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求你件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三十三章 求你件事

“找谁。”杨凡问道。 别墅的门口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杨凡。 “找你。” “你知道我是谁?” “杨凡。” “你是谁?” “屠夫。” “平爷的手下?” 自称是屠夫的男子笑了笑说道:“对。” “找我什么事儿?” “请你吃饭。” “没空。” “不,你得有空,我这个人喜欢动手之前,先请对手吃顿饭。” “为什么?” “了解对手,才能百战百胜。” “这么说来,你一直是这么对付你的敌人的?” “基本上都是这样。” “看样子,我拒绝不了你了?” “你拒绝不了我。”屠夫笑道。 “我要是不去呢?” “那我就不走了。” “那你就留在这儿吧。” 说着,杨凡转身便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幸亏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跟我出去,所以,我带了酒菜。” 杨凡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看着这个奇葩的家伙。 对方打了个响指,顷刻间,五六个马仔拎着东西出现在杨凡的面前。 “看样子,我必须得开这个门了。”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你最好开这个门,我的脾气不错,但我手下的脾气不好。” “怎么个不好?” “一言不合就会开枪的那种。” “你们的枪呢?杨凡冲着屠夫的手下问道。 “在腰上。” 杨凡点了点头,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你很识相。”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我没的选。” 屠夫笑着说道:“不错,你没的选。” “里边请!” 屠夫点头。 大手一挥,拎着东西的几个马仔瞬间如鱼贯入。 酒是好酒,菜也不错。 满满当当的放了一桌子。 屠夫亲自给杨凡等人把酒满上之后说道:“来,我敬你们一杯。” 但,杨凡等人没有举杯。 “是不是觉得我很奇葩。”屠夫笑问道。 “是。” “是不是觉得我这么贸然上门让你们觉得很唐突。” “是!” “哦,习惯就好,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说着,自顾自的一饮而尽。 杨凡这时端起了酒杯。 赵铁成跟琨叔也端起了酒杯。 三个人一饮而尽。 “来来来,吃菜,千万别客气,虽然我们是敌人,你我都恨不得弄死对方,不过,这一刻我们是朋友。” “好!”杨凡点头说道。 众人开始吃喝了起来。 “你认识丧尸吗?”杨凡突然问道。 “认识,怎么,他已经来过了?” “人虽然没到,不过,却送来了一只手。” 屠夫听了这话顿时不屑说道:“粗鄙,就知道整这些没用的东西,一只手就想吓到你们,也真是太天真了,我就跟他不一样,从来都不搞这些,我一般都是真刀实枪的干。” “有个性。” 屠夫笑道:“谢谢夸赞。” “不过,我有个问题特别想问问你。”杨凡说道。 “你说。” “我初来乍到的,你们便三番五次的上门,想干什么?” “想干掉你啊。” “平爷交代的?” 屠夫点头说道:“何止交代了,平爷放出话来,谁要是干掉你的话,那谁就能坐上副帮主一职。” “原来如此,不过,这么说来,接下来,有能力竞争的人都会来找我?” “那是自然,你现在就是一块儿肥肉,谁能吃到嘴巴,那谁就能一步登天,这样好事儿百年不遇,所以啊,这俩天找你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们就不怕,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肥肉?” 屠夫笑道:“怕是别人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啊。” “你怎么知道?” 屠夫笑而不语。 俩人打了一会儿哑谜之后,继续吃饭。 一顿饭在不错的气氛中吃罢了之后,屠夫便起身告辞。 “杨凡,三日之内,我必定会来取你项上人头,你做好准备。”屠夫显得很是认真地说道。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想取我项上人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担,到了最后,基本上都被我取走了他的项上人头。” 屠夫听了这话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那叫一个张狂。 摆了摆手,屠夫起身出了别墅。 “收拾东西,马上闪人。”目送了屠夫的离去之后,琨叔突然沉声说道。 “怎么了?”杨凡笑着问道。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看不清楚现在的局势吗?杨凡,屠夫说的很清楚,平爷已经下了命令要弄死你,现在四个金刚,俩大护法都视你为眼中钉,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继续留下来的话,那你可就是真的脑残了。”琨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怒道。 “琨叔,你走吧,我是不打算走了。”杨凡说道。 “杨凡,你脑子进水了?”琨叔怒骂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而且,平爷或许真的很厉害,但,琨叔我既然来了,那我肯定就不会随随便便的走,而且,来的时候,我已经预料到这一趟必定是龙潭虎穴,但我不怕!” “杨凡,你大爷的,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多少人啊!” 杨凡笑道:“我这次来又没带多少人,就带了老赵一个人,哦,对了老赵,你走吗?” 赵铁成摇头说道:“从未想过要走,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赵铁成的话掷地有声。 琨叔叹了口气说道:“杨凡,我并非是怂货,而是对方的强大真的超出你我的预料,你想要对付平爷老佛爷不是不行,但不是现在,等到你羽翼丰满的时候,你照样可以杀回来,那个时候可就比现在容易的多了。” “我知道,真要等到我羽翼丰满之后,别说是老佛爷了,比他更加厉害的,我也不会放在眼中,可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什么爽感了,不是吗?” 琨叔彻底的败给杨凡了。 他知道自己劝说不动杨凡了。 这家伙打定主意要送死。 琨叔沉默了。 他的那张沧桑的面孔上的肌肉开始抽动了起来。 可能是生气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琨叔,生气了?” 琨叔摆了摆手,沉声说道:“行,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杨凡,我想求你件事儿,你若答应我的话,那我再也不提走的事情,拼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会帮助你,你若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走!” “行啊,什么事儿,你说吧!”杨凡认真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