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几个意思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九章 几个意思

杨凡还真有些受不了般若这妞了。 并非是杨凡讨厌这妞,而是因为这妞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大的让杨凡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 杨凡真怕照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栽在这妞的手中。 “我要去东北了。”杨凡迅说道。 “哦,去那边干什么?” “有事儿。” “要去拿下那边的地下世界了?” 杨凡应了一声。 “好事儿,恭喜啊!”般若笑眯眯的说道。 “你做好准备,若是敌人太过于强大的话,我得给你打电话求救。” “哟,现在想起我来啦?”般若笑眯眯的问道。 “怎么,你不打算帮忙?” “帮忙当然可以,但,要是没有点甜头的话,谁愿意傻乎乎的出手啊!” “你想要什么甜头?” “陪我一夜。”般若的声音异常妩媚的说道。 这话充满了暗示,杨凡不是傻子,自然能听的出来。 但,杨凡不敢答应。 开玩笑,真要跟这妞呆一晚上的话,指不定这妞要整什么幺蛾子,都有可能。 杨凡干咳了几声说道:“般若你正经点。” “原来我在你心目当中一直都不正经吗?”般若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忧伤的说道。 “大姐,咱能别演戏嘛?我可是跟你在说正经事情。” “你看,你还是在说我不正经。” 杨凡无语。 般若却咯咯的笑了起来。 “行了,不逗你了,你安心的去吧,不管需要什么帮忙,我都会尽力而为,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话说的杨凡着实感动。 “般若,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客气了不是,就咱俩这关系,根本就不需要说这些话,等你从东北回来之后,我好好的宠幸你。” “又来了。” 般若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闲扯了俩句之后,赶紧挂了电话。 “你跟这位秦小姐的关系似乎不错。”叶雪禅突然说道。 杨凡干笑了几声说道:“还可以。” “你谦虚了。” “谦虚个毛线啊!” “我清楚的记得,般若似乎喜欢杨麒麟。” “我也记得。” “但,现在似乎喜欢你了。” 杨凡不说话了。 叶雪禅说道:“她上位,你似乎帮忙不少。” “也还行。” “你善于赌博,但你的运气不错,每次都能赌对。” “我希望跟你的赌博,我也能赢。” “你错了,我跟你之间不是赌博,是合作,真心诚意的合作。” “对,我们是合作关系。”杨凡笑了笑说道。 叶雪禅不再说话。 杨凡继续开车。 奔行了三四个小时之后,叶雪禅说渴了,杨凡便在服务区买了水。 这妞下车简单的活动了一番之后,上了车说道:“下一个出口,下高。” “为何。” “怎么,你难道没有觉察到我们被人跟踪了一路吗?” 杨凡一惊。 他还真没感觉到。 杨凡迅的扫了一眼后视镜,车流倒是不少,可是却没有现,到底是那辆车在跟踪自己。 “别看了,对方出动了两辆车,距离我们至少一公里,你先下高,这上面车太多,不方面施展。” 这叶雪禅果然不俗。 按照这妞的指示,杨凡迅地驾车驶离了高。 这是一个小县城。 高距离县城还有十来公里的车程。 杨凡下了高之后,便迅的停车。 没过一会儿,俩辆车也跟着下了高。 看样子,叶雪禅说的不错,确实有俩辆车在跟踪自己。 “你是怎么现的?” “第六感。”叶雪禅淡淡的说道。 有的时候,不得不佩服这妞,就是如此的不凡。 不管是智商,还是情商,都已经达到了一个逆天的程度。 这叶雪禅的得亏是女孩子,似乎没什么野心,如果是男孩子,有点野心的话,多少人得被她玩弄于股掌间。 对方的车停在了距离杨凡不到十多米的地方。 车门打开,七八个壮汉从车上跳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杨凡的车。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解决掉之后,我们继续赶路。” 说着,叶雪禅双手抱头靠在了车座上。 饱满的山丘几乎要撑爆这妞的衣衫了,没想到这妞的身材也是如此的火爆。 杨凡下了车。 七八个壮汉便迅的扑了上来。 度之快,倒也不容小觑。 只是,他们的敌人是杨凡。 一个分分钟就能弄死这些人的高手。 没等到这些人近身,杨凡便迅的迎了上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些人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杨凡擒住了一个家伙的脖子阴森说道:“谁让你们来的?” 对方不吭气。 杨凡稍微用力。 对方便瞬间觉得呼吸困难,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怕了。 “是,是,方,方公子。” “方寸?” 这家伙艰难的点头。 杨凡丢开了他。 迅的上了车。 动了车子之后,杨凡将电话给拓跋打了过去。 很快,拓跋接了起来。 “恭喜兄弟,贺喜兄弟。”电话那头的拓跋笑着说道。 “何喜之有?” “听闻你又收了一个美娇娘,这等艳福,着实让人羡慕啊。” “少废话,你可是亲口说过,要收拾方寸的,我刚才差点被他派来的人弄死,我现在很不爽,你自己看着办吧!” “有这样的事情?行,我本打算今天晚上出马,既然现在你出了这样的事情,那我就不能在等了,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杨凡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拓跋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方公子,恐怕得让你受的点累了。” 原来,坐在拓跋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寸。 “几个意思?”方寸不屑问道。 拓跋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得争取跟杨凡合作,这对于我以后的计划至关重要,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卧槽,你要跟杨凡,就拿老子出气?”方寸怒道。 拓跋耸了耸肩说道:“你是不争气,非要去找招惹他,对不起了。” 说着,猛地挥起眼前的烟灰缸,无比凶残的朝着方寸的脑袋砸去。 方寸还没来得及躲闪,整个人便倒在了血泊当中。 拓跋擦了擦带血的烟灰缸说道:“方寸,你这次受点委屈,等到将来我干掉杨凡的时候,我让你亲自宰了他,我说话算数。” ...