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见外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九百七十九章 见外

看到了这样的情形时,杨凡猛地吃了一惊。 他迅速的按住了阿甲。 但,阿甲抽搐的幅度却是越来越大。 而且,力气大的惊人。 好在杨凡的境界比阿甲不知道高出多少。 但纵然是这样,却也耗费了杨凡不少的力气。 按住了这妞的同时,杨凡迅速的度了一丝气息进入了这妞的体内,希望可以缓解这妞的痛苦。 但,就在这个时候,阿甲突然不动了。 整个人随即又好像是进入了沉睡的状态。 情况着实诡异。 诡异的让杨凡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中午时分,苏白墨给杨凡打了一个电话,询问阿甲的情况。 杨凡将阿甲的情况同苏白墨说了一遍,这妞听了之后,越发伤心。 “杨凡,如果连你都救不了阿甲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救的了她吗?”苏白墨无比担忧的问道。 杨凡宽慰道:“别担心,这是一个无比神奇的世界,没准会有奇迹出现呢,你安心上班就是了,救治阿甲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话虽然如此,可苏白墨却依然担心。 这妞跟阿甲的关系虽然不像跟萧媚的关系那般的深厚,但,阿甲这段时间一直兢兢业业的照顾自己,这让苏白墨怎么能不敢动。 她这么能够不担心阿甲的身体状况。 杨凡又说了一番之后,苏白墨总算不是那般的担心了。 挂了电话之后,杨凡便接到了秦士宗的电话。 这老头到了。 真是够速度的,可见他是真的很担心阿甲。 秦士宗就在别墅的门口,杨凡迅速的起身去迎接。 见着了秦士宗的时候,这老头的第一句话便是:“阿甲如何了?” “不乐观,你跟我来。” 秦士宗点头。 进了阿甲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阿甲之后,秦士宗的瞳孔瞬间放大,他的胸膛起伏不定,老头很激动。 “怎么会这样?” 杨凡沉声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给她检查过了?” 杨凡点头。 “如何?” “情况很糟糕,她的心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罩了起来,我稍微试探性的去碰触一下,刚刚碰到她的心脏,就被反弹了回来。” 听了杨凡的话,秦士宗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在想办法,老爷子,你放心,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会救活阿甲的。” 秦士宗重重点头,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杨凡说道:“让人把沈家的那两位高手运到华亭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可能要做笔交易了。” “你想用沈家的那俩个人来换取解药?” “对。” “那你得失望,沈家是绝对不可能用解药来换取自家人的,不然的话,也就不会任由这俩个人在我们的手中这么长时间了。”秦士宗的面孔无比阴沉的说道。 杨凡道了句:“当真?这俩人可是沈家十大高手中的俩个。” “那又如何?沈家这样的大家族最不缺的就是高手,更何况现在还不是战时,如果需要用人的时候,这俩人或许值点钱,但,现在不需要用人,所以,沈家是绝对不可能为他们二人买单的!” 杨凡陷入了沉思当中。 沉思了片刻,他的眼睛一亮,杨凡说道:“行,我知道了,老爷子,你来照顾阿甲,我去想办法。” “好!” 杨凡出了阿甲的房间,将电话给阿超打了过去。 很快,阿超接了起来。 “出来聊聊?” “好啊!”阿超笑眯眯的说道:“我就在别墅外面,你出来吧!” 杨凡一惊。 但,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说道:“行。” 说着,挂了电话。 等到杨凡出了别墅的时候,果然便看到了阿超,但,在阿超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个老头,杨凡见过的老头。 不错,上次去救萧媚的时候,杨凡当时为了追击阿超,跟这老头有过较量,老头当时放话一周之内要干掉杨凡,只是不知道为何到了现在他还没有出手。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老头一双眼睛无比凶狠的盯着杨凡。 不用问也知道,这老头就是阿超的保镖。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关于阿甲的事情!” “两千亿,我分分钟给你解药。”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很简单,你可以试一试,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我还是不信。” “得,信不信由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给你俩个小时的时间考虑!” 说着,见杨凡不说话,阿超转身上了停在一旁的车。 杨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家伙的离去。 他本想直接绑架了这牲口,可不曾想,这家伙的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位高手,若是强行动手的话,吃亏的还是杨凡。 所以,杨凡只能眼睁睁的让这牲口闪人。 回到了房间之后,秦士宗扫了杨凡一眼没有说话。 这老头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杨凡决定再试一次。 如果真的不行的话,那就只能购买解药了。 他的说轻轻的抓住了阿甲的命脉,然后度了一丝丝的气息进入了阿甲的体内,直达心脏部位。 这一次,杨凡没有直接让气息去触碰心脏,而是绕着心脏周边转了几圈。 杨凡是在寻找破绽。 但,遗憾的是,完全没有破绽,没有一丁点的切入口。 杨凡再次撒手。 他只能无奈的撒手。 “还是不行?”秦士宗问道。 杨凡没有言语。 他的脑袋运转的飞快,迅速的思考着破解之道。 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行。 想了好一会儿,杨凡的眼睛突然一亮。 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手中的那枚造型丑陋的戒指身上。 “老爷子,你先回避一下,我想最后在尝试一下。” 秦士宗盯着杨凡看了一会儿,说道:“辛苦你了。” “老爷子,你这话就太见外了。” 秦士宗摆了摆手,转身出了房间。 杨凡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手中的戒指。 这是杨凡第一次将戒指摘下来,老实说,他还真觉得有些不舍。 但,没办法,现在为了救阿甲,只能试一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