”苏白墨问道。 余总着实尴尬的摇头说道:“还没有!” 简单的几句话,问清楚了一切之后,苏白墨便不在说话。 杨凡将车开的飞快,简直是风驰电掣。 原本四十分钟的路程,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到了医院之后,杨凡将车交给了余总之后,便迅速的带着苏白墨同阿甲朝着住院部奔去。 几分钟之后,众人见到了萧媚。 躺在病床上的萧媚就像是睡着了似得,没有任何的异样。 但,杨凡不敢大意。 他在第一时间捏住了萧媚的命脉,度了一丝气息进去,开始为萧媚诊断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杨凡撒手。 苏白墨问道:“怎么样了?” 杨凡没有言语。 他再次发力。 不过,杨凡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脸色看来,情况显然不容乐观。 这一次,杨凡用的时间更久。 足足有半个小时之后,这才撒手。 看似普普通通的诊断,可是杨凡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早已是满头大汗。 撒手之后,杨凡的面色很是凝重。 “还是没结果吗?”苏白墨小心翼翼的问道。 杨凡说道:“你们先去外面等着。” 苏白墨同阿甲听了这话之后,迅速的出了病房。 杨凡正要继续给萧媚诊断,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又是阿超打来的。 杨凡迅速接了起来。 “是不是检查不出任何的情况?是不是觉得萧媚的身体一切都很正常?”电话那头的阿超笑的那叫一个得意的问道。 杨凡没有说话。 阿超却继续说道:“嗯,这就对了,不怕告诉你,这毒可是我从沈家高价买来的,你也知道沈家可是制毒世家,所以啊,想要破解这毒,除了沈家的人之外,其他人想都别想,哦,我在提醒你一句,你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说着,阿超便挂了电话。 挑衅,阿超就是在故意的挑衅。 他故意在刺激杨凡。 坦白的说,杨凡很生气,很愤怒,但,杨凡却又清楚的知道,现在不是生气,不是愤怒的时候。 当务之急是救萧媚,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杨凡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捏住了萧媚纤细的手腕,强行的将一股股滂沱大气的气息注入了萧媚的体内,这股气息就好像是杨凡的“眼睛”,在萧媚的体内似乎游走,迅速的检查着萧媚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杨凡却是越来越着急。 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他整个人就好像被人在身上浇了好几桶的水似得,彻底的湿透。 但,杨凡没有在意。 他更加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气息涌入了萧媚的体内。 这一次,杨凡检查的更加的仔细。 他已经彻底的进入了疯狂的境地,忘记了一切,此刻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救活萧媚。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又一只手搭在了杨凡的肩膀上,一个无比担忧的声音说道:“杨凡,休息一下吧,求求你了。” 是苏白墨的声音。 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瞬间将杨凡拉回了现实。 紧绷的神经断裂似得,疼的要死。 杨凡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突然撒手。 随后,整个人便瘫坐在了地上。 杨凡很沮丧,很难受。 他的心脏好像被人用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捏着似得。 痛的要命。 杨凡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但,这一刻,他的眼眶红了。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杨凡到底有多难受。 作为一个医生,却救不了萧媚,没有一种打击比这种打击更要的要命了。 老实说,此刻的杨凡已经游走在彻底崩溃的边缘。 阿甲迅速的将用温水弄好的毛巾递了过来,苏白墨开始为杨凡擦拭了起来。 杨凡也没有动,任凭苏白墨给自己擦拭着面孔。 过了一会儿,杨凡突然站了起来。 在苏白墨与阿甲的疑惑中,杨凡一头扎进了卫生间。 很快,哗啦啦流水的声音传来。 杨凡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了水龙头下面,任凭冷水浇灌在自己的脑袋上。 杨凡需要自己刺激,他必须得保持冷静。 诊断是一件极其耗神的事情。 被冷水冲了五分钟之后,杨凡觉得自己舒服多了。 他起身出了卫生间。 “杨凡,媚儿到底怎么了?”苏白墨问道。 “我也不知道,从诊断来看,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可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已经睡着了这么久了,还没有醒来,这说明,不是没有问题,是问题很严重。” “杨凡,你没事儿吧!”阿甲小心翼翼的问道。 杨凡冲着苏白墨跟阿甲说道:“别担心,我没事。” “可是你的状态实在不好,看上去很吓人。” “别担心,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最后尝试一下。”杨凡沉声说道。 俩妞相互对视了一眼,起身出了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