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欺负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四十九章 欺负

“你想干什么?”琨叔无比疑惑的问道。 杨凡笑眯眯的说道:“不想干什么啊,就是觉得她伺候人的本事倒是不错,既然这么好的佣人,我要是不好好使唤一番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她的天赋了?” “变态!” 说着,琨叔进了别墅。 赵铁成见俩人回来了,便询问道:“事情处理的咋样了?” “还好。” “有什么我能做的?” “暂时还没有。”杨凡笑道。 赵铁成点头说道:“如果有,尽管开口,我没有二话。” 杨凡应了一声。 叶雪禅的手艺相当不错。 吃罢了饭之后,赵铁成跟琨叔在休息。 这妞正厨房忙着洗碗筷。 杨凡倚在厨房的门口,笑眯眯的问道:“叶雪禅,其实我特别不明白,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做这些事情,不觉得委屈吗?” “不啊,为什么会觉得委屈?都是工作。” “可把你献给我的那个人已经倒了,你完全可以闪人。” “做人得有契约精神。” “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这话一出,叶雪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哪儿来的这么强大的自信心。” 杨凡笑了笑问道:“累不累?” “不累!” “哦,不累的话,洗完碗之后,来我房间一下。” “干嘛?”叶雪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着,杨凡起身上了楼。 “小子,别做出格的事情。”琨叔警告道。 “关你屁事啊!”杨凡不爽的说道。 琨叔无语。 回到了房间之后,杨凡躺在了床上。 他的脑袋运转的飞快,简直就是一台配置超高的超级电脑。 接下来要走的路,俱都是无比的复杂了,说每一步如履薄冰都不为过。 杨凡清楚的知道,自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不知道想了多久,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杨凡回过神,知道叶雪禅到了。 便应了一声进来。 很快,房门推开。 却是见叶雪禅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愣着做什么?”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我不习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杨凡无比错愕的看着这妞。 就好像是在看外星人似得。 着实没想到叶雪禅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要平时杨凡肯定会让这妞闪人。 但,现在杨凡却没有这样的打算。 “进来吧,我又吃不了你。” “那谁知道。” 话虽如此,可叶雪禅却还是进了房间。 “会按摩吗?”杨凡上下打量着这妞问道。 “啊?”叶雪禅吃惊的看着杨凡。 “什么啊不啊的,会不会按摩?” “不会!”叶雪禅迅速摇头说道。 “那你可以走了。” 叶雪禅扭头便走。 杨凡这时慢条斯理的说道:“哦,我的意思是,你无需留在别墅了。” 这妞停下了脚步,随后转身,气呼呼的看着杨凡。 “怎么,不爽?” “哪儿敢,我不过是个佣人,按摩我确实不会,不过你要是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不是试一试,若是按的不舒服的话,你还是得离开这栋别墅。” 叶雪禅算是听出来了。 杨凡就是在故意为难自己。 他想赶走自己。 不错,杨凡就是这个意思。 赶走这妞。 “放心,保证让你。”叶雪禅突然笑眯眯的说道。 只是眼神中尽是诡异之色。 但,杨凡却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坚信这妞不敢跟自己玩儿什么花招。 她要真敢玩儿什么花招的话,那抱歉,她还是得滚蛋。 躺在了床上,叶雪禅没有犹豫直接半跪在了床上,开始给杨凡按摩了起来。 这妞的力度很轻。 跟挠痒痒似得。 “怎么,中午没吃饭?”杨凡不咸不淡的说道。 叶雪禅恨的咬牙切齿。 但,还是加重了力道。 “这还差不多,你好好按,我休息一会儿,记住,按不够一个小时,你还是得滚蛋,是连续一个小时。” 听了这话,叶雪禅的心里边顿时气呼呼的暗道了句:“变态。” 但,这样的话,这妞无论如何是不敢说出来的。 她清楚的知道杨凡想赶走自己,绝对不能给家伙挑刺的机会。 兴许是叶雪禅的悟性极高的缘故,没过一会儿,这妞别彻底的上手了,按摩的力度不轻不重,很是合适。 杨凡顿时觉得无比舒坦。 本想折磨一下这妞的,可不曾想,她的手法倒是不错。 昨天晚上没休息好的缘故,困意很快袭来,没过多久,杨凡便进入了梦乡。 等到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七点了。 叶雪禅自然早就不在身边了。 也不知道这妞给自己按摩了多久,想找茬怕是也不行了。 这一关算叶雪禅过了。 但,杨凡不会就此罢休。 他依然觉得这妞有问题。 不赶走她,实在觉得不妥。 当然,杨凡也可以一怒之下杀掉她,但,这妞是来做自己佣人的,又不是来刺杀自己的,所以,杀掉她实在是师出无名,更何况,这妞长的如此的,杨凡还真有些下不去手。 所以,只能赶走她。 晚饭已经做好了。 吃着叶雪禅做的饭,杨凡看着赵铁成跟琨叔俩人。 突然叹了口气说道:“琨叔,老赵,这日子实在是没意思啊!” “怎么了?”赵铁成问道。 “太波澜不惊了,一点儿涟漪都没有,在这么下去,我真怕我会疯掉。” “那你就去拿下平爷啊!”叶雪禅突然提议道。 “好注意。”杨凡笑道:“不如这样吧,叶雪禅,你使一招美人计给我拿下他,你放心,只要你能拿的下平爷,那可就是我的大功臣,从今往后,我都会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而且,也坚决不会让你在做佣人,我让别人来伺候你。” “让谁?苏白墨吗?”叶雪禅笑眯眯的说道。 杨凡笑道:“可以啊,但,前提是你拿的下平爷吗?” “拿不下。” “那你说个屁啊。” “我也没说我能拿的下他啊!” “你大爷的,赶紧吃饭,吃了饭继续给小爷我按摩。” “抱歉,按摩这种事情,一天只有一次机会。” “不想按?那你可以走啊,没有人留着你。” 叶雪禅这时一笑说道:“瞧你的样子,不就是按摩吗?我刚个玩笑,别当真,既然你喜欢让我给你按摩,那我就继续给你按呗!” 一个小时之后,叶雪禅跟着杨凡上了楼。 目送了俩人的离去之后,琨叔怒骂道:“真是个禽兽。” 赵铁成笑而不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