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反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五十九章 反击

这一夜,杨凡过的很是矛盾。 他的心情无比的复杂。 因为这是杨凡从未遭遇过的事情。 天色大亮的时候,赵铁成出现在了别墅的门口。 见杨凡一动不动的站在别墅院落,赵铁成有些好奇,便迅速的朝着杨凡走去。 听到了脚步声的时候,杨凡回过了神。 扭头看了赵铁成一眼。 “在想什么?想的如何的入神。”赵铁成笑问道。 杨凡艰难一笑说道:“没什么!” 杨凡很想将这件事情告诉赵铁成,但是杨凡却又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能让赵铁成知道。 因为老赵知道之后,谁知道事情会朝着那个方面发展。 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杨凡从来都不敢去多想。 “还以为你有心事儿呢,不过,你这脸色可有些不对啊,苍白的就好像是大病了一场似得。” 杨凡笑了笑说道:“熬了一宿,肯定有些累。” “那你就去休息啊。”赵铁成说道。 杨凡摇头说道:“还好,能撑得住,对了老赵,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见过的年轻人当中,天赋最高的能在不到二十五岁的时候突破什么境界。” 赵铁成笑道:“你小子是想让我夸奖你了吧,那好,如你所愿,我见识过的最有天赋的年轻人就是你了。” 杨凡哭笑不得的说道:“老赵,你认真一些。” 赵铁成却说道:“杨凡,我很认真啊,我说的就是你啊,年轻一辈当中,比你还有天赋的,我真没见过,在你这样的年龄段就修炼到你这样境地的,你是第一人。” 杨凡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想到了叶雪禅。 “老赵,你见过最厉害的高手有多厉害?” “最厉害的?说起来,我还真见过一个超级厉害的高手,我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到了那种境界,但,我这么说吧,他整个人已经彻底的玉天地融为了一体,每次他出手的时候,天地都为之变色,具体有多厉害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旦出手的话,上百个你我现在修为的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你见过有人在半空中如履平地的走路吗?”杨凡沉声问道。 “什么?在半空中走路?那有这样的人,那还是人吗?”赵铁成吃惊的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也觉得不是人。” “不过,理论上,我们也能做到,只要速度快,凭借着那股气,走上几步也不是不可能。” “不,我所见到的就好像是在地上散步似的,风轻云淡,却又诡异之际。” 赵铁成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 他的眼神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抹狐疑之色。 显然,赵铁成并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杨凡说的话。 杨凡笑了笑说道:“怎么,觉得我是在胡扯?” “你是在哪儿见的?” “这你别管了,总之我见过,我数了数,她在半空中一共走了七步,我相信如果她愿意的话,一定可以走更多步。” “你确定你不是梦到的?” “亲眼所见。” 赵铁成沉默了。 杨凡问道:“老赵,你说有没有一种功法就是这样的,修炼出来就可以在半空中漫步,跟修为的境界没有关系。” 赵铁成摇头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另外,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 “如果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厉害的话,那没准这个人已经超凡入圣了。” “什么意思?” “超凡入圣啊,超凡,入圣,俩种完全不同的境界,尤其是入圣,一旦入圣的话,恐怕就是半仙级别的人物了。”赵铁成无比神往的说道。 杨凡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词语。 “不是武神或者武圣这样的境界?” “当然不是,是凌驾于这种境界之上的,只可惜,好久都没有听说有谁能够超凡入圣了,或许那几个大的古武世家的老怪物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杨凡听了这话,瞬间沉默了。 “怎么,受打击了?” “你说呢?”杨凡叹了口气说道。 赵铁成笑了笑说道:“郁闷什么,这种境界也只是传说,还真没听说有人能够达到,你好好修炼,没准可以呢。” 杨凡白了赵铁成一眼说道:“别消遣我。” 赵铁成笑了笑,正要说话,却听的一个笑眯眯的声音说道:“你们早上想吃什么?” 听到了这妞的声音时,杨凡的身子莫名其妙的哆嗦了一下。 “我不饿。” 说着,杨凡起身回了房间。 杨凡确实没什么心情吃饭。 回到了房间之后,他倒头便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在推自己。 杨凡睁开了眼睛。 但,没有理会对方。 因为,不用问也知道这个推自己的人是谁。 除了叶雪禅还能有谁。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来了,起来吃饭。”叶雪禅说道。 声音倒是温柔的很。 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完全就是杨凡的一场梦。 杨凡也多么希望昨天晚上的一切就是一场梦。 这样的话,也就不会郁闷了。 可惜,杨凡清楚的知道,昨天晚上的一切不说梦。 “怎么,这就怂了?”叶雪禅笑眯眯的问道。 杨凡依旧没有理会这妞。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从现在起,我就开始折磨你了,不管让你做什么,你都得给我做,不然的话,小心我生气哦,我一生气就会把昨天晚上的视频发给苏白墨,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这话一出,杨凡忽地坐了起来。 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虽然美的一塌糊涂,但,对于杨凡来说,她却是那样的危险,危险的让人觉得就好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随时都有可能咬上杨凡一口。 “叶雪禅,别找死!”杨凡阴冷的说道。 叶雪禅笑眯眯的道了句:“找死?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跟我说着两个字了,我想想,上次好像有人跟我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我十四岁的时候,转眼间就已经过去十年了,哦, 对了,你知道那个人的下场是什么吗?他身上的肉被我一刀一刀的割了下来。” 这话一出,杨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扣在手中的银针猛地朝着叶雪禅打了出去。 是的,杨凡要反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