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那好吧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章 那好吧

几个小时之后,江浙市到了。 白狼带人就在高速口等着杨凡。 带的人倒是不错,只有七八个,但,阿甲看到了这样阵仗的时候,却还是啧啧称奇。 这妞笑道:“杨凡,没想到你这么威风啊!” 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威风个屁,待会儿你先去吃饭,我去办点事去。” “办什么事情?” “这你别管。” 阿甲很不喜欢杨凡如此跟自己说话的方式,这妞道了句:“杨凡,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让人讨厌啊!” “阿甲,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却很让人喜欢。” 阿甲崩溃。 俩人下了车,白狼迅速上前几步说道:“老大,来了。” 杨凡点了点头问道:“老佛爷那边什么情况?” “还是杳无音信,就好像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似得。” “好,你先带阿甲回去吧,我亲自过去看看。” 白狼说道:“老大,虽然现在江浙市风平浪静,但我还是希望让几个兄弟们陪你过去。 “不用了。” “那好吧!” 十多分钟之后,杨凡迅速驾车朝着叶雪禅的别墅奔去。 再次站在了这栋别墅面前的时候,杨凡依然感慨不已。 时至今日,杨凡依然想不明白,叶雪禅那妞如此的彪悍,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难不成真的是为了躲避自己? 可是没理由啊。 除非自己比她厉害,但,现在的情况是自己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进了别墅,里边的一切历历在目,杨凡有些恍惚,好像叶雪禅依然在别墅里边似得。 但,遗憾的是,这里是那样的安静。 杨凡去了自己被关押的地窖,也去了叶雪禅的房间。 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其实就连杨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接二连三的回到这个地方。 放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事情在指引着自己。 在里边呆了个把小时之后,杨凡正准备起身闪人。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声音很小,如果不是杨凡听力了得的话,绝对不可能听到。 这个突兀的声音瞬间让杨凡一怔。 随后,他的身子便是凌空一跃,跳到了一旁的树干上。 放眼望去。 一道倩影正缓步朝着后院走来,边走边东张西望。 顷刻间,这道人影便已经到了后院。 杨凡屏气凝神,直勾勾的看着这道倩影越过后院,朝着后山走去。 杨凡一喜,不动声色的落地,始终与对方保持十多米的距离,尾随着她一起去了后山。 并非杨凡多疑,而是这个女子实在是太怪异了,首先,她对这个地方无比的熟悉,熟悉的就好像她是生活在这里的,其实,他的手中拎着一个巨大的盒子,杨凡敢肯定,这盒子中装的必定是饭菜,因为,杨凡嗅到了阵阵香味儿。 很快,这女子走到了半山腰。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猛地回头。 杨凡的反应更快。 他迅速趴在了地上。 正值夏天,通往后山的路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杂草。 趴在地上之后,杨凡便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没人跟踪吧!”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无比的警惕。 另外一个女子说道:“没有,我很谨慎。” “进来吧,老佛爷已经饿了。” 这话一出,杨凡浑身一颤。 杨凡看断言,这女子口中的老佛爷必定就是叶雪禅。 原来,这妞一直就在这别墅当中,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居住的地方。 难怪白狼说,这叶雪禅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似得。 杨凡悄悄的探出了脑袋,正好看到其中一个女子正在推动一块儿立着的石碑。 只听的真真齿轮转动的声音,随后,便看到这俩个女子凭空消失。 杨凡意识到,叶雪禅必定是在这下面。 不知为何,杨凡的心中竟然狂喜不已。 他迅速的检查了一番自己身上的装备,尤其是将手机直接关机。 检查完毕之后,杨凡凌空一跃,起落间,便到了这石碑跟前。 但杨凡并没有直接进入。 而是俯下身子先仔仔细细的听了一番地面下的动静。 不过,让杨凡失望的是,毫无动静。 杨凡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推动石碑。 石碑很快便动了起来。 一阵阵齿轮运转的声音过后,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便出现了在眼前。 杨凡扫了一眼,除了看到一阶阶石梯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景象。 将银针反扣手中,杨凡迅速的进了这洞。 刚刚下到身高差不多的地方,石洞便迅速合拢。 里边顿时漆黑不见五指。 但,杨凡并不惧怕。 他顺着石阶又走了五六步之后,双脚便落地。 再次俯下身子,仔仔细细的倾听了一番之后,杨凡听到前方不远处正有人小声说话。 虽然声音很小,但,杨凡却还是听清楚了。 “老佛爷正在闭关,马上就要醒来,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找你的。” 这个声音杨凡刚才听到过。 他起身迅速朝着说话的方向走去。 但,走了没几步之后,双手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仔仔细细的摸索了一番,这才意识到,原来是一道门。 门摸上去光滑无比,而且,冰凉一片,杨凡稍微用力试了试,这才意识到,此门是用精钢所制。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猛地听到了阵阵脚步声。 他迅速的闪到了一旁。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顷刻间亮了起来。 但,好在灯火微弱,不然的话,杨凡必定暴露无遗。 杨凡屏气凝神的伏在原地,等着这道门并拢的瞬间,杨凡轻轻一闪,进了里边。 里边火光耀眼。 眼前的景象就好像是置身于一个远古时代的洞x一般,那叫一个古朴荒凉。 杨凡听到了潺潺的水声。 循声望去,竟在洞的西南角看到了一处三米见方的水池,池水正冒着白气。 而更加让杨凡吃惊的是,一个青衣薄衫的女子正静静的坐在这水池中央,似乎在打坐,又好像不是。 杨凡瞧的那叫一个吃惊。 但,更加杨凡吃惊的还在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